八零:嫁騎兵連首長,寵冠西北!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八零:嫁騎兵連首長,寵冠西北!

八零:嫁騎兵連首長,寵冠西北!
八零:嫁騎兵連首長,寵冠西北!

八零:嫁騎兵連首長,寵冠西北!

卿不落
2024-05-29 07:35:24

【軍婚+天山草原+西北騎兵首長+改造老公+八零致富+種田+團寵+女主懟人揍人嘎嘎牛!】江牧月一覺醒來,回到了八零年。好訊息,她嫁給了首長也是未來的首富許硯琛!壞訊息,大婚當天未來首富老公被麻匪給劫了!而婆婆前世變賣家產付贖金卻慘遭欺騙,家財散儘,一夜白頭。丈夫前世九死一生,逃出匪窩時已被折磨的又殘又瞎。江牧月又急又氣,我好容易找到的大腿,你說劫就劫?她選擇提著兩米長的砍刀深入匪穴,親自救夫,然後好擺爛當小鹹魚。幾天後,綁匪哭著衝進警署主動投案,丈夫安全救回,許家小鹹魚也一戰成名。一段時間後……擺爛老公公在小鹹魚的慫恿下被迫去種地,竟成種田大亨!婆婆迫於江牧月的淫威將全數私房錢投資,卻身價暴漲!廢物小叔子被大嫂嚇到香江逃難,竟意外因拍電影紅遍大江南北。結巴小姑子漸漸開了竅,幫親不幫理,成了江牧月吵架時的最佳嘴替。而她那本該又殘又瞎的丈夫逐漸好轉,心思深沉,氣質如狼!不但日漸生龍活虎,還溫柔體貼幽默風趣,讓江牧月想凶他都凶不起來。但所有人都知道他唯一的弱點——懼內!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清風山上的土匪窩裡,山大王莫熊滿臉橫肉、眼神凶狠的中年男子,他坐在破舊的木椅上,聽著手下們的驚慌失措的彙報。

“老大,是真的,就那個小丫頭片子,穿著普普通通的衣裳,可好看了,她說是您的姑奶奶,我們一開始不信的!”

“對...她那麼單純,一看就不像是會說謊的人嘛,誰能想到她是個騙子啊!”

“太過分了!竟然欺負俺們這些粗人,我們可都是老實本分人啊,平日裡隻會打劫劫舍,要是有心眼子還當什麼土匪,俺們實在看不出破綻。”

那五個手下結結巴巴地說著,額頭上冒出了冷汗,滿臉被人欺騙了的不悅!

他們可冇好意思說自己還巴結過人家...

主要是怕老大更生氣了...

“王八蛋,竟敢騙老子的人!”

莫熊的臉色變得鐵青,他一巴掌拍在桌子上,震得茶碗跳了起來:“廢物!一群廢物!你們連個小丫頭都不如,我還養你們這群廢物做什麼?”

“老大,我們真的冇想到,她竟然是來救人的。等我們發現不對勁,她已經帶著人質下山去了。”另一個手下膽戰心驚地補充道。

莫熊瞪大了眼睛,清風山上的土匪們雖然過著刀尖舔血的日子,卻從未遇到過這樣的侮辱,簡直太欺負人了!

一個小丫頭,竟然敢在他的地盤上撒野,這口氣他如何能咽得下?

關鍵是他們可是土匪啊!

竟然他媽滴被搶了!

“給我備馬,我要親自下山去追!這個小丫頭,不管她是誰,我都要讓她知道,清風山不是她能隨便來的地方!”

“是!”

莫熊怒吼著,站起身來,他的眼中閃爍著凶光……

清風山上,所有人土匪都瘋狂了起來。

莫熊憤怒的命令下,他們騎馬手持焰火,麵露猙獰,穿梭在山林之間,誓要將那個膽敢在他們頭上動土的小丫頭片子抓回來。

“竟然敢在我們清風山撒野,真是活得不耐煩了!”一個土匪咬著牙,手中的大刀在月光下閃著寒光。

“就是,她以為她是誰?我們可是清風山的土匪,從來隻有我們搶彆人的,哪有彆人搶我們的?”另一個土匪附和著,眼中閃爍著凶光。

為了追蹤那個小姑娘,土匪們甚至放出了他們專門馴養的獵犬,這些獵犬訓練有素,嗅覺敏銳,一旦發現了目標,就會窮追不捨。

“嗷嗚...”

“汪...”

土匪們扛著槍跟隨著獵犬,騎著馬瘋狂朝著江牧月的方向追去...

而他們追了半天卻發現都是江牧月的衣物,或是碎布娃娃...

許久後,一隻獵狗終於嗅到了氣味,他們追上去才發現,其中一個方向雪豹以及狼一類猛獸的糞便特彆多!

他們腦子難得靈巧了一次,這條路應該是那死丫頭故意遮掩的!

清風山的某個角落...

許大壯和三個小戰士隱蔽在暗處,他們此時心驚膽戰難以置信,他們冇想到的是,在他們還冇有找到合適的時機行動之前,竟然清風山亂了!

“到底發生了什麼?”

“我好像聽他們說在追捕一個小姑娘...”

“嘶...該不會是江姑娘吧,我的天呐!”

土匪們的混亂讓許大壯和他的戰友們感到震驚,他們聽到了土匪們的議論,得知了一個驚人的訊息——一個小姑娘,單槍匹馬地救走了他們被困的首長。

“她真把硯琛首長救走了?”

這個訊息讓許大壯和他的戰友們目瞪口呆,他們難以置信地看著眼前的一切。

“這怎麼可能?她一個小姑娘竟然能在這麼多土匪的眼皮子底下救人?”

一個戰士低聲驚呼,他的眼中充滿了驚訝。

“如果是她,還真不是不可能……”

許大壯皺著眉頭,清風山的土匪們被激怒了,他們一定會展開更加瘋狂的報複,麻煩大了……

“我們得趕緊找到首長和那姑娘,確保他們安全。”許大壯冷靜地說,“這場混亂可能是我們的機會。”

三個小戰士點了點頭,他們趁著土匪們分散搜尋小姑娘,他們悄悄地從暗處出來,小心翼翼地避開了土匪的視線,也開始尋找首長的蹤跡。

此時……

許家派來的談判代表李連長焦急湊近,見到莫熊怒氣沖沖地出來,雖然心中充滿不解,但他還是硬著頭皮走上前去,試圖進行談判:“我說...”

“你說你媽個比!”

然而,李連長還冇開口就被莫熊打斷。

“你們許家還知道誠信兩個字怎麼寫嗎?說好的一手交錢一手交人,你們卻暗中派人來救人,這不擺明瞭是黑吃黑麼,你們可是官方,怎麼能這麼不要臉,這就是你們的誠信?”莫熊瞪著眼睛,憤怒地質問。

李連長愣住了:“額,你這話說的可真是理直氣壯....”

“你還跟老子裝傻?你們派來一個小丫頭片子搶了老子,侮辱了我們清風山的信譽!既然你們許家不講誠信,那就彆怪我們不客氣了!”莫熊怒火中燒,猛地一拍桌子。

李連長也很憋屈:“你一個從不講究誠信的土匪,突然跟我講什麼誠信,你說你離不離譜?”

“我不管,寧可我負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負我!既然你們毀約,今晚我一定會抓到兩個人,扒皮抽筋!那對狗男女一個都彆想逃掉!”莫熊惡狠狠地威脅道。

李連長忐忑道:“這...彆啊,咱還是談錢....”

莫熊怒吼道:“談你媽了個巴子!”

李連長皺眉道:“你怎麼還罵人呢?”

莫熊提刀指著他:“要不是兩軍交戰不斬來使,敢跟老子嗶嗶賴賴,老子砍死你信不信?”

李連長愣了一下,他掐著腰氣焰也囂張了起來:“你他媽早說不砍我啊,草擬嗎的,害老子忍了這麼久冇罵人,你個狗東西是不是真以為老子脾氣好?!”

莫熊愣了一下,氣的吹鬍子瞪眼睛的:“臥槽,你等著,我非把你家那首長和那丫頭砍成一片片的還給你!”

李連長指著他的鼻子破口大罵:“你媽了個比,你敢,老子拉來意大利炮把你山頭轟平你信不信...”

莫熊惱怒的咆哮道:“他媽的,那就都彆活了,試試!?”

“試試就試試...”談判代表這才意識到自己囂張過頭了,連忙恭維討好的低聲下氣道:“大鍋,我口嗨,開玩笑的,你不會連玩笑都開不起吧...”

“嗬,老子是認真的....”

然而莫熊懶得和他叨叨,憤怒的走了...

李連長心中一驚,出變故了,這次的談判已經無法繼續,情況危急。

他慌忙帶著人離開了清風山,趕回許家彙報……

遠處,山坡草甸上、

“彆捂了,我就瞅瞅...”

“彆...彆鬨...”

“俗話說一來二熟,再說救命之恩當以身相許湧泉相報,這道理你都不懂嗎?你看我都扭頭又重新見你好幾次了,咱們也算得上是老夫老妻了,你一個大老爺們這麼慫乾嘛?”

“不是....你這是歪理啊...”

在清風山的一處江牧月正在撲倒許硯琛,但突然,她停下手中的動作,抬起頭來,目光越過山丘,望向遠處的林間...

許硯琛趕緊繫好腰帶,見江牧月突然停下,忙詢問發生了什麼事。

江牧月的眼神中閃過一絲警惕,她提起兩米長的大砍刀,語氣嚴肅地對許硯琛說:“土匪的狗追來了。”

許硯琛臉色一變,他現在身受重傷冇辦法動手...

“我們必須儘快離開這裡。”

“嗯呢!”

江牧月揮舞著大砍刀,攙扶著他快速跑路...

兩人迅速穿過草甸,沿著江牧月指的方向奔跑...

土匪的狗在林間狂吠,聲音越來越近...

突然,江牧月停了下來,擦了擦額頭上的汗,她的臉上顯露出了一絲疲憊和煩躁:“煩人,他們好煩啊....”

許硯琛皺了皺眉:“怎麼不走了?”

江牧月揉了揉小腦袋:“我不想跑了,我腦子指定是抽抽了,我為什麼要跑?壞了姑奶奶我的好事,害我洞房花燭夜都冇能開心一把,我現在很生氣,所以這會應該是我追著他們揍纔對啊!”

“啊?你想乾嘛?”許硯琛緊張地問。

“回去。”

江牧月提著兩米長的大砍刀,轉身朝著土匪窩的方向走去。

“剛出虎穴又入虎穴?”

許硯琛愣住了,他看著江牧月的背影....

她一個柔弱的小姑娘,她想乾什麼?

能動腦子能把他救出來就已經非比尋常了。

她該不會是還想要動手吧?

就她那個瘦弱的小身板,能打得過誰?

“有些人,有些事,你不能逃避,必須麵對。”

江牧月狠狠一刀劈在了石頭上....

刹那間!

石頭劈成了兩半,火星子迸出一米多遠!

“....”

許硯琛驚得心狠狠哆嗦了一下!

她隨手將包包丟給了他,抹了把小鼻子,提刀指著遠處:“我的未來老公,守好咱家的小金庫,那幫人,交給我!”

她隻想揍人...

她很生氣,後果很嚴重...

至於到底有多嚴重,恐怕隻有京都部隊大院那些老傢夥才知道了。

說完她已經消失在了叢林裡...

“...”

許硯琛目瞪口呆的,滿臉呆滯的盯著她的背影...

他想追可是壓根追不上!

隻能看到風一般的她消失在了自己麵前...

就算是他冇有傷,想要一個人對付那麼多的土匪,還帶著槍,也絕對做不到!

而她就這麼提著一把破砍刀衝上去了?!

到底是他瘋了,還是整個世界瘋了?!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