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妾滅妻?主母和離後把你骨灰都揚了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寵妾滅妻?主母和離後把你骨灰都揚了

寵妾滅妻?主母和離後把你骨灰都揚了
寵妾滅妻?主母和離後把你骨灰都揚了

寵妾滅妻?主母和離後把你骨灰都揚了

優優.
2024-05-27 17:51:36

前世,女主癡戀威遠將軍程遠明,在他參軍西征的四載,散儘嫁妝才護住搖搖欲墜的程家。可等夫君得勝歸來,卻帶回了妻女!她被算計得家破人亡,死無葬身之地,就是為了給那個女人騰位置!重活一世,她步步為營,化作小嬌嬌算計權傾朝野的攝政王,巧借他手踹渣夫,虐小妾,整惡婆!終於大仇得報,正打算假死離開……可就在當天,攝政王宮殿內,衣裙滿地。她被男人壓在床上,近乎虔誠地吻上朱唇。“你的手段我很喜歡,現在……是不是該我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馮令容厲聲嗬斥

讓姚姝華滿麵慘白

隨即顫著唇搖頭



我冇有這麼想

話已至此

程遠明與老太太也回過神了

確實如此

便是軍功滔天

私德不檢也足世人詬病

朝堂上那些言官不是吃素的

他們一表諫書送上去

程遠明的仕途也就算碰到石頭了

原先還對姚姝華頗有心疼得老太太

現下臉立馬也冷了

姚氏

你入府心急

行事莽撞了

這女子就算在邊關照顧她兒四年

又生下女兒

到底是外人

生的也不是嫡孫

程家苦熬多年

什麼比得上程遠明的前途要緊

姝華出身鄉野

竟不知京中規矩繁瑣

給明郎添了麻煩

是姝華的錯

姚姝華也不辯解

隻跪在地上垂淚認錯

馮令容依舊冷麪

既已知錯

還在這跪著做什麼

還不快起身

姚姝華掙著要起來

可跪了太久

腳下踉蹌一下

柔弱無依

這一斜

讓原本心有不悅的程遠明又軟了

急忙上前

一把攙住姚姝華腰身

順勢將她攬在懷中

低聲道了一句

小心

這一幕落在馮令容眼中

刺眼得讓她恍惚

四年軍功

險些被人揪住把柄釀成大錯

可姚姝華隻嬌嬌弱弱一栽

程遠明就忍不住心疼了

而她操持程府四年

殫精竭力他是否有過心疼

那女童今年四歲

算算日子

她在他人榻上之時

程遠明就已經妻女在懷

即便敵軍圍攻也甘之如飴吧

馮令容掐著掌心

冇讓心底的不悅浮於表麵

馮令容道

平妻不比通房侍妾

要由族中耆老見證才能記入族譜

江南耆老趕到京中少說也要十天半月

這之前就委屈姝華妹妹

在京中避避風頭

莫要張揚

待到入了族譜

我自會為你好好操辦一場

不必心急

馮令容麵色平靜

聲音中帶著讓人難以察覺的清冷

身為嫡妻

她主動為夫君操辦平妻冊立之禮

做足賢良淑德之名

容娘

難為你了

聽著馮令容條理有序的安排

程遠明不由動容

原先他還想怪馮令容心胸狹隘

不肯讓姝華入府

原來是他錯怪了

容娘不懼背妒婦之名

隻怕他拚死掙得的軍功受損

他險些忘了

這位四載未見的夫人

原本也是被他放在心尖上

苦苦哀求才爭來的姻緣

隻不過

夫君言重了

這不過是容娘應儘的本分

姝華妹妹的住處

就由夫君喜好安排

容娘告退

馮令容帶著翠香走後

老太太看向姚姝華

這些日子

你就安心住在府中看好嘉歡

無事不要出來拋頭露麵

她兒的官途可不能被攪黃了

姚姝華恭敬行禮

姝華謹記婆母教導

絕不為明郎招惹是非

老太太麵色一冷

容娘方纔所說你這麼快便忘了

婆母還不是你能叫的

姚姝華心尖一緊

連忙改口

是姝華疏忽

太夫人恕罪

見姚姝華認錯態度好

老太太也未責怪

隻讓她先行退下

帶著程遠明回了自己房中

屏退奴仆

老太太眼神猶疑

明兒

今日之事

你如何看

程遠明稍加思索

姝華雖乖巧懂事

但出身鄉野難免不通禮儀

到還底是容娘大度

老太太點頭

你不在這四年

我身子不好

容娘侍奉一向儘心

更何況家中花銷也免不了容娘出力

自打程遠明從軍

程家便舉家搬入京城

世家大族規矩繁多

老太太便是少與人往來

也知道旁人的兒媳說是侍奉

頂多就請個醫女

自己早晚請安便是孝順了

可老太太有疾時

馮令容是實打實的整夜侍奉床邊

不曾懈怠

她賢惠淑良之名

街坊鄰府都有耳聞

程遠明四年未歸家

帶回妻女已容易惹人非議

若再冷淡了馮令容

耽誤的可是程家的名聲

她早前一時被兒孫繞膝的喜悅衝昏頭腦

忽了這茬

程遠明聽到母親說家中一切花銷皆靠容娘

麵上有些不堪

自己堂堂男兒竟然被女人養家

兒子知道

兒子會哄著容娘

老太太看出他有些心不平又將程遠明拉近了些

低聲道

今夜你去容娘房中

四年還未同房

容娘雖不說

心中難免怨懟

雖說馮家商賈出身不襯你如今的身份

但兩年前那件事

到底是我們對不住容娘

待她有了子嗣

自會全心全意待程家

明兒

你可知曉

程遠明沉著臉應了

兩年前那件事

他愧疚之餘

心裡難免有結

翠香自打回了院兒

臉上就難掩興奮

還是夫人聰慧

三言兩語邊便說得那姚姝華一句話都說不出

到底是個鄉野出身的粗鄙婦人

上不得檯麵

翠香激動得不像話

馮令容卻麵色冷淡

冇有絲毫喜悅

晚膳時

姚姝華隻在自己房中帶著嘉歡用膳

連正廳都不敢前去

四年來

馮令容頭一次與夫君婆母共同用了晚膳

雖不算奢華

但也難得的豐盛

用過晚膳

老太太急忙朝程遠明使了眼色

程遠明會意

立即起身走向馮令容

容娘不必操勞

這些事就讓下人來吧

為夫

隨你回房歇息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