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後我為救青梅殺瘋了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重生後我為救青梅殺瘋了

重生後我為救青梅殺瘋了
重生後我為救青梅殺瘋了

重生後我為救青梅殺瘋了

劉十六
2024-05-27 17:51:41

【重生+都市+複仇+創業+寵妻】1993年5月26日,去往毛熊國倒貨的列車上,許陽一行人遭遇搶劫。而他更隻能眼睜睜見著青梅宋薇受辱,卻無能為力,最終宋薇不堪重負選擇自殺,成為了許陽一生的遺憾,他一生都在痛恨自己的軟弱,直到懷著這股怨恨離世。再睜眼,許陽發現自己重生回到劫案發生前一小時,這一次他要攜滔天怒火向所有劫匪血債血償!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許陽聲音一頓

又換了種說辭道

就是聽彆人講

時不時有打劫的

上鎖是層保險

你也不想咱辛苦跑這趟掙的錢

最後全被搶了吧

宋薇聞言臉色微變

立馬雙手抱住桌上的錢

那不行

就算我出事錢也不能出事

許文傑點上一根菸

附和著點了點頭

我也聽說過

上鬨匪的事

就前兩個月

報紙還說有個女的被那啥了呢

咱家小薇妹子長的又這麼水靈

要是被那種人惦記上

不等他說完

宋薇渾身泛起惡寒

那我以後戴口罩

許陽微微一笑

揉了揉她的頭

叮囑道

我出去逛逛

你就跟文傑哥在這裡數錢玩

記得上鎖

那也行

不過要讓我知道你有事瞞著我

那我真的會生氣

宋薇握住許陽的大手

攥的很緊

說的很認真

傻丫頭

我能有什麼事

安心數錢吧

許陽又看向許文傑

不等開口就被打斷

你放一百二十個心

誰想欺負咱小薇妹子

除非先弄死我

我是想問你現在幾點

許文傑看了眼自己那塊梅花手錶

七點四十了

鎖好門

我逛夠了就回來

許陽說罷離開

真是冇見過世麵的傻小子啊

許文傑打笑一聲

正起身給門上鎖

許陽卻又折返回來

直接抱住宋薇

等到了莫斯科

我們就結婚好不好

宋薇聞言愣住

但回過神後

卻藏不住眼中的喜悅

她抱住許陽

手輕輕拍打他肩背

柔聲道

不是說等清完帳再結婚嗎

我還想叫上福利院街坊四鄰一起參加呢

莫斯科咱人生地不熟的

許陽打斷她道

那沒關係

等回家咱們可以再辦一場



那就都聽你的吧

宋薇小臉再度變通紅

嬌羞的樣子惹人憐愛

許陽得到想要的答案

捧著她的臉深情吻了上去

宋薇踮起腳尖

眼睛瞪的銅鈴般大

又被強吻了

一旁許文傑簡直冇眼看

忙道

這在咱們國內

少說也得算個作風問題

許陽鬆開宋薇

抿了抿唇間殘留的芳香

得意道

我親我自己媳婦怎麼了

又不是親彆人媳婦

記得鎖好門

快走吧你

許文傑反手給門上鎖

翻了個大白眼

許陽這小子變了

變了嗎

冇有吧

宋薇紅著臉反駁



你快照照鏡子吧

臉紅的跟猴屁股似的

哪有

宋薇捂住臉

轉身一頭紮進被子裡

羞死了

羞死了



餐車車廂

早餐高峰期已經過去

零散還坐有一些人在聊天

女人手裡捧著本俄語版

鋼鐵是怎樣煉成的

承著清晨輕柔的陽光

坐在靠窗位置

桌前擺了杯熱茶

透出一種高知女性的恬靜舒適

同車廂的男人們都忍不住對她多看去幾眼

在這九十年代

人們對於知識分子

尤其長的好看的知識分子

都有一種天然的刮目相看

不乏有人想借探討奧斯特洛夫斯基的名義

建立跟她認識搭訕的機會

但都被其冷淡態度給勸退

能坐的起

還有條件來餐車吃飯

大多數都在國內是中產階級

是很多人眼中的金龜婿

再有些肚裡有幾兩墨水的讀書人

平時身邊都不缺鶯鶯燕燕傾慕

女人的冰冷態度讓這些人充滿挫敗

一個穿溫召倫代言的富挺牌西裝的奶油小生

嘴角掛著淡淡笑

操起一口帶江浙口音的普通話道

我也很喜歡書裡的保爾

柯察金

那種在艱難困苦中戰勝敵人和自己

並創造奇蹟的鋼鐵毅力

尤其讓我傾佩

小姐

不如認識一下

我在莫斯科大學讀書

有機會我們可以約著一起去奧斯特洛夫斯基的故居看看

瞻仰這種文學巨匠的故居

才能更體會書在創作時的艱辛

我想你一定會喜歡上這種感覺

女人合攏上書

麵對他自信的邀請

不禁莞爾一笑

小生不由的看癡了

正要遞上名片

卻被人按住肩膀

媽的最煩你們這些小白臉

一天天哪來的這麼多優越感

下一刻

奶油小生被雙悍手提著從座位上丟開

一個長絡腮鬍的男人

大搖大擺的坐了下來

奶油小生不由惱怒

想發火又被人一巴掌拍腦袋上

他猛地回頭

才發現餐車裡來了群凶相的男人們

冇聽見我們老大讓你滾

還是想挨頓揍再滾

奶油小生不敢造次

顧不上臉麪灰溜溜的跑了

男人點上一根菸

向女人吹了一口濃煙

媽的

你勾引男人倒是有一套本事

東西呢

女人翻開書

將一頁寫滿包房門牌號的書紙扯下給他

東西在



下鋪床底

是一個黑色手提包

這些是我觀察一天一夜有錢倒爺的位置

硬臥你們按具體標註去搜

軟臥我標註出來的門牌號要重點搜

其他包房冇什麼油水

你在教我做事啊

男人收好紙

將剛抽了幾口的煙丟進女人茶杯

苗秉林

你有病是吧

女人不由憤怒

**

等到烏蘭巴托再讓邵訊收拾你

男人獰笑一聲

起身帶手下走進臥鋪車廂

女人臉色沉沉

歪頭看向窗外不斷掠過的草原動景緩解心情

不多時

一道熟悉的聲音響起

要碗陽春麪

多加蔥花

再攤個雞蛋

女人歪頭望去

餐車的廚房視窗前

許陽拎著個包等待

或許是察覺到女人目光

許陽轉身微微一笑

徑直走來

一瞬間

女人目光由懶散變凝重

她認識那個提包

許陽將提包丟在桌上

直接挨著她身旁坐下

我想

我應該是不小心拿了你們的傢夥什

龔美林小姐

不會影響你們打劫

的計劃吧

你是誰

聽他直呼自己名字

女人心跳猛地快幾拍

我是誰

許陽思索道

一個被心魔折磨

終日渾噩的喪家之犬

話音落下瞬間

桌下一把匕首頂在了龔美林腰間

你好

我叫許陽

我是來殺人的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