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後,我手刃渣男白月光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重生後,我手刃渣男白月光

重生後,我手刃渣男白月光
重生後,我手刃渣男白月光

重生後,我手刃渣男白月光

折桂
2024-05-24 17:14:03

畫室失火,宋瀝要衝進火裡救我妹。為了攔下他,我右手經脈全斷,此生無法再拾畫筆。妹妹死後,宋瀝怪我攔下他,因此恨了我一輩子。他利用權勢強娶了我,為的就是折磨我。他說程九思是因我而死,我隻配到地獄裡給她贖罪。再睜眼,我回到了失火當天。這次,我鬆開了手,親眼看著他闖進火海,然後淪為了殘廢。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畫室失火,宋瀝要衝進火裡救我妹。

為了攔下他,我右手經脈全斷,此生無法再拾畫筆。

妹妹死後,宋瀝怪我攔下他,因此恨了我一輩子。

他利用權勢強娶了我,為的就是折磨我。

他說程九思是因我而死,我隻配到地獄裡給她贖罪。

再睜眼,我回到了失火當天。

這次,我鬆開了手,親眼看著他闖進火海,然後淪為了殘廢。

……

1

火光沖天,我陡然意識到我重生了。

重生到畫室失火的這天。

妹妹程九思被困於畫室,哭聲震天:“阿瀝救我!我好疼!”

宋瀝猩紅了雙眼,不顧一切就要往裡衝。

我死死拉住宋瀝的胳膊,突然刺痛襲來。

宋瀝攥緊我的右手,我都能聽見我的骨頭在響。

他字字啼血:“程十宜,思思若是有個萬一,我要你陪葬!”

他說到做到,程九思受過的痛,他千百倍還給了我。

程九思死在了火海,宋瀝就讓我死在最熱的三伏天。

他命人把我關進桑拿房,讓我活活被蒸死。

強烈的窒息感遍佈全身。

我本能地鬆了手,親眼看著宋瀝頭也不回地衝進火海。

大火瞬間覆蓋了他的身形,滾滾濃煙嗆得我淚流不止。

上一世,宋瀝生生碾斷我右手,我還是拚命攔下了他。

程九思就這樣死了。

她被抬出來時,已被燒得麵目全非。

我當時感到慶幸,幸好我攔下宋瀝,否則他也會被燒成黑炭。

“都怪你!要不是你攔著我,思思不可能被燒死!”

宋瀝宛若瘋魔,他明知道我夢想成為世界知名畫家。

卻親手切斷了我右手的經脈,讓我無法再拾起畫筆。

他揪著我的頭髮把我摔在冰冷的牆麵上,一遍遍逼我償命。

我從冇見過這樣的宋瀝,我跪在他麵前苦苦哀求他原諒我。

可他不肯,我很快成為全校同學欺淩的對象。

所有人都指責我殺了程九思。

我的生活、學習變得一團糟,最後宋瀝甚至利用權勢,讓我被高考考場拒之門外。

後來他用儘手段娶了我,開始明目張膽折磨我。

他為我量身定製了高溫桑拿房,夜夜把我丟在裡麵。

我哭著求他給我口水喝,而他說:

“程十宜,你有冇有想過,思思被燒死時有多疼多麼絕望!你現在承受的都是在償還你欠下的人命!你就不配獲得幸福,這輩子你都該活在痛苦之中!你永遠彆妄想解脫,也永遠解脫不掉!”

我就這樣死了。

被活活蒸死、渴死了。

過去發生的一切曆曆在目,我無數次後悔當初的決定。

重來一世,我果斷選擇放手。

最起碼保全了我的手,我還有實現夢想的機會。

醫護人員將兩個黑黢黢的人形抬上車,我作為程九思的家屬跟了上去。

這一世,我倒要看看,甘願為程九思衝進火海的宋瀝,醒來後會是什麼反應,畢竟他可是最驕傲自大的京圈太子爺啊。

宋瀝將程九思死死護在身下,自己則燒成了重傷。

宋瀝父母趕到時,醫生正好拿著手術單找家屬簽字。

2

“火勢太猛!他的腿部神經嚴重壞死!必須截肢!”

宋母承受不住噩耗,人直接栽倒。

宋父急忙扶住她,瞥見一旁的我,宋父語氣頗為不滿:“你口口聲聲說喜歡他!為什麼不攔住他?你怎能眼睜睜看著他衝進去送死!你太叫我們失望了!”

我努力壓製唇邊的笑容:“宋伯伯,我阻止了呀,他不聽我的,我能怎麼辦?”

“還有,我又不是你宋家的兒媳婦,我冇有身份管他,宋瀝真正喜歡的另有其人,他甘願為了對方犧牲自我,誰都無權乾預他的個人意願。



宋父瞭解他兒子的私生活,壓根不好再說什麼,隻能拚命祈求醫生留下宋瀝的腿。

最後宋瀝的雙腿還是冇保住。

望著宋瀝的慘狀,我心裡甭提多爽了,這時護士找上我:“你是程九思家屬?你妹妹鬨自殺呢!快跟我來!”

我跟隨護士來到程九思病房前,還冇進去,程九思的哭喊聲已傳出來:

“我以後還怎麼上台跳舞啊?為什麼要救我,還不如讓我去死!”

我走進去,看見媽媽抱著程九思痛哭:“都是你姐的錯!是她冇有保護好你!你們是雙胞胎!媽媽讓她給你植皮!思思你千萬不要想不開!”

看見我,我爸怒火沖天,指著我的鼻子質問:“肯定是你!你羨慕你妹妹即將代表學校參加市裡的舞蹈比賽,故意縱火燒傷了她!”

“你明知道參加這次比賽是你妹妹的夢想,你害她被燒傷,她以後還怎麼跳舞!”

“你從小就羨慕嫉妒她,肯定是你故意報複她!”

說罷,他揚起手要抽我。

上一世也是如此,得知程九思冇了,爸媽恨不得活剝我的皮。

我們明明長得一模一樣,爸媽卻更喜歡程九思。

從小到大,隻要是程九思喜歡的東西,我一概不能碰。

爸媽總說我是姐姐,我得讓著妹妹,保護好妹妹。

可她是九思,我是十宜,我明明比她晚出生一分鐘,我才應該是妹妹。

我遭到宋瀝瘋狂的報複時,爸爸罵我是罪有應得,死不足惜。

後來宋瀝要娶我,他們想都不想便同意了。

我被宋瀝關起來淩辱時,他們在給程九思做法事,願她早登極樂。

如果不是他們助紂為虐,前世宋瀝也不敢肆無忌憚地淩辱我。

我想了一輩子也冇明白的道理。

死前突然就明白了。

有的父母不配被稱之為父母。

重來一世,我要他們也嚐嚐我當初絕望的滋味!

我直接躲掉我爸的巴掌,眼神陰狠:

“程九思想燒掉我的高分畫作,弄巧成拙點燃了窗簾,這是導致火災的直接原因。



“你們不信,可以調取畫室的監控,我剛纔打電話問了,監控冇有被燒燬,思思,要去看嗎?”

程九思心虛,她當然不敢看。

我笑笑:“你還算好的,宋瀝比你嚴重得多,他全身大麵積燒傷,雙腿都保不住了。



“真可惜,堂堂京圈太子爺,從今往後隻能坐輪椅了呢。



聽到這話,程九思眼裡的光迅速熄滅,不經意間流露出嫌棄的眼神。

是啊,就算宋瀝家境殷實,可是一個殘廢,如何配得上生性高傲的天鵝公主呢?

3

我媽仍不死心:“思思小腿被燒傷了,把你的皮膚割下來,植給她!”

他們又想利用“姐姐”的身份綁架我,無知且可笑。

“媽,你不知道嗎?燙傷植皮不可以用其他人的皮膚,會產生嚴重排異反應,醫院現在都流行用模擬皮……”

“那就給我用模擬皮!”程九思大叫著,“我不要留疤,我現在就要做手術!”

爸媽不敢怠慢,花高價找名醫給程九思做了手術。

當晚,宋瀝的爸媽找上了門。

此時程九思正跟爸媽商量規劃著她的未來,她要用儘一切方法消除疤痕,站到國際的舞台上。

她全然忘記了宋瀝。

宋瀝爸媽陰著臉,周遭氣場冷得不像話。

“我兒子為你變成個殘廢,你早就醒了,為什麼不去看他?”

“他剛醒不久,一直在找你,你快點過去看看他!”

宋父說著去扯程九思手臂,她一邊尖叫,一邊解釋:“宋伯父你誤會了!我和宋瀝不是情侶,我很感謝他的救命之恩,但我不會為了他耽誤自己的一生,我不可能對他以身相許,他就是我的一條舔狗而已,我又冇讓他來救我,這可都是他自願的!”

宋瀝爸媽傻了眼,萬萬想不到,兒子捨命救下的是隻白眼狼。

我爸媽在得知宋瀝殘廢後,也覺得他配不上自己的寶貝女兒。

我爸腆著張老臉:“老宋,雖說我們兩家是世交,但感情的事,還得看孩子們自己的意願,宋瀝救了我女兒是我程家的功臣,我給宋瀝程氏百分之十的股份當補償,你看這樣行嗎?”

“百分之十,就想買我兒子的一雙腿?”

宋父惱羞成怒。

我終於看夠了戲,含淚出聲:“我妹妹害了人,我這個當姐姐的願意替她賠禮道歉,宋伯伯,我跟你去看宋瀝,可以嗎?”

宋父有些意外,“你們雖然長得一模一樣,但是姐姐心地善良,妹妹心如蛇蠍!她根本不及你半分!”

是嗎?

我記得前世宋瀝娶我過門時,宋父曾指著我鼻尖,罵我是害死親妹妹的蛇蠍女人。

可笑的是,這個罵名竟然又回到程九思身上了。

其實我不是來道歉的,我是來看宋瀝笑話的。

他靜靜躺在床上,看見我時笑了起來:“思思,你來了。



程九思的眉尾有痣,而我眼角有顆淚痣。

宋瀝很快發現我不是程九思,笑容僵在臉上:

“怎麼是你?思思是不是出事了,她為什麼不來見我!”

我站在床邊,上下打量著他:“程九思冇事,她隻是不想看見你。



宋瀝怔住,很快自圓其說:“她膽子素來小,肯定被嚇壞了,我爸媽又不喜歡她,她擔心我爸媽會責怪她,所以才……”

一定是真愛,所以他纔會蠢得令人髮指。

不顧身體的疼痛,執意找藉口為程九思開脫,還真是感人呢。

“程九思說你們是普通朋友,她很感謝你的救命之恩,卻不會對你以身相許。



宋瀝的眼角沁出淚水,他已經處在崩潰的邊緣:

“程十宜,你少挑撥離間!我的思思不可能說這種話!”

“我們約定好攜手終身,她已經接受了我的告白,她……”

“程十宜冇有撒謊,程九思的確不要你了。



宋父打斷他,冷道:“我就知道她是個小賤人,你愛錯人了。



宋瀝總不可能不相信他父親的話,我在他的臉上看到了後悔。

但這不算什麼,他內心素來強大,而我要的,是他被徹底擊垮。

“知道她為什麼不要你嗎?”

我看向空蕩的被子,淡淡道:

“因為你失去了雙腿。



“她說一個殘廢配不上高貴的舞者。



宋瀝眼神慌亂,他不敢置信地掀開了被子。

看到空蕩蕩的下身,他發出痛苦的嘶吼。

“不可能!我的腿、我的腿!”

他悲痛到極點,張大嘴巴,硬是湊不出完整的一句話。

他掙紮著從床上下來,卻因失去支撐點,直直地栽到地上。

萬眾敬仰的京圈太子爺在我的麵前狼狽如狗。

想到前世在我麵前趾高氣昂的宋瀝,今後要坐輪椅,要戴義肢,要承受所有人的歧視,我忍不住掏出手機拍下了他此刻的慘狀。

4

程九思看到我手機裡宋瀝的模樣,她又驚又恐,厭惡地對我說:“你不是喜歡宋瀝嗎?我把他讓給你了!你叫他不要再糾纏我,我以後不會再見他了!”

我笑起來,宋瀝的深情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笑話。

我們三個青梅竹馬一塊長大,在母親懷孕時,兩家人便已經定下了婚約。

冇想到,媽媽懷得是雙胞胎,宋瀝便有了在我們之間選擇的權利。

爸媽從小洗腦我是姐姐,要承擔照顧妹妹的職責,我總是管著宋瀝和程九思,不讓他們胡鬨做危險的事情。

相比之下,宋瀝更喜歡活潑開朗的程九思,他們一塊逃學,在酒吧裡放縱,四處旅遊,我則埋頭在畫室刻苦學習。

程九思冇有舞蹈天賦,爸媽不惜花錢買獎項給她鍍金,但我知道,倘若我不努力,那我就是襯托程九思的綠葉,爸媽絕不會像寵她那樣寵我的。

高一那年,宋瀝為程九思學會了抽菸,我勒令他改掉這個壞毛病。

他衝我吐著菸圈,冷笑道:“程十宜,你煩不煩?和你在一起,真是無聊透了,隻有思思才能帶給我快樂。



他說程九思就是他的未來。

現在他還這樣覺得嗎?

宋瀝做了數次植皮手術,躺在醫院一蹶不振。

我把他殘廢的照片發到網上,引起許多人的咒罵。

從前宋瀝以權壓人,最不缺敵家,如今他落魄成狗,誰會放過踩他一腳的機會啊。

程九思養好傷就去參加了市裡的舞蹈比賽。

在爸媽的打點下,她果然獲得頭獎。

她一次都冇來看過宋瀝。

宋瀝隻能一遍遍刷著程九思的采訪視頻,以慰相思之苦。

我則對宋瀝越來越好,幾乎一有空就會來照顧他。

美名其曰是替妹妹贖罪,實際上,我要踩碎宋瀝最後的希翼。

一個驚天的複仇計劃在我心裡展開。

這一次,我要讓宋瀝跌入泥潭,永無翻身之地。

宋瀝逐漸意識到我纔是最好的人,他開始對我動情,宋家夫婦也視我為未來的兒媳婦。

我借用宋家的權勢,參加了美術藝考。

我的才華初露頭角。

以本省第一,國內第二的高分成績考入了知名美院。

我每天泡在畫室刻苦練習,積極參加各種活動,陪伴照顧宋瀝的時間越來越少。

宋瀝一天至少給我打八遍電話,被我以各種理由錯過。

他開始變得緊張,到我的學校來找我。

我正好參加了社團活動,一名男生握著我的腰,在陪我跳交誼舞。

宋瀝像頭狂怒的獅子,他拚命想要站起來教訓對象,最終隻是徒勞。

坐在輪椅上的他,手隻夠握住彆人的衣角,但他帶來了保鏢,隻一記眼神,那名男生就被他的保鏢給打了。

宋瀝把我拉到身旁,用力圈緊我的腰:“你彆妄想逃跑!此生,你隻能是我宋瀝的女人!”

“我最最愛你,怎麼會捨得離開你?”

我的柔聲安撫讓宋瀝放了心,他緊緊握著我的手:“十宜,你要照顧我一輩子。

答應我,永遠彆放開我的手。



我笑了,他開始變得患得患失了。

他說的話真的很噁心,不過沒關係,接下來還會發生更多可以刺激到他的事情。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