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嬌女總想逃,前夫相公抱著哄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重生嬌女總想逃,前夫相公抱著哄

重生嬌女總想逃,前夫相公抱著哄
重生嬌女總想逃,前夫相公抱著哄

重生嬌女總想逃,前夫相公抱著哄

君綿
2024-07-02 15:12:35

前一世,豪門千金的她穿越到了古代,嚴守三從四德,卻落得個被冷落被陷害,最後自殺的結局。死前,她總結自己的悲劇,隻一點:永遠不要遇上那個薄情的相公就好。再一次重生,她果然言中了!手握係統,此時的她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成為首富。可,對麵那個陰魂不散的前夫相公早就盯上了她!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這一年的春,似乎來得比往年晚。

窗未掩實,涼風從空隙中擠進來,房內的人蹙了蹙眉,喚了幾聲丫鬟。

丫鬟不在,便自己起身關窗。看見門口放著一盞酒壺,一個杯子。

一杯酒,兩分清閒,三分淡雅,五分毒。

毒彌散得很快,漸漸的,薑晨晨的意識已經不清晰了,欲睜眼看看這個自己住了好些年的宅子,可是如同千斤重的眼皮,卻怎麼也睜不開。肚子似乎有火燒,劇烈的疼痛一陣一陣地湧上腦。

渾濁的眸中流下兩行清淚。

血腥氣從喉嚨湧上來,緩緩的,染紅了乾裂的唇。

驀然回首,這一生,冇有做過什麼值得留念和回憶的事情,所謂的轟轟烈烈,隨著時間的推移,很快的就幻化成過眼雲煙,隨風散去了。

即使冇有那一杯參酒,薑晨晨也熬不過這個冬天了。

自入冬以來,顧家二少正房便受了寒,日日纏綿病榻,急得顧家二少都瘦了一圈。

兀地,房門“轟”地一下被撞開了,一道挺拔頎長的身影衝了進來,抱住了奄奄一息的薑晨晨,望向薑晨晨蒼白無力的臉,哽咽道:“晨晨。”

男子衣衫不整,頭髮也有些淩亂,想必是剛從哪個溫柔鄉出來,可偏偏聲音帶上了幾分的無措和顫抖,似乎又很在意懷中的那個人。

兩個人的距離那麼近,近到男子可以很輕易地看清薑晨晨眼底變化的光華,從一開始的驚痛,絕望,到後麵的哀涼,沉寂如水。

“若有來生……”薑晨晨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抓住了男子的衣衫,聲音斷斷續續的,卻是異常的輕柔。

“你說什麼?”男子黑眸微怔,麵色在頃刻之間變得煞白,似乎怕錯過一些什麼,趕緊湊到薑晨晨的唇邊。

“若有來生,我不願再見到你。我們……永不相見。”薑晨晨說完這句話,便嚥了氣。抓著衣衫的手無力的滑落,套在尾指上的玉環掉在地上,幾聲清脆的響聲之後,永遠的碎成了三塊。

獨留嘴邊清淺的笑意,一點一點的擴散,終究是定格在一個弧度。

薑晨晨的魂魄無言地看著底下抱著自己的屍體久久不撒手的男子,嘴角勾起一個自嘲的笑容。

終究,是死了啊。

兩世的人生,都是一樣的失敗。

前一世,生在豪門,從小到大,薑晨晨就隻會花錢而不會賺錢。家族落寞之後,薑晨晨流落街頭,那年恰逢四嚴寒,活生生地餓死了。

上天憐憫,讓她穿越到一個架空朝代,並且附送一個係統。這個係統是靠錢升級的,之後薑晨晨成了這個朝代的首富,這個係統纔有可能升級到最高級,最高級的係統能倒轉時光,讓薑晨晨回到現代,回到家族還未出事的時候。

希望藉此機會,讓薑晨晨知道錢並不是白來的。

在係統的啟發下,薑晨晨學著賺錢,明白了錢財來之不易的道理,也為過往驕縱的自己感到羞愧,而就當自己的事業有些起色的時候,她遇見了顧家二少,顧暮璟。

就如同大多數的言情小說一樣,薑晨晨不顧一切的阻撓,嫁給了顧暮璟。

薑晨晨放棄了升級係統,放棄了回現代,甘願窩在顧家大宅的小院,作為顧暮璟背後的女人而生活著。

隻是,她像是大多數穿越女主那樣穿越和戀愛,卻冇有像他們一樣得一個美滿的結局。

顧暮璟其人,淡漠,寒涼。顧家纔是他最在意的東西,當初娶了薑晨晨,不過是看上了薑晨晨背後的事業罷了,婚後得到他想要的之後,就將薑晨晨安置在大宅裡麵,很少過來看。

隻是薑晨晨從丫鬟們的閒言碎語中得知,顧暮璟,很快的就再娶了兩門小妾進來,似乎是某地官員的女兒吧。

薑晨晨也曾經鬨過,哭過。

隻可惜,大宅中的女人,人數眾多,薑晨晨的落寞,於顧暮璟而言,不值得一提。

多番作態,顧暮璟依舊是無動於衷,薑晨晨也厭倦了這樣的生活,也便消停了。

“與其兩兩相厭,不如不見。”

再後來,顧暮璟偶然想起這個大房,前來探訪,都被薑晨晨以久病為由拒絕了。

這一年冬,特彆的冷。顧家應該是已經忘記了薑晨晨這個顧二少大房的存在,炭火都冇有送過來。

但是薑晨晨一點點冷,都感覺不到了。

身體是僵硬麻木的,心也是,什麼樣的冷,什麼樣的痛,似乎都抵不過紮心。

當她知道顧暮璟的某一個小妾想要上位,藉著慰問的理由送了一壺參酒過來,看著那碗蔘湯,薑晨晨有些恍惚,眶中乾澀得緊,端起參酒,一飲而儘。

打算結束這不甘又悲劇的一世。隻是心底還有那麼一點希望,希望自己輪迴轉世之後,回到那個男女平等的二十一世紀,不需要因為愛,變得如此辛苦和悲哀。

顧暮璟很快地就查出了是那個小妾的參酒有問題。不出薑晨晨的意料,顧暮璟並冇有明麵上處置那個小妾,而是將她的死亡歸咎在因病去世上。

無論發生什麼事情,顧暮璟總是將顧家擺在第一位,顧家的利益優先,即使是自己的死亡,他都能設計一個盛大的葬禮,通過此提高顧家的生意。

冷眼地看著自己的葬禮,辦的轟轟烈烈的,倒是那些穿著素衣的小妾臉上,看到了喜氣。

頭七那日,顧暮璟坐在自己的棺材前,待了一個晚上。

眾人稱道,顧家二少情深意切,若非顧家老爺阻攔,二少估計就跟著夫人去了。顧家老爺瞥一眼跪坐在靈堂前一言不發,不起眼又分外軟弱的模樣,不忍到:“璟兒還是快從亡妻之痛之中走出來,你這份深情,晨兒能感受到。”

“晨兒是我娘子。”

定定地看著棺材中的寧靜容顏,聲音在幽幽地飄散,有些沙啞,驚碎一地的寥然。

“璟兒……”

見到這般深情,薑晨晨不過冷冷一笑,什麼情深意切!不過都是裝出來罷了。

隻是就這樣薄情的男人,又有什麼資格守在自己的屍體麵前,裝出一副深情的模樣。

顧家二少似乎聽到了薑晨晨的笑聲,黑眸定格在薑晨晨所在之處,眸中閃過幾分薑晨晨看不懂的情緒。

淡漠,深情,還是其他?

她心頭一滯,卻又兩眼一黑,冇了意識。

***

等到意識恢複的時候,卻發現自己又縮著身子蹲在了街上,衣衫襤褸,旁邊放著一個破爛碗,碗中空空如也。旁處的包子鋪傳來陣陣食物的香味,薑晨晨的肚子叫囂得愈發愈厲害了。

街上人來人往,商販們熱情的叫賣聲,百姓的砍價聲融在一起,成了市井生活的一部分,時不時有達官貴人坐著馬車經過,後麵跟著浩浩蕩蕩的仆人隊伍。

不遠處便是城門,穿著盔甲的士兵拿著長矛,一臉肅穆的站著,仔仔細細地檢查每一個入城人的車馬,那個款式和質量,薑晨晨腦袋中的陣陣疼痛和不斷湧入腦海的記憶,以及熟悉的係統音。

都在不斷的告訴薑晨晨,老天爺又和她開了一個大大的玩笑。

[滴滴滴,賺錢養成係統開啟,宿主薑晨晨,目前升級任務:賺到十文錢。最終任務:成為當朝首富。]

又是這個熟悉的係統音。

薑晨晨揉了揉發疼的眉心,真是要命了,她來來去去地將這係統音翻來覆去斟酌了好幾遍,終於像是打雞血一樣,從地上彈了起來。

旁邊的小乞丐連忙將薑晨晨拉著坐下來,“哎,新來的,你剛剛呆著就算了,你彆呆著呆著還傻了啊。傻子比袋子更加難要到飯的。”

看著小乞丐的麵容,薑晨晨有些恍惚,她記得他。

上一世也是這個小乞丐,教會她在市井上生存,後來她入顧家,這個小乞丐怕她在顧家會被欺負,也跟著她上顧家當了奴仆。

後來,小乞丐為了保護她,以一種慘痛的方式死去。

這個小乞丐,她還記得,叫阿福。

至始至終,都冇有彆的心眼,隻想好好的保護她,讓她活的安好。

想到這裡,薑晨晨的框中又變熱了,酸酸澀澀的液體湧入框中,盈滿了不適宜的情緒。

薑晨晨趕緊低下頭,斂住眸中的情緒,順勢抬起手,看著自己的手掌,指甲中還嵌著些許泥巴,但是還冇有因為日夜操勞而做出來的老繭。

重來一世,總有很多方法改變結局的。

“嗯,好的。不呆了。”薑晨晨用力地朝著小乞丐點點頭,擠出一個小小的笑容。

她要趕緊把係統升級,升級的係統有一個技能,可以查探貨物的價格和給出最適宜的販賣價錢。第一次升級係統所需要的銀子不多,隻要十文錢就好了。

隻是上一輩子的薑晨晨,十文錢也用了整整十天的時間。

上一輩子的薑晨晨,每天能夠乞討到三四文錢,其中的三文錢用去買饅頭,解決今日的溫飽,剩下的就要看自己的運氣了。

薑晨晨微微歎氣,心中暗自為自己打氣,薑晨晨,不要泄氣,這已經是你的第三次機會了。

這一世,她要做她自己,等到係統升級到了最高,就可以回到現代了。

小乞丐見薑晨晨的精神氣上來了,也不在多語。

四處觀望,薑晨晨皺了皺眉。靈機一動,對小乞丐說:“怎麼,有冇有膽子玩一票大的,冇有吃香喝辣,但是可以保你日日溫飽。”

小乞丐猶豫了一下,還是抵不住食物的誘惑,“你想要怎麼乾?”

薑晨晨的臉上浮現一個賊兮兮的笑容,將空碗扣在小乞丐的腦袋上,“很簡單,隻要你的膽子夠大,演技夠好,就可以了。”

小乞丐咬咬牙,一把將碗反扣在薑晨晨的腦袋上,“那好吧,我叫阿福。”

“嗯呢,我是阿晨,合作愉快。”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