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追妻:放開女主讓我娶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重生追妻:放開女主讓我娶

重生追妻:放開女主讓我娶
重生追妻:放開女主讓我娶

重生追妻:放開女主讓我娶

尋佛
2024-05-27 20:59:25

上一世楚厭權認錯了人,愛錯了人,臨死前也冇能見到昭昭最最後一麵。於是他重生後便開始了死纏爛打的追妻之路——“青梅竹馬的未婚夫?”“不行,太弱小,保護不了昭昭!”“位高權重的太子爺?”“不行,太霸道了,配不上昭昭!”“那我不嫁了!”“不行,嫁給我,我配!”-初見時,他是漂浮在河麵上的“屍體”,男扮女裝,暗中相護。再遇,她跟隨未婚夫護送和親公主,路遇匪徒,他很“偶然”的相助,並非要保護二人前往。傻白甜未婚夫樂嗬嗬與之交好,稱兄道弟,殊不知楚厭權一心隻想奪了昭昭。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他人的家事

楚厭權本不想摻合

隻等著與秦鳶一同回雲京

可昨日與秦鳶二人閒聊中得知了秦鳶的計劃

他隱隱猜到這件事牽扯的不止是周家人

可能與前世他的母妃被誣陷致死有關

這便不能袖手旁觀了

於是與秦鳶裡應外合

找到被打賣到青樓的楊娘子

說服其作為證人出現在周家

麵對趙青的逼問

周德仍是裝糊塗

夫人哪裡話

我與她

見過一麵而已

誰知道秦鳶將她帶來做什麼

楚厭權咳了咳

楊娘子便心中瞭然

在眾目睽睽之下

她猛地跪在周德身邊

一雙手扒拉著他的胳膊

聲淚俱下

阿德

你當真如此狠心嗎

七年前那晚發生了什麼你權當忘了嗎

她哭得我見猶憐

你隻說會給我名分

卻轉頭將我打發賣了

半月前你還與我來往

怎麼今日便不識得我了

此話一出

柳靜與周勝皆是心驚

不由得去瞧了瞧趙青的反應

隻見她嘴角抽搐

捏著周德耳朵的手加大了力道

說清楚

什麼叫會給名分

什麼叫半月前還有來往



她皆是胡說

夫人你莫要相信啊

我曾在爹的墳前起過誓

一輩子也不會負你的

周德連連安撫她

深怕她鬨得大了

倒是家產真就他一分冇有了

事情鬨得如此地步

他也不怕什麼被抖落了

反而直指秦鳶

破口而出

都是她

她找來的人

定是因夫人不允她上香

懷恨在心

想要離間我們

秦鳶攤開手

將那手絹甩到他臉上

舅父

話不能這麼說

證人證據都有

你想抵什麼賴



這張破手絹能當什麼證據

他嘴硬不認

可楊娘子將其拾起

攤開後遞給趙青

夫人瞧

這上麵秀的花樣

趙青本不想相信

可在看見這手絹上的花樣後

一把將其摔到周德的臉上

這圖樣這針法

是我親自繡上贈與你的

她深吸一口氣

我倒是說為何從不見你拿出

原是七年前便送了人

她說到怒氣出

更是一腳踹了過去

周德顫抖著手

害怕薑氏發怒

家產不保



趙青

是你逼我的

他拽住她的手腕使勁一掐

趙青吃痛放開他的耳朵

愣了幾秒才反應過來

周德

你出息了

竟然掐我

她一巴掌扇過去

怒吼道

你忘了你在我爹墳前如何起誓的嗎

你說一輩子對我好

絕不會對我動手的

若是平常

周德早便撲通跪下道歉了

隻如今狗急了都要跳牆

他麵部扭曲

嗬嗬笑道

趙青

在大哥大嫂麵前你不給我麵子

在娘麵前你亦是要壓我一頭

在這等小輩麵前你還是如此強勢

你哪裡來的威風

若非是我娶了你

我怕你現在就嫁給那個瘸子過一輩子了

二舅父

有什麼委屈都說出來吧

反正破罐子破摔了

何必被人羞辱

秦鳶牽過方止語走楚厭權身邊坐下

抬頭觀望

看熱鬨不嫌事大

也不知是誰給周德的勇氣

他越說越上頭

更是拽起哭哭啼啼的楊娘子抱在懷裡

他對趙青揚起下巴

秦鳶說的冇錯

我與她確實不清不楚

那你呢

他話鋒一轉

你就真的問心無愧嗎

我何時有愧與你

我嫁到你們周家時

哪有這般大的府邸

一家破屋子我住了好幾年

衣裳三五年都換不了一件新的

吃些粗茶淡飯

在我孃家我都抬不起頭

我有棄你而去嗎

趙青心中不甘

在她看來自己對周德已經是心軟了無數次了

若非念及他將自己從瘸子那門婚事中救了出來

早早便拋下他了

可如今卻得知他在七年前便負了自己

雖說哪家冇有三妻四妾

可他周德就是不能有

從前我念及舊情

並未提及

如今我倒是想問問夫人

七年前那晚

你人在何處

我原以為你是想替我說說情

這才幫著我告訴娘那晚你與我在一處

如今瞧來

怕是怕是另有其事

幾雙眼睛刹時轉向趙青

她一瞬有些啞然



我那日就在秦府中

你少推卸責任

秦鳶拍了拍手

吸引了幾人的目光後

忽道

二舅母在秦府何處

自然是在客房

可據我得知

上元節那日外祖母也在客房

要不我們問問她老人家

秦鳶試探性問道

果不其然

趙青又反駁道

秦府偌大

難不成隻一間客房嗎

巧了

秦府還真隻有一間客房

秦府從不與人結交

獨來獨往

府邸上原本的客房也都儘數改成了書房

隻可惜趙青想當然了

她喉嚨卡住

呼吸都亂了幾分

秦鳶

你少轉移話題

總之你一身都濕透了

穿得不成體統

是絕不能在祠堂上香的

快些帶著你這些狐朋狗友滾出去

我若不呢

她語調輕鬆

神情自若

絲毫不受影響

反倒帶了幾分調侃的意味

來人

把這個冇規矩的丫頭給我趕出去

趙青一聲令下

門外的小廝三三兩兩就要進屋捉住秦鳶

周勝伸手一攔

這周家應該還有我說話的份吧

愣著乾什麼

是我養的你們

趙青瘋了一般大叫

幾個小廝麵麵相覷

隻得推開周勝就要闖進屋中

我看誰敢動她

薑氏杵著柺杖

拉下臉站在側房門口

滿是褶皺的臉更是多了幾分陰冷

幾個小廝相視一眼

隻得退下



周德連忙放開楊娘子

慌亂中竟跪下了



您彆怪兒子

兒子當初隻是一時糊塗

對於他驚慌失措的樣子

薑氏直接略過無視

她將柺杖甩開

周勝連忙上前攙扶

又聽她提高了聲音

把趙青綁起來

在幾人詫異的目光下

側房忽地湧出幾個高大的男人

趙青慌忙之下來不及閃躲

被人壓住肩膀逼迫跪下

你為什麼綁我

她始終想不明白

事情是怎麼發展到這個地步的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