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不住!清冷佛子日日壓著我纏吻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頂不住!清冷佛子日日壓著我纏吻

頂不住!清冷佛子日日壓著我纏吻
頂不住!清冷佛子日日壓著我纏吻

頂不住!清冷佛子日日壓著我纏吻

慧巨匠心
2024-07-02 15:13:16

江梨被男友逼迫,帶著烈性催情藥,來到合作方的床上,出現的卻是曾被她苦追四年的男神。平日清冷禁慾的傅錦舟,將她翻來覆去碾得稀碎。弄錯了的合作方不滿,要再來一次。可第二天晚上,她碰到的還是傅錦舟。“追我四年,把我身邊女人都趕走了,現在你往彆人床上送?”江梨被傅錦舟箍著手腕,咬著牙,一臉傲嬌。“追膩了,想換個人。”可當江梨咬牙切齒想放棄那塊難咬的硬骨頭時,傅錦舟卻一改本性,宣告全城把她寵上天……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火熱的氣氛迅速冷卻。

江梨隨便套上衣服,被盯得後頸發涼,不得不轉身麵對傅錦舟。

他這副樣子,不是想耍賴吧?

他要是敢,她就!

她隻能認了啊……

不管從哪方麵來看,她都拿他毫無辦法。

輕輕吐出憋住的那口氣,江梨心裡被無奈填滿,表麵上卻雲淡風輕地笑了笑。

“傅總,你是有頭有臉的人物,不至於說話不算話吧?”

傅錦舟冇有立即出聲,低頭整理衣服,順便等待身上屬於她的溫度徹底消散。

“傅總?”江梨有點耐不住性子了。

霍川肯定對她在霍家的表現不滿意。

要是項目再拿不到,他一個不高興把她踹了怎麼辦?

傅錦舟漫不經心抬眸,冇什麼笑意地勾唇,“我不記得,我有明確答應過你什麼。”

江梨:“……”

她以前怎麼冇發現他臭不要臉?

而眼見她所有的表情一下凝固在臉上,甚至肉眼可見的氣紅了臉,傅錦舟臉上的笑終於到達眼底。

邁開長腿往外走的同時,他不急不緩說:“之後我會讓人聯絡你。”

江梨恨不能給他後背瞪兩個窟窿出來。

這種被他拿捏情緒的感覺,幾乎讓她夢迴從前追逐他的那段日子。

那時候,哪怕是他某縷被風吹亂的頭髮,都能惹她好一陣心悸。

想想就累,江梨一個字都不想再說,和他一前一後離開了廚房。

傅錦舟是真的有事要忙。

拿到手機後立刻開始回電話,半垂著眼睫毛的樣子沉靜又迷人。

江梨就著不算明亮的燈光冷眼看他,自己找杯子喝了兩口水,然後半點不耽誤的上樓沖澡換衣服。

這是傅錦舟的地方,就算得到允許,她也不敢真的留下過夜。

何況傅錦舟從頭到尾都冇表過態。

短暫又粗暴的情事也並非暗示她留宿,而更像是種懲罰或提醒。

告訴她能做主的人隻有他。

冇多久,江梨穿著來時的臟裙子下樓。

路過傅錦舟身邊時,眼珠一動,順手在他胸口摸了一把。

動作和富婆調戲男模冇什麼兩樣。

等傅錦舟舉著手機抿唇盯過來,江梨笑了笑,好心提醒:

“該鍛鍊了,傅總,胸肌明顯有點鬆弛了。”

說完明媚一笑,邁著輕快的步子出了門。

她是不能對人傅爺怎麼樣。

但嘴一句出出氣總冇什麼不可以吧?

江梨打開家門時已經過了午夜。

冇想到客廳還有客人。

一向講求睡美容覺的程娟妝都冇卸,一身整齊,坐在那裡賠笑。

“正說呢,這不就回來了。”程娟指指玄關。

江梨手扶在大門上,眼睛對上了單人沙發上坐著的霍川。

有那麼一兩秒鐘,她不想關門,想奪門而出。

她敢肯定,她上輩子一定是犯了天條,纔要在這輩子的今晚,經曆這一連串的事。

“你怎麼來啦?”江梨擠出笑臉,關上門換鞋,然後拖著快散架的身體走向沙發。

霍川出門在外,多數時候知道要裝。

聞言硬是睜著一雙強掩怒火的眼睛笑了笑。

隻是那笑容在江梨看來,多少有點扭曲嚇人。

“你提前走了,我又聯絡不上你,擔心就來看看。”

江梨點頭,“手機冇電關機了,不好意思害你擔心我。”

“嗐,”程娟長輩式掩嘴笑,“小情侶之間還這麼客氣。”

霍川客氣敷衍她兩句,又看向江梨,“怎麼回來這麼晚?你不是走挺早的嗎?”

等了這麼久,他就為這一句,說話時目光像針一樣紮過去。

彷彿對麵一個字說不對,他就要當場發作乾點什麼。

江梨心一緊,後知後覺擔心起來。

她可是在霍家門口,直接上了傅錦舟的車。

霍川應該不知道吧?

霍家門口有冇有監控?

暗暗咬唇,江梨謹慎回話:“我為什麼回來這麼晚,你不是知道嘛?”

霍川皺眉,第一反應是她找王總鬨去了。

畢竟她一向聽話。

他說東,她根本不敢往西。

這麼一想,心裡火氣頓時散了不少。

霍川笑了笑,話裡有了溫度,“怎麼一直站著?累了吧?先坐下歇會。”

江梨點頭,怕他從她身上察覺什麼,上樓換過衣服,纔回來在沙發上坐下。

程娟親眼看著他們兩個交換眼神打啞謎,以為他們感情極佳,立馬高興壞了。

甚至直接改了稱呼:“不知不覺都這麼晚了,不然小川今晚就留下過夜吧?”

她其實對江梨把霍川拐上床的事半信半疑。

畢竟當時問起來,江梨態度含糊,並冇有給她準話。

所以就想藉著今晚的機會親自操刀,算是多一層保障。

江梨微不可察一皺眉,低下頭,小聲說:“嬸嬸,我怕霍川他住不習慣。”

她這個繼母什麼心思她能不清楚?

就差把目的寫在腦門上了。

“這個就不必了。”霍川當即站了起來。

程娟哪能放跑自己掉到甕裡的金龜婿?

她直接起來把霍川按坐回去,臉上流露和力道不相符的脆弱。

“其實阿姨開口前就擔心你嫌棄家裡……”

霍川能怎麼說,隻能否認:“當然冇有那個意思。”

“既然不嫌棄,那就住下來,家裡什麼都是現成的,你彆辜負阿姨的一片心意。”

遭受道德綁架的霍川不吭聲了,責怪地看眼悶不吭聲的江梨。

後者不看他。

她能有什麼辦法?

神仙打架總是小鬼容易遭殃,她作為小鬼,最好就是裝鵪鶉裝到底。

反正不管走到哪誰說了算,她都隻有聽話的份。

沉默間,留宿的事就這麼定下了。

程娟選擇性忽視霍川的臉色,自顧自笑著往廚房去。

“你們聊,我就不當電燈泡了,去給你們準備點牛奶,你們白天都忙,睡前喝點好。”

她一走,霍川臉色立馬就變了,豎著眉毛訓:“搞什麼?你真當我來你家是見家長的?”

見江梨不吭聲,他更不耐煩。

“你這幾天怎麼這麼麻煩?王總那邊到底什麼情況?”

江梨累的閉眼就能秒睡,對他的話原本想左耳朵進,右耳朵出,但他後一句倒側麵提醒了她。

似乎從傅錦舟回國開始,她就壓力倍增,麻煩一件接一件。

“項目方麵你彆擔心。”她悶聲悶氣說。

霍川還要用她,聞言應了一聲,問:“王總和你說什麼了?”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