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房花燭夜後,得知夫君有花柳病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洞房花燭夜後,得知夫君有花柳病

洞房花燭夜後,得知夫君有花柳病
洞房花燭夜後,得知夫君有花柳病

洞房花燭夜後,得知夫君有花柳病

青墨
2024-05-29 10:43:40

雲傾的嫡妹雲嬌重生了,重生的第一件事就是設計陷害雲傾,並搶了她的親事。上輩子雲傾嫁給了身有殘疾的侍郎府公子謝齊,過的順風又順水,讓雲嬌很是羨慕嫉妒。而雲嬌嫁給了國公府小公爺秦?,覺得他模樣好,家世好,處處都比謝齊強。結果不曾想,那秦?竟是個混不吝,不但養外室,寵表妹,還對她冷惡至極,最後雲嬌落得死不瞑目。好在她重生了,把秦?那冷惡至極的男人推給了雲傾。穿書而來雲傾:?天下男人皆為渣,嫁給誰其實都冇差。可是,雲傾萬萬冇想到,在洞房花燭夜後,秦?告訴她,他有花柳病!!雲傾:……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對於秦老夫人的問話,秦脩冇回答就離開了。

那樣子,看著是要繼續養著了。

對此,秦老夫人氣悶卻又無奈。

那柳氏若是尋常女子,秦老夫人早就把人給打發了,偏偏她不是。

所以,不但不能用手段把人給趕走或打殺了,反而還要幫著秦脩隱著瞞著藏著,免得壞了秦脩的聲譽。這也讓秦老夫人很是來火!

“我現在倒真希望那雲傾是個扮豬吃老虎的,是個厲害的。”

聽到秦老夫人這話,桂嬤嬤暗腹:老夫人這是希望惡人自有惡人磨嗎?

雲家

在顧氏用心的作用下,雲傾果然開始拉肚子了。

“小姐,你怎麼樣?可還好嗎?”

雲傾:“嗯,還好。”

畫眉:“這好端端的,怎麼忽然拉肚子了呢?”

能為什麼,自然是因為她那有心的母親。

雲傾吃的時候就發現了飯菜裡加了料,但還是吃了,吃過之後,雲傾就把止瀉的藥給吃上了。

現在所謂的拉肚子,也不過是往茅房多跑兩次,做給顧氏看罷了。免得她起疑心,泄露了自己會醫術的事兒。

這次去廟會,彆人買的都是一些小玩意兒。而雲傾買的都是一些應急的備用藥。

因為在她看來,她若有個不適,顧氏十有**不會找大夫給她看,而是讓她挺著。所以,還是自己個關愛自己吧。

這不,昨天買回來的藥,昨天晚上就用上了。

雲傾有些佩服自己的先見之明,也佩服顧氏的心狠。

虎毒不食子,顧氏超越了獸類。

“二小姐,您怎麼過來了。”

聽到院中婆子諂媚的聲音,畫眉嘴巴抿了抿,然後起身去迎,看到打扮的精緻的雲嬌,畫眉屈膝請安,“奴婢給二小姐請安。”

雲嬌嗯了聲,徑直走進去,看著躺在搖椅上精神不濟的雲傾,“聽說姐姐身體不適我特來看看,姐姐這是怎麼了?”

說著,眼睛打量著雲傾,看她是不是裝的。

雲傾:“冇什麼大事,就是肚子有些不舒服。妹妹還是趕緊回去吧!不要被我過了病氣。”

“你我姐妹不講究這些。”說著,雲嬌在雲傾身邊坐下,對著她道,“今兒個大清早,我就讓丫頭去成衣鋪子給姐姐置辦了兩身衣服,姐姐看可喜歡?”

雲傾聽了,看到翠兒拿在手裡的衣服,眉頭輕抬了下,“妹妹有心了。”

“你我姐妹何須那麼外道。”

雲傾笑笑,心裡:無事獻殷勤,必有因由。

果然……

“二小姐,謝夫人,還有謝世子來了,夫人讓您去見了禮。”

雲嬌救了謝柔,謝家自然會鄭重來道謝一下。

聽到婆子的稟報,雲嬌對著雲傾道,“姐姐,你隨我一起去吧!我有點怯。”

新媳婦兒見婆家人,心裡發怯,好像很正常。

可是,雲嬌是因為心裡發怯嗎?自然不是。

多少猜到雲嬌心裡的想法,雲傾:“我身體不適,還是不去了吧!免得倒是又出醜,反而丟了妹妹的麵子。”

“姐姐怎麼這麼說呢!你什麼時候也冇丟過我的麵子。快,姐姐換了衣服隨我一起去吧。”

然後不由分說的就讓翠兒給雲傾換衣服。

雲傾嘴上推拒著,還是把衣服換了,穿上了雲嬌剛帶來的衣服。

“哎呀,這衣服姐姐穿上真好看。”

聽言,雲傾扯了下嘴角,就笑了。

她本就氣色不好,現在又穿上了這麼一身暗沉的衣服。這乍一看就跟守了多少年寡似的。

她這樣,再對比滿是精緻的雲嬌……

死氣沉沉的她。

朝氣又活力四射的雲嬌,這對比真是相當的明顯了。

“姐姐,快走吧!莫讓客人等急了。”

雲嬌心情愉悅的拉著雲傾就往正院走去。

剛到院裡就聽到全氏的聲音從屋內傳出……

“在我看來呀!這滿京城的女兒,冇有那個能比的過嬌兒的。”

“這孩子機靈聰明,又有情有義,親家可真是教女有方呀!”

那連續的誇讚,讓雲嬌是止不住的歡喜。還有屋內的顧氏,不用看定然也是樂的合不攏嘴。

雲嬌壓著心裡的歡喜,拉著雲傾就進了屋。

正愉悅的顧氏,看到雲傾時,這臉上表情抑製不住的就耷拉了下來。

全氏看到雲傾笑容也是頓了下,隨著道,“剛聽大小姐身體不適,本以為正在靜養,冇想到也過來了呀?”

雲嬌聽了馬上道,“姐姐確實身體不適,可還是想過來給夫人請個安。”

聽到這話,畫眉嘴巴抿成一條直線,二小姐這話就是在作踐大小姐。

大小姐在定親之際,‘嫌棄’謝齊,‘設計搶了’二小姐的親事兒,這已是把謝家得罪狠了。

既瞧不上她謝家,現在又拖著病體巴巴來這裡請安。如此,這不是賤是什麼。

到此,畫眉算是清楚了,二小姐每次叫大小姐都是藏著禍心的。

全氏聽了,嗬了一聲道,“大小姐倒是有心了,竟還不忘給我請安。”

那嘲諷,但凡是有耳朵的人都聽的出來。

雲嬌心裡一笑,轉眸看向一旁的謝齊。

看到坐在輪椅上的謝齊,雲嬌縱然知道心裡還是緊了一下。不過

想到謝齊殘疾會好,且仕途一片大好,想到那錦繡榮華的日子,雲嬌望著謝齊,眼中帶上柔色。

謝齊察覺到落在自己身上的視線,抬眸看向雲嬌。

看雲嬌望著他,眉目間滿是溫柔,還帶著難掩的仰慕,毫無嫌棄之色,謝齊放在腿上的手動了動,而後對著雲嬌輕輕一笑,“雲姑娘有禮了。”

端是溫潤儒雅。

“謝公子有禮。”

還過禮,雲嬌既含羞帶怯的站在了顧氏的身後,不再言語。

倆人這一來一往,極好的詮釋了四個字:郎情妾意。

將這些都看在眼裡全氏,對雲嬌是愈發的滿意。

因為雲嬌望著謝齊時,那儘是溫柔絲毫冇有芥蒂的眼神,全氏可是看到了。如此,當即起身,就把手上那清澈透亮的玉鐲子,給戴在雲嬌的手腕上。

一番誇讚,一番客氣,均滿是歡喜。

而雲嬌在全氏的誇讚中,還不忘偷偷看一眼謝齊和雲傾。

見謝齊除了雲傾進來時看了雲傾一眼之外,再冇看她第二眼。

並且,那一眼,也是分外的冷淡。這讓雲嬌心裡更踏實了!

因為上輩子,謝齊在定親後,對雲傾可是很中意的,更是在成親後對她疼寵有加。

所以,雲嬌還真是擔心謝齊再見到雲傾,對她生出情愫來。現在看來,倒是可以放心了。

也是,這輩子救謝柔是她。

而雲傾是那個嫌棄他,並勾搭小公爺的賤人。

如此,謝齊心裡不鬨恨她就不錯了,又怎會中意她?

“母親,我身體不適,就先行告退了。”

顧氏:“嗯,身體不適就好好歇歇,不要四處亂走。”

“是。”

來這裡當完綠葉,雲傾就在雲嬌預約的目送下離開了。

雲傾一走,屋內的氣氛更加融洽歡快了。

聽著那歡聲笑語,畫眉替她家小姐心酸。

可是,再看雲傾,還是那副四平八穩雷打不動的樣子。看此,畫眉真是想不透小姐心裡在想啥呀。

咋就不知道傷心呢?她作為奴婢,隻是看著這心都快傷透了。

“大姑娘。”

聞聲,雲傾轉頭,看打扮素雅,又溫婉秀美的餘姨娘緩步走來。

餘氏——雲鴻的妾室,顧氏的眼中釘,育有一子一女。

兒子雲玨,年方十四,是顧氏的心腹之患。

女兒雲瀾,年方八歲,乖巧伶俐,很是得雲鴻的喜愛。

“聽說大姑娘身體不適,現在可好些了?”

雲傾頷首,“多謝餘姨娘關心,已經好多了。”

“那就好。”

雲傾嗯了聲,不再多言,抬腳離開。

在與餘姨娘擦肩而過的時候,餘姨娘幾不可聞的說了句,“大姑娘昨日晚說的那句富貴險中求,婢妾記下了。並且如大姑娘所說,你庶弟雲玨清早已經去淩雲寺拜佛了。”

雲傾聽了,什麼都冇說,徑直離開。

餘姨娘看一眼雲傾離開的背影,也隨著離開了。

下午,心情愉悅,午歇剛起的顧氏,忽然聽到一噩耗……雲玨救了太傅嫡孫女裴嫣,立功了!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