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全家露營遇山洪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端午,全家露營遇山洪

端午,全家露營遇山洪
端午,全家露營遇山洪

端午,全家露營遇山洪

萌魚
2024-05-24 14:05:26

端午假期,我弟突然嚷嚷要去河邊露營。我爸和我弟一拍即合,說要找個小眾的地方露營賽龍舟。我看天氣預報顯示天氣不好,於是勸道。現在是汛期雨水多,去山溝溝裡露營不安全。我媽卻扇我一巴掌,說就我會看天氣預報瞎顯擺。結果,暴雨說來就來,水位上漲,一家人連帶帳篷全部被衝進河道。我命好恰巧抱住大樹,順手拉住離我最近的老媽。我媽卻怨我為什麼不拉弟弟,反手把我扯進湍急的河道。再睜眼,我回到弟弟提議去露營那天。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端午假期,我弟突然嚷嚷要去河邊露營。

我爸和我弟一拍即合,說要找個小眾的地方露營賽龍舟。

我看天氣預報顯示天氣不好,於是勸道。

現在是汛期雨水多,去山溝溝裡露營不安全。

我媽卻扇我一巴掌,說就我會看天氣預報瞎顯擺。

結果,暴雨說來就來,水位上漲,一家人連帶帳篷全部被衝進河道。

我命好恰巧抱住大樹,順手拉住離我最近的老媽。

我媽卻怨我為什麼不拉弟弟,反手把我扯進湍急的河道。

再睜眼,我回到弟弟提議去露營那天。

……

1

“死丫頭!還不趕快收拾東西,偷什麼懶呢?”

我剛睜開眼,我媽趙紅敏一巴掌呼在我的眼皮子上。

腦門的疼痛,讓頓時清醒,

我媽穿著新買的旗袍和挎著新買的小包…

我想起來了,今天是端午節,我們一家人去露營的大日子!

我居然重生了?

上一世,也是在端午節的時候,我弟非要嚷嚷去什麼小眾露營地露營。

嫌護城河賽龍舟人多的我爸,和我弟一拍即合,當即決定去市裡下轄的山溝露營賽龍舟。

我下意識查了最近的天氣情況,天氣預報顯示有暴雨,於是我趕忙阻攔。

“天氣預報說有暴雨,要不我們還是不去了吧,找個彆的地方玩唄。



我弟翻了個白眼。

“天氣預報什麼時候準過啊?能不能彆掃興啊。



我媽則是一巴掌扇過來。

“你弟說得對,就你會看天氣預報瞎顯擺?我看你讀書把腦子都讀傻了。



我爸不在房間,一直在客廳催促我們快一點。

這回,我瞧了瞧全家那副躍躍欲試的樣子,並冇有開口阻止。

而是假模假樣地收拾東西。

如果我冇記錯,這次山洪死了足足有百八十號人。

其中有剛高考結束的考生,有帶孩子來的新手爸媽,還有趁假期來放鬆的打工人。

他們的生命全都被突如其來的洪水吞噬。

就算我不救我媽他們,我也要儘自己的一份力減少傷亡。

於是,我假借肚子不舒服的理由留在車上,並冇有跟他們一起下去河岸遊玩。

我媽瞪了我一眼,把車門關得邦邦響。

“晦氣,早知道就不該帶你出來。



然後隨手指了我弟的超大尺寸行李箱。

“記得把你弟的東西一會全都搬下來,彆想偷懶!賤皮子!”

我隨口敷衍敷衍過去,在他們離開後火速撥打119的電話報警。

接警員一聽我描述的情況,當即十分重視。

在詢問了我所處地址後,告訴我馬上會出警,要我如果發現有情況及時告知。

掛斷電話後,我看見閃電照亮了遠處山穀。

河水也由原來的清澈悄悄變得混濁。

山洪就要來了。

所幸,在山洪還未徹底到來前,消防隊和管理這一帶的工作人員驅車趕到。

大部分人還是聽勸的,連忙把東西拿好跑到坡上公路。

釘子戶就是我們一家人和另外幾個小年輕。

我知道我媽他們都有一身反骨,越勸他們越不聽。

於是,我加入到遊說的隊伍,勸他們趕緊逃。

我媽還有點猶豫。

我爸和我弟則是純純不耐煩。

“煩不煩啊?你要滾趕緊滾,彆耽誤我們玩。



“老子吃過的鹽比你們這群年輕人吃過的飯都多,我就不信了這還真能出事不成?危言聳聽。



我弟我爸都不走,我媽當然采取一致行動,甚至還罵我多管閒事。

工作人員被他們的無知氣笑了,拉著我就走。

“走,小姑娘,好言難勸該死鬼!”

我假裝無奈,和隊員一起離開。

2

此時,河流水變得有些湍急,天上開始下起細細密密的小雨。

我媽有點不放心。

“要不我們還是上去吧,人都走了,怪瘮人的。



我爸整理魚竿剛拋下誘餌。

“走什麼走?好不容易來一趟,你也是老鼠膽子?”

我弟則是躺在躺椅上。

“媽,要走你走,我一會還要開直播跟我的朋友炫耀呢。



眼見雨勢越來越大,工作人員還是不忍心,拿著喇叭叫他們趕緊上來。

他們當然冇有聽。

我弟還朝工作人員比了箇中指。

下一秒,山穀發出隆隆響聲。

我知道,山洪來了。

第一個被衝下去的,是離河邊最近的我爸。

我媽看到,當即想要衝過去拉我爸,結果自己也被洪流捲了下去。

不過她倒是比我爸幸運,抓到了一塊浮木。

“天賜,快來救救我們啊!快!”

而他們的好大兒,我弟王天賜跑得比誰都快。

可是,人怎麼鬥得過大自然呢?

王天賜剛跑不到兩百米,也被身後的洪流吞噬。

這下,一家三口齊齊整整。

我媽看見我弟也被衝下去,朝著岸上的我大喊。

“王思楠,愣著乾嘛?還不快救你弟弟!!!”

我的媽媽啊,她還是這麼偏心。

上一世,我也被衝進河道裡,命大抓住了岸邊的大樹,還順手拉了我媽一把。

結果,被救的我媽並冇有感激我,反倒埋冤我為什麼不救弟弟。

我向她解釋弟弟離我太遠了,去救他我也會死的。

可我媽不聽,反手把我推進湍急的河道。

“你弟弟活不成了,你也給我去死!!!”

後來,他們三個幸運都冇死,而我卻永遠倒在了那場洪流裡。

救他們?

我巴不得他們全都死!

因為救援隊就在旁邊,我弟和我媽被撈了上來,受了些皮外傷。

最早衝下去的我爸就冇那麼幸運了,失蹤。

醫院裡,我媽抓起桌上的水杯砸到我頭上。

“王思楠,你當時為什麼不下來救我們!你這個黑心肝的,你爸要是死了,我饒不了你!”

我弟也用憤恨的眼光瞪我。

“她巴不得我們死,這樣她就能繼承財產了。



我躲閃及時,額角依舊被擦破了皮,血流下來黏糊糊的。

隔壁床大媽都看不下去,直說我媽偏心。

我媽直接跟那個大媽對罵起來。

趁此機會,我正準備拿包偷偷溜走。

我媽卻以為我是要偷拿蘋果,當即叫罵。

“那是你大伯送來給你的,進口蘋果!你也配吃?給我滾!”

滾?我巴不得趕緊走,以免被他們留下來使喚。

等我媽反應過來的時候,我已經跑了。

接下來,無論他們給我打了多少個電話,我都拒接。

氣得我媽拖著瘸腿直接殺了回來。

“王思楠,你要是跑了,我就把你戶口本撕了,你就彆想上大學了!”

邊說,她邊往我懷裡丟了一大袋東西。

“你弟說想吃五色粽子,趕緊做,做完了送過去。



我掂了掂懷裡的東西。

五色粽子?

我看著手裡五顏六色的樹葉,笑了。

3

我記得上一世我弟有一次也鬨著要吃網絡上的五色粽子,我媽為了滿足他的寶貝兒子,特意打車去郊外收集五種顏色的樹葉野菜做粽子。

結果我用百度識圖一掃,發現其中一種樹葉有毒,於是我攔著他們不讓吃。

為此,我差點被我媽打個半死。

我爸下班回來發現後,也說這種野菜不能吃,我媽才歇了念頭。

現在我不提醒,我爸又失蹤。

就讓王天賜吃個夠!

一想到這裡,我突然渾身充滿乾勁,決定要把粽子做得很好吃。

我媽見我笑,用力掐了我一把。

“你彆想偷吃,這全都是給你弟弟的!”

看著鍋裡那幾個五顏六色的粽子,我假裝嚥了咽口水。

“媽,真的都要給弟弟嗎?能不能給我吃一個啊?”

我媽踹了我小腿一腳,火速把粽子全部裝在飯盒裡。

“你一個彆想碰!!!”

我吃痛跌坐在一旁,實則笑開了花。

保險櫃鑰匙,我拿到了。

我媽離開後,我衝進她的房間打開保險櫃。

裡麵,果然有我的戶口本。

我將假的戶口本放進去,再將真的拿出來。

我查過資料了,上大學可以把戶口遷到學校。

我隻要熬到開學,就可以把戶口遷出去。

那樣,就不用再受我媽的威脅了。

放好戶口本,轉頭我又收到我媽的資訊,要我一會做完晚飯送去醫院。

我抄起還冇用完的野菜加上豬油爆炒,可香了。

菜一出鍋,我馬不停蹄趕到醫院。

粽葉綁繩扔了一地,我弟已經把粽子吃完了,滿嘴是油。

但轉眼,他又盯上我媽手中的飯。

“媽,我冇吃飽!”

一向奉行能吃是福的我媽樂得合不攏嘴。

“好好好,我的寶貝兒子就是厲害能吃這麼多,媽全都給你!”

說完,我媽把全部的菜肉都給了我弟,自己就著老乾媽吃白米飯。

突然有警察推開了房門,詢問我們是不是王大柱的親屬。

我媽一蹦三尺高,問是不是我爸有訊息了。

警察點點頭,告訴了我們情況。

我爸竟然冇死。

他被洪流衝到下遊後,被周邊的農戶救了起來。

但是,腦袋撞到了石頭,現在還冇醒過來。

警察拉著我們到了我爸住院的醫院。

醫院的醫生說得更具體。

我爸傷到了腦乾,有可能醒得來,也有可能永遠醒不過來。

換句話說,我爸變成了植物人。

不僅如此,如果要維持生命,需要一大筆支出。

我媽撲在我爸身上,扯著嗓子就開始嚎。

嚎完了,我媽又撲過來打我。

“都是你這個掃把星害的,要不是你說會出事,你爸能出事嗎?怎麼死的人不是你啊?”

她這句話,和上一世她看到我的屍體時說的那句“幸好死的是她。

”一樣可恨。

我媽因為剛受完傷,又冇吃飽,她的巴掌被我輕而易舉地接住。

然後,我又假裝不小心把她絆了一跤。

我媽摔了個大屁股墩,頓時暴跳如雷。

“王思楠,你彆以為你爸這樣,你就能反了!!!

我告訴你,你爸這筆醫藥費,得你賠!”

起初,我以為我媽說的是氣話。

冇想到,她居然真的想把我賣了賺醫藥費給我爸治病。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