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她天生反骨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公主她天生反骨

公主她天生反骨
公主她天生反骨

公主她天生反骨

純鹿人
2024-05-27 17:51:18

溫婉重生了,重生成了渣男的女兒。他曾溫情繾綣,執手起誓:“婉兒,此生隻對你一人真心。”可他後來牽起了大將軍女兒的手:“婉兒,她的家世能助我成事。”從此,他為拉攏各方勢力,接納了許多彆人送來的姑娘。寧墨玉啊寧墨玉,你既無法給我一心一意,何苦當日給我承諾,娶我進門,把我扯進那權勢鬥爭之中,害我無辜喪命。看著渣男榮登九五之尊,受萬民朝拜,溫婉指天誓約:“你既為了皇帝寶座,負我一世真情,他日定將你踩於腳下,見我鳳皇榮光。”從此宮中多了一位天生反骨的公主,天天折騰得滿宮不得安寧。後詩有雲:鬥宮妃,陰姐妹,小小公主,天生反骨。廢渣男,登皇位,身著龍袍,君臨天下。——寧墨玉,想不到吧,你爭奪了一生的東西,如今都是我的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突然,溫婉被騰空抱起,韓羽朔看著溫婉的大眼睛,含情脈脈承諾:“我會給你燒紙的。



聲音從淡淡的晨曉中,背光傳來。

清澈如流泉般的嗓音,優雅如古琴奏出的曲調,卻如同魔音一般,在溫婉耳邊說,會給她燒紙的。

溫婉心下一驚,還不等想明白,韓羽朔已經抱著她出去了。

他要乾什麼?

眼見他往禦花園東邊跑去,又想起他剛剛打聽寧明珠的住處……溫婉有點明白了。

昨天整不死寧默傑一家,今天再來嗎?

如果能成功嫁禍寧默傑一家殺了公主,寧墨玉一定會和寧默傑關係決裂的。

看來抱著自己的這個小崽子,和寧默傑他們有仇啊,難怪昨天會有那麼古怪的動作。

溫婉打了個飽嗝兒,皇宮真是個吃人血饅頭的地方,連一個小小孩童都被當成爭權道具。

但溫婉是那坐以待斃的人嗎?

溫婉一腦袋撞向韓羽朔胸前的傷口。

又恨,又絕。

纔剛換了藥的傷口,又開始涓涓流血。

溫婉對著傷口,拳打腳踢,放肆哭鬨,想引來眾人。

韓羽朔若想成功嫁禍寧默傑,就不可能現在那麼多人麵前動手。

所以溫婉必須在韓羽朔到達寧默傑住處前,把其他人引來救自己。

也不知溫婉是什麼倒黴體質,哭鬨了一會兒,竟然冇一個人路過。

眼見離寧默傑住的地方越來越近,溫婉扯出頭上幾條毛勉強纏住的髮簪,對著韓羽朔胸前血淋淋的傷口,精準一捅。

再攪拌了三圈。

韓羽朔猛地一機靈,當即腳步,看了眼懷中的孩子,他真的冇力氣了,隻能就近把孩子放到池塘邊上。

他握緊了拳頭,疼得呼吸開始困難。

而溫婉一臉戒備,手上緊握的簪子還一滴一滴地掉著血。

輕敵了。

韓羽朔知道,假如他還想搞事情,她會換著法子傷害他,阻止他。

韓羽朔嘴角緩緩拉開一個戲謔的弧度,這個小人兒,隻有他兩個頭那麼大,竟然察覺出自己有危險,好知道保護自己。

溫婉冇哭冇笑,瞪著眼睛仔細瞅著韓羽朔,不像個嬰兒。

姓韓的這小屁孩,心思深沉到這個程度,冷血到寶寶的命都當成道具,她,記住他了。

不過,最起碼韓羽朔不會在禦花園殺她了,不然冇辦法嫁禍給寧默傑。

兩人僵持著,身後終於傳來了腳步聲,溫婉放鬆了些,隨即,傳來的竟然是寧桑榆的聲音。

“堂姐,昨天到底怎麼回事啊?”

寧明珠長長地歎了口氣說:誰知道寧青雲哪兒來的刀啊,還懟準我胸口,我動都不敢動。



“那你後來為什麼又扔了她?”

寧明珠眉頭及不可見地皺了皺,能不能彆提這話題了,她被人問幾萬遍了,很煩啊!但她還是仔仔細細地回答寧桑榆。

“我說了你信嗎,後麵有一股力量催著我往前傾,刀尖都紮進我的肉了。

我不扔她,死的就是我,被她的刀紮死的。



寧明珠跟背書一樣回答,頓了頓,接著又神秘兮兮問,“禦花園是不是不乾淨啊,有邪氣。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