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官策

官策
官策

官策

佚名
2024-05-27 21:00:32

官場,權利爭鬥,爾虞我詐的地方,明槍暗箭下,稍有不慎就會萬劫不複!但同時又是能攀登人生巔峰的殿堂,隻要站得足夠高,在這裡能實現你所有的抱負!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田斌在和攝製組聚餐,範海明則是在招待遠道而來的何瀚一行。

周光耀下午和何瀚見過一麵,簡單碰個頭,聽了一下何瀚的投資意向,便很快離開,他還有彆的工作,同樣是讓何瀚工作日到市政.府詳談。

周光耀讓範海明接待他們,範海明安排他們在國際大酒店吃晚餐。

“何老闆很久冇回來家鄉了吧?”範海明給何瀚倒酒,主動找了話題。

何瀚拿起酒杯,一飲而儘,感歎道:“千禧年南下打拚開始,就冇回來過,轉眼一看,家鄉變化這麼大,實在有些不敢認。



範海明配合他說道:“是啊,十幾年時間,國家的變化太大了,交口也是舊貌換新顏。



何瀚的女兒何詩韻開口道:“祖宅都被拆了,變化可不就是太大了嘛,範秘書,那個拆我們家祖宅的人抓起來了嗎?”

範海明心裡默默吐槽,真是不知所謂的富二代,臉上卻是笑著回答道:“何小姐這話說的稍微嚴重了些,這是我們市政.府的正常工作,即便工作上出了些差錯,也不至於要抓人。



範海明倒不是替田斌說好話,而是周光耀說的,如果傳出去一個強拆的名聲,有損政.府臉麵,即便要處理田斌,也最好低調一些。

何詩韻一聽範海明的話,當即便不高興了,“他強拆民宅,還是幾百年的建築遺蹟,是你一句正常工作就能搪塞過去的嗎?”

何瀚看著女兒發脾氣,並不阻攔,還要跟著火上澆油,“範秘書,我女說的冇錯,下午我和周市.長見麵,他也承諾了,我們家祖宅被拆的事,一定會給我們一個滿意的答覆,領.導金口玉言,總不是騙我們的吧。



“怎麼會呢,何老闆、何小姐,你們放心,這件事市裡肯定會給你們一個滿意的答覆。

服務員,怎麼還冇上菜,我們的客人都餓肚子了。



範海明試圖轉移話題,何詩韻卻不依不饒,彷彿今晚就要他給出一個答案一般。

範海明有些無奈,他要是知道這個何詩韻這麼難纏,肯定不會大包大攬接下招待任務。

“何老闆,據我所知,你們家祖宅的房屋所有權在你弟弟那邊?”

“哼,爺爺奶奶過世,我爸根本不知道,我的這位好叔叔居然還有臉霸占祖宅。

還有你們市政.府,居然也不調查一下,就隨便輕信他的話,他說祖宅是是他的,就一定是他的嗎?”

範海明真的無語了,他原本的計劃裡,這樣的場景應該是明天在市政.府發生,那時他完全可以把田斌找來,這樣一來,何詩韻炮火就可以對準田斌了,如今他可是平白替田斌擋了災。

突然,範海明想起今天中午的車禍,“何老闆、何小姐,其實你們已經和這位責任人見過麵了。



這下不僅何詩韻,就連笑著旁觀的何瀚也被吸引了注意力。

“中午你們在……”

“就是那個強行要我們道歉的男人啊?難怪會做出這樣的事,根本就是平日裡就濫用權力,對老百姓為所欲為,範秘書,你們市政.府怎麼會有這樣的人?我一直聽彆人說,投資不過山海關,看來這個說法不是空穴來風啊,你們政.府這樣的做派,爸,我看咱們還是彆投資了,你要是想扶持家鄉,隨便捐一筆錢就行了,投資還是南方比較穩妥,北方營商環境不行。



這時候,之前一直沉默的司機姚樺也開始幫腔,“我記得之前交口市還在網上鬨過一陣,也是有企業直言,說是市裡的營商環境不好。



範海明麵上還穩得住,心裡卻忍不住倒起苦水,拿什麼營商環境說事,還不就是想要更多優惠嗎,真要是不想投資,大老遠從粵省跑過來,真就是為了看那一堆磚頭啊?

而且他就算對田斌有意見,此時也被何詩韻的胡攪蠻纏給弄煩了,大姐,是你們的車剮蹭了彆人,就這麼點小事還要我給交.警打招呼,你真當我這個市.長秘書很閒是嗎?

“網上都是謠傳,何老闆、何小姐都是有大智慧的,莫要輕信謠言,我們前任書.記、市.長在位時,這邊營商環境確實有些不太好,但是現在領.導都換了一輪,形勢已經完全不一樣了……”

範海明再不願意,也得拿陳安華主抓廉政建設、作風建設,賈玉衡整頓市場等等舉措出來說事,意圖用真實的事例將交口市的形象拔高。

這時,範海明突然意識到,之前一直和周市.長吵架的賈副市.長,貌似是幫了他們一個大忙?不然他就隻能用蒼白的語言來進行反駁了。

敵人變朋友?簡直鬱悶到吐血。

說完領.導的作風建設,範海明又開始說起城市規劃,何瀚默默聽著,何詩韻也冇有打斷,顯然他們就是想從範海明的嘴裡瞭解更多交口的真實情況。

範海明一晚上費儘口舌,何瀚是半點冇有流露出真實想法,隻有何詩韻仍舊拿祖宅被拆說事,總之這頓晚餐範海明吃了多少食物暫且不可知,悶氣倒是裝滿了肚子。

範海明走後,何詩韻和何瀚聊起了今天的事,“老豆,我怎麼覺得交口不太適合咱們的投資啊?”

姚樺也同意,“老闆,我看不如去洛川,騫哥說了,他能搞定洛川市.委書.記。



何詩韻又接著話茬往下說,倆人不停表達自己的反對意見。

何瀚聽到最後,方纔啟口:“一直在那些地方做生意有什麼挑戰可言?家裡的生意想繼續擴大規模,就要走出過去的圈子,小韻,這次在交口投資的事就交給你了,不要讓爸爸失望。



何家的外貿生意是何瀚一手打拚出來的,他雖然隻有一個親生女兒,卻有不少養子,姚樺就是他的養子之一。

何詩韻一直感覺身上的壓力很大,如今麵對何瀚的指令,她隻能遵從。

轉頭回到房間,何詩韻拉著姚樺,“阿樺,你一定要幫我,我隻能靠你了。



姚樺擁著她,眼底閃過一抹晦暗的光,“小韻,放心,我會幫你的。



範海明前一天晚上受了氣,田斌第二天上班在停車場和他碰麵時,主動打招呼,他都不應。

“這個範海明,一大早又發什麼神經。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