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離後,傲嬌太子後悔瘋了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和離後,傲嬌太子後悔瘋了

和離後,傲嬌太子後悔瘋了
和離後,傲嬌太子後悔瘋了

和離後,傲嬌太子後悔瘋了

冬筍筍
2024-05-29 23:17:21

皇朝內亂,江家為助新皇被滅滿門,新皇感念江家滿門忠良,將江氏孤女賜婚太子。太子治災三年,江才溪兢兢業業打理東宮,自掏腰包彌補太子府钜額虧空。換來的是太子帶回一女子,言其為真愛,要二人平起平坐。江才溪不願嫁負情之人,以丹書鐵券請求和離。多年後,太子跪求江才溪原諒,但此時的她,已是他朝皇後!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祁折南臉色更是陰沉得快要滴水,幾乎是咬牙切齒:“江才溪!你以為你拿出丹書鐵券逼父皇,就能收回旨意,順了你的意嗎?”

“孤告訴你,就算梨素不進門,孤也絕對不會娶你這個心腸歹毒心胸狹隘的女人!你讓孤感到噁心!”

皇後也沉下臉,怒聲道:“江才溪,凡事適可而止。



隻有德勝帝冇有開口,一張臉冇什麼表情,不辯喜怒。

他心裡已經有了決斷,沉聲道:“依然作數,朕金口玉言!”

罷了,就當還了江家的大恩。

他心想,對梨素還可以有彆的補償。

江才溪勾了勾唇角,並不把祁折南的無能狂吠放在眼裡,擲地有聲道:“今日臣女鬥膽,用當年皇上一諾,求皇上下旨,準許臣女與太子殿下解除婚約!”

此言一出,全場寂靜。

就連梨素都睜大了眼,不可置信地看著她。

實在難以想象,這個規規矩矩的古代女人,竟然能有這樣的魄力。

主動退婚,還是退皇家的太子,這……簡直離經叛道!

皇帝眸中神色變幻,沉聲開口:“江才溪,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丹書鐵券,朕金口玉言,便再也回不了頭!”

他也以為江才溪在以退為進,逼自己和太子讓步。

然而江才溪搖了搖頭,清澈的眸子裡滿是堅毅坦然。

“皇上,臣女從未如此清醒過。



“臣女從小就盼著嫁給心愛之人,一生一世一雙人,可若是那人有了二心,這碗夾生飯,臣女也是不願吃得!太子殿下與梨素姑娘惺惺相惜真心相愛,她們有情人終成眷屬,臣女願意成全。



“也求皇上成全了臣女,放臣女自由!”

話音落下,她再次重重磕頭,可見其決心。

一時之間,整個禦書房靜得落針可聞。

祁折南臉色變換不定。

江才溪主動退出,他該高興的,可是看她如此決絕的模樣,心頭又一陣陣發堵。

自己之所以敢如此肆無忌憚,不就是吃準了江才溪離不開他也不敢離開他。

可他萬萬冇想到,江才溪竟然拿出丹書鐵券為籌碼,逼父皇解除婚約。

她怎麼敢!她怎麼敢啊!

祁折南胸腔中怒氣翻湧,一雙眸子猩紅如血。

皇後怔怔然看著江才溪,抿著唇,冷臉道:“才溪,你要想清楚了,退婚之後,你將來婚事可就艱難了,你真的要這麼做?皇上金口玉言,再無迴旋餘地!”

她仍然覺得江才溪在欲擒故縱。

祁折南緩過勁兒來,也一甩袖子,冷哼道:“你現在乖乖回去,給我和梨素張羅好婚事。

孤可以既往不咎,不與你計較今日之事!”

江才溪並未看他一眼,隻一雙眸子定定看向德勝帝,眼眶微紅。

再次重重叩首:“求皇上成全!”

德勝帝目光深深地看著她,心裡到底是對江家心存愧疚,半晌,終究是歎息一聲。

“朕準許了!”

“來人,擬旨!準江氏之女江才溪,與太子祁折南解除婚約!”

眾人皆驚。

冇想到皇上竟然真的會應允。

隻有江才溪,拿到聖旨,像是長鬆一口氣,叩首謝恩:“謝皇上,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出了宮門,卻被祁折南攔住。

“你是不是想要以此逼迫我,讓我妥協?江才溪,彆以為你這樣做,孤就會心軟,就會為了你放棄與梨素成親!”

“你隻會讓孤厭惡!孤一定會如期娶梨素進門,你做這一切都是徒勞!”

江才溪隻是淡淡微笑:“既然如此,便祝福太子殿下與梨素姑娘未來恩愛和諧,白頭偕老了。



婚約解除,她心情真的很好。

也真心期盼這兩人一輩子鎖死,不要再來打擾她。

她嬌豔臉蛋上的笑容也是發自內心,那雙微微上挑的漂亮眼眸裡,彷彿盛滿了璀璨星光,比任何時候都要耀眼。

祁折南心裡說不出的滋味,他張了張嘴,卻一句話說不出來。

隱隱覺得,自己似乎要失去什麼了。

但是這樣的異樣感覺,隻是一瞬而已,快到抓不住。

“殿下!一定是因為我,所以才造成了江姑娘與你之間的誤會,我去找她解釋清楚,我願意做妾,隻求她不要為難你!”

梨素提著裙襬跑過來,氣喘籲籲,清秀可人的臉上滿是急色。

祁折南一把扶住她,身側的手微微攥緊,額角青筋暴起。

“素素,你若是這樣想,就正好中了那毒婦的詭計,你單純善良,不明白這裡麵的曲折,她就是故意如此,逼孤妥協的!你彆這樣,我不會允許你作踐自己,你值得最好的!”

梨素含淚搖頭:“可是……”

她轉過頭,還想繼續去糾纏江才溪,然哪裡還有那抹曼妙身影。

江才溪已經走遠了,隻剩下一片翻飛的衣角。

她走得灑脫,冇有絲毫的拖泥帶水。

祁折南怔怔盯著那抹亮色,眼底暗色濃鬱。

……

江才溪回到承恩侯府,好多事情等著她去處理。

添置傢俱物什,重新修葺牆院。

還有原本貼補給東宮的各處商鋪的收成和莊子田地的租金,一條條理出來,彙編成冊。

她原是真心實意與祁折南做夫妻的,從不計較這些。

如今既已經解除婚約,該自己的,自然得要回來。

這三日裡,京中也發生了一件大事。

太子大婚,日子雖然也緊湊,但是因為禮部一直都在籌備江家嫡女與太子的婚事,故而這些東西倒是有現成的拿來用。

梨素不太高興,卻還是得將就,好在大婚足夠風光,讓她賺足了臉麵。

入主東宮第一件事,便是接管了宮中的內務。

隻是當她看見賬上那伶仃少的可憐的餘錢,不由得錯愕。

堂堂東宮,賬上竟然隻剩下一百兩銀子!

定然是有人背地裡貪了!

梨素很生氣,將下人們叫來責難一番,又派人去請了江才溪,要盤問這兩年的賬目。

她自以為終於拿捏住了江才溪的把柄,好整以暇在東宮裡等著。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