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親失敗後,我嫁給了小叔叔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和親失敗後,我嫁給了小叔叔

和親失敗後,我嫁給了小叔叔
和親失敗後,我嫁給了小叔叔

和親失敗後,我嫁給了小叔叔

鶴舞流光
2024-05-27 20:58:47

【運籌帷幄重生嫡女】vs【處心積慮腹黑太師】宋家嫡女宋玉琅鐘靈毓秀,持重端惠,卻一時心善引狼入室。父兄慘死,姐妹含恨,唯有外室妹妹楚楚可憐:姐姐,我代你出嫁,你若不和親,如何與天下人交代?被迫和親,身逢亂世,含恨而終。一朝重生,逐外室,滅惡人,平敵國,定乾坤。虐渣之路上,攝政太師冷似冰雪的目光卻彷彿能看透她的心。宋玉琅記得,前世慘死,唯他懷抱自己,垂淚哽咽。這一世,她主動找上門來。她道:太師可要同小女子合作共創大業?太師傲嬌:大業共創,旁人若想分一杯羹,代價可不小。宋玉琅:不知太師所求何物?玉琅原儘數取之。太師勾起她的下巴,笑得分外微妙。“代價是要你以身相許,你可願意?”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卻聽宋玉琅淡淡道

承讓

宋玉瑤險些將剛入口的茶噴出來

宋嬌的目的原是想借宋玉琅低頭來顯示自己的得意

卻不想宋玉琅絲毫不按她心中所想的謙虛禮讓

反倒乾脆利落地坐實了宋嬌不如自己之事

估計現在宋嬌隻怕肺都要氣炸了

而宋嬌臉色也果真隨著宋玉琅的話難看了幾分

可話是自己說的

當眾也不好譏諷

便隻得乾笑一聲

憋著一股火氣坐下

吃過茶點

眾人便坐上了趕往綠柳山莊的馬車

西南王府原是位於京中

隻是夏日炎熱

為避暑

文溪郡主便將宴席設在了城東的綠柳山莊之中

宋玉琳三姐妹共乘一車

到了私下裡

宋玉瑤才忍不住笑出聲來

幸災樂禍道

方纔瞧二姐姐的臉色

紅一陣白一陣的

快跟衣裳一個顏色了

宋玉琳道

你說你們兩人

都是宋家姑娘

有什麼好爭的

外人看去

像什麼樣子

誰說我跟她爭了

宋玉琅反駁道

分明是她成日裡與我看不過眼

姐姐不知

她身上那件雲錦本是十妹妹為我挑選的

我生怕她與我爭這才送予了她

誰知她還是有意與我爭先

我自然不會忍讓

宋玉琳歎了一聲

你二人

果真是對天生的冤家了

宋玉琅笑道

隻是這冤家

我可不願與她聚頭

躲過去不曾生事也便是了

馬車在三人的說笑聲中飛馳而去

而此刻

太師府中

藥香混合著熏香

濃鬱的有些刺鼻

謝挽除去女裝

換上了一身青衫

以同色的髮帶束起一頭墨發

額頭光潔如玉雕

掌中不離手的團扇也換成了摺扇

瘦白的腕子在青衣之下更顯玉色

雖著著男裝

但因五官過於女相

便愈發顯得輕盈如煙

彷彿下一刻便要乘風而去

位列仙班

而他眼前的公子立於窗邊

手中盤著鐵核桃

盯著門外默然不語

隱匿於香霧之中

待煙霧散去

才驚覺此人長身鶴立

墨發玄衣

年少華美

不言語時便隱隱帶著肅殺之氣引人畏懼

正是名滿天下的當朝太師

蕭寄吟

他周身殺氣不曾收斂半分

任由顯現

然身側的謝挽雖是男子

但柔和之氣卻還是將那殺氣輕而易舉地中和

二人身處一處便是分外和諧

謝挽淺淺嗅了一口方纔燒出的香氣

綿柔如月

清冽如雪

果真是好香

他讚了一句

卻又話頭一轉

語調之中頗為遺憾

隻是

少了一味香引

若能補上

此香便可登峰造極

他惋惜

卻也知此香已算差強人意

便抬眼道

陌玉

倒不知這半截殘香方子

你是從何得來

竟這麼急叫我前來調製品味

窗邊的蕭寄吟卻是心不在焉

聞言

便下意識想到了前幾日之事

少女猝不及防

開門之時驟然入懷

驚詫慌張

如驚弓之鳥

卻遊刃有餘將冒犯自己的徐家女藉口發落

又大膽出言求助

雖不知徐家為何會對宋老爺下手

但卻因禍得福

讓他得了這半截殘方

隻是

宋玉琅之意當真隻有救下宋老爺一樁

更何況

她一個深閨女子

是如何得知徐家陰謀的

陌玉

陌玉

你怎麼了

他因這些疑問而發著呆

那邊謝挽問了一遍

見未等到回答便出言催促

蕭寄吟這纔回過神來

前因不願多言

便簡明扼要

這便是未完成的謝家香

謝挽聞言不由當即一愣

京中有詩雲

百香臨雙謝

千藥登極峰

詩中雙謝便是指同樣以造香為生的兩處謝家

而震驚天下的謝家香

便是稱為百香府的南謝家所做

謝挽

則是被稱為千藥府的北謝家人

製作香料的香材之中大半亦需藥材入香

而香材也常常需要入藥

因此兩謝府雖水火不容卻也是誰也離不開誰

直到百香府南謝家一夜抄家

俗話說

兔死孤悲

謝挽的祖父在目睹了南謝家抄家後便大哭一場

次日便辭官歸故裡

再不涉足官場

當年的百香千藥兩府到如今也幾乎無人提及

但謝挽卻也敢斷定

若真正的謝家香問世

必然將在大梁掀起一場狂風巨浪

他不可置信

這半張香方

便是那被滿門抄斬的謝家所留下的謝家香

蕭寄吟道

當初徐家告發了南謝府

導致謝家被抄了滿門

這半張殘方乃是我從徐家偶然所得

我亦是不敢確信這才找你前來

他轉過身來



這最後一味

你可有法子幫我破解

謝挽搖著摺扇

笑出了幾分瀟灑不羈的味道

我若是有這本事

當初百香府之名豈會落到南謝家的頭上

你也太看得起我了

蕭寄吟道

北謝府自歸隱後便一向擅香

再說你本就在藥材堆中長大

識得世間藥材不止千萬

有你出手相幫

我也好放心些

謝挽眼珠轉了轉

忽而笑道

聽阿軒說

你交好的宋府有一個神神秘秘小姑娘最是聰慧鬼靈

陌玉可要求她一求

他這一句

原本毫無波瀾的心頭彷彿早已平靜的海麵忽然掀起海浪

重重地拍打著礁石

盪出層層水花

蕭寄吟強忍下心頭異樣

定住心神

這才淡淡道

那姑娘算起來

我當要稱一句侄女

未曾出閣

年歲尚小

且宋府不過禦膳之家

何曾能在香上出力

謝挽點頭道

也是

雖說那小丫頭神神秘秘

但是如今已在旁人身上放了心思

即便你有意求她相幫

她一心撲在旁人身上

哪還有心思理會你這個叔叔遇到何難事

他意味深長

蕭寄吟聞言卻並無半點反應

隻蹙了蹙眉



這話是何意

謝挽看熱鬨不嫌事大

添油加醋將前日裡宋玉琅如何美救英雄漢的故事一字不差地講了一番

末了道

如今宋三姑娘擺明瞭已是芳心暗許

自然不能在此事上有所助力

他有意這般說

然而隻瞧蕭寄吟

卻隻是哦了一聲

便轉過身去

隻細細檢視案上不計其數的香料

唯有掌間鐵核桃

卻不自覺被捏的粉粉碎

從指間漏了滿地狼狽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