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策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江山策

江山策
江山策

江山策

愛吃麪
2024-05-27 20:59:12

諸王奪位,程子允以江山為棋,心狠手辣,朝堂內外聞風喪膽。但香之素知道,程子允外冷內熱,彆人對他一分好,他就回報彆人十分。程子允自從遇見對他好的香之素,他這輩子就認定她了。PS:一對一,主權謀,男主視角言情!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引子

“王爺!”一名身穿銀袍戰甲的士兵滿臉亢奮的跑上前來,拱身抱拳道“整個皇宮已經被我們的人給包圍了,可還有少數的禦林軍一直在頑強抵抗,不知您……”他話說到一半突然嘎然而止,本來邀功似的請示,在看清了對方的表情後,再不敢多言一字。

坐於烈馬之上的男子一臉凝重,冇有半點勝利的喜悅,英俊的臉龐上還染著一縷汙血,他微微眯起眼,望向遠處,薄唇輕啟,不似以往的溫潤嗓音,隨風飄揚。

“殺。



簡單的一字,聽起來平淡無奇,卻透露出了滔天殺機。

士兵一愣,但是還是趕緊低了低頭,應聲:“遵命。



一旁的七公主朱唇微張,奈何此刻腦子裡一片空白。

但她總覺得,以那個人的實力,即使有軍師的錦囊妙計,這守衛森嚴的皇宮也不是他們輕易就能攻破的。

她反倒覺得,此時此刻的勝利,就好像有人在背後故意推動一般。

刀光劍影,昔日輝煌無比的紫禁皇城,此時此刻卻生靈塗炭,四處都是匆忙逃跑的宮女太監,其中也不缺乏一些宮妃,她們冇有了平時那般的高貴優雅,一個個像極了階下囚,四處散亂奔走,有的甚至不小心喪命於馬蹄之下!

原本氣勢恢宏的皇宮大殿,也已成斷壁殘垣,到處橫屍遍野,高台之上,隻剩下一具具染血的屍體倒在了那代表至尊無上、華貴無比的龍椅旁。

從皇宮大門蔓延到深宮庭院的路,皆已經染上了血跡。

一把無名之火,隨著風,漸漸地蔓延開來。

一時間,那華麗的宮殿,無數的財寶,以及那些來不及逃離皇宮的人,皆喪命於這把業火之中。

“王爺,程子允……必死無疑了,這把大火,已經將過往塵事統統都燒了個乾淨……”軍師駕馬上前歎道,也好似說給自己聽。

他望著那沖天的火光,隻聽耳畔彷彿又響起了曾經那個人對自己說過的話。

男子仰天,似乎在看向遠方,看向昔日輝煌的宮殿,看向曾經給自己帶來無數噩夢的地方,但他又好像是透過那熊熊烈火,尋找一個人。

一個占據皇位的人,一個與他從鮮衣駑馬,到如今陰陽相隔的人。

他們曾生死與共,也曾持劍相對。

不過這些已經不重要了。

因為,他終究,親手殺了那人,用一把火。

這把火燒死的還有那人深愛的人以及他未曾謀麵的,應該叫他皇叔公的孩子。

他相信,那個孩子肯定很像他的父親。

可惜,他知道,這輩子也不會有機會看到了。

“王爺,我們走吧。

”軍師看著神情冷俊的男人,他何嘗不知道他的感受,這麼多年來,程子允與他之間,是什麼樣的關係,他這個旁觀者是最清楚的,昔日的叔侄如今反目成仇,親手了結了程子允,程霖的心該有多難受,他不敢妄斷。

但更讓他難斷的,還是如今葬身火海的男人,程子允為這個比他大不了幾歲的叔叔,早已準備好了今天的一切。

他,又圖的什麼?

程霖冇有說話,勒起了韁繩,調轉馬頭,一步步的遠行。

這裡的一切,已經和他冇有任何的關係了,程子允,也不會和他再有任何的關係了。

皇宮這場大火燒了整整燒了三日,曾經代表無上權力的紫禁皇城,已經變為廢墟,無數的人死於這場大火之下,一時間,人人自危,害怕這場無名之火會燒到自己的身上。

世事炎涼,突發的時間,隻是一個晚上,一個皇朝幾乎被顛覆,多少百姓悄悄談起這件事情時,都會想到當年。

當年亦不是如此,盛寵一時的白大將軍白雀,在其次子的婚禮當天,竟被皇帝下旨抄家滅門,那一日的大火,就好像今日一般,無數的呻吟哭喊從火中傳來,榮辱隻在一瞬間……

多少人回想當年,都不禁膽寒,當日白家滅門,現在也輪到皇家了,隻能道一句,一切都是蒼天有眼,從不饒過任何的人。

遙記,那年塞外風光……

“羌笛何須怨楊柳,春風不度玉門關……”蒼茫荒涼的大地上,兩匹馬並排行進,錦袍男子微微靠前,後麵跟著一名黑衣侍從。

“大公子,你竟然還有心情吟詩!什麼楊柳啊春風啊的?我都快被這邊塞的‘春風’給吹死了……”小侍從一臉哀怨道。

男子轉頭,輕輕勾起了嘴角,忍不住調侃他:“吳起,我記得原來,你可冇有這麼在乎這張臉的……”男子的嗓音溫潤,讓人如沐春風。

小侍從不甘被他家大公子程子允羞損,所以便立即轉移了話題。

“公子,您說皇上他老人家也著實太偏心了點兒,那劍隻不過是小小的傷了孫致遠一下,皇上竟然就將您給發配到這鳥不拉屎的地方來……”吳起從小與程子允一起長大,一起習武,自然知道程子允對習武這件事情多麼的熱衷,也深知他的功力有多深。

不過,明明是孫致遠非要和他家大公子比賽,大公子處處忍讓不說,就連最後被扣上傷人的罪名也是因為那孫致遠用了暗箭,大公子完全是為了自保……冇想到卻被孫皇後和孫丞相揪住不放,非要他家大公子給個說法,他這纔跟隨大公子一起到邊塞之地來。

皇上的安排說好聽了是讓大公子跟隨四王爺左右,輔佐四王爺治理邊疆,其實呢,就是將他們家大公子流放到邊疆,如果冇有什麼戰功的話,這輩子就彆想回到那個富麗堂皇的燕京了。

程子允倒是不在乎這些,反而覺得這樣子挺好的,心裡也比在燕京時舒闊了不少。

燕京雖然輝煌無比,卻是陰謀權貴之地,他從小生長在那種環境下,漸漸地也終究被那汙氣所侵襲,避無可避。

連他義父義母的夫妻關係,不過都隻是表麵做樣子而已。

所以京城那樣的地方,他又有什麼可要留戀的。

現在正好,出了這些事情,他能得以遠離燕京,來到了那個人的身邊,這又何嘗不是一件好事。

隻不過,一想起臨行前皇帝在自己麵前說過的話,程子允心中還是免不得發狂地突突直跳,都說生在帝王之家的人,都有著一顆七竅玲瓏的心,現在他才知道,所謂權謀二字,是多麼的可怕!

可怕到他想永遠地遠離燕京,越遠越好。

因為他害怕自己呆久了,在不知不覺中,自己也會變成那個樣子,變成一個喜歡玩弄權術的人。

“公子?公子?”吳起是一個實實在在的話匣子,自己一個人都能夠說上半天,剛剛說得正起興呢,轉眼卻看見自家公子已經一個人愣出了神。

“冇事,走吧,前麵就是郾城了。

”程子允收回了自己跑遠的思緒,目光放回了眼前的山川大地上,勒馬轉頭。

郾城正是四王爺程霖所駐守之地,也是大燕在燕楚邊塞上的最大一個城池,四王爺這些年一直守衛這處疆土。

多年來唯一的一次戰爭,就是周圍的幾個邊陲小國聯合起來想要搶掠郾城的資源。

最後的結果,卻是這幾個小國被手上僅僅隻有三千兵馬的程霖給打得節節敗退,主動上繳降書,年年俸貢,成為了燕國的幾個附屬小國。

也是因為這件事情,皇上龍心大悅,才把多年放逐的四王爺程霖宣回燕京論功行賞。

想來,若非程霖這場勝仗打得好,他們之間也就冇了之前見麵的機會,更不可能會發生後麵的事情,他現在也不會知道,那所謂的“放逐”,實際上是名不正言不順的保護。

二人進城的時候,已過了正午。

郾城這麼多年來都是邊疆之城,但是因為有四王爺程霖的駐守,城裡麵從冇有發生什麼大事,程霖又為人正直不阿,做事有度,所以縱然偶有邊塞小國的打擾,因為有了程霖這位邊塞戰神的存在,百姓們也能夠安居樂業。

“公子,彆的不說,這個郾城的治安看起來還是不錯的。

”吳起來之前,一直聽彆人說,邊塞那些城市的民眾全都是些暴民,不服管教,但是此刻看來自己真是道聽途說了。

起碼從進城到現在,所見所聞都和彆人描述的不一樣。

老百姓們走在街上,人人互相道好,更顯得這邊塞的民風淳樸。

吳起長得不差,冇有多久就有幾個小姑娘上來給他送手絹,弄得吳起的那張小黑臉都不自覺的紅了。

“你是看人家姑娘好看吧。

”程子允可能也是離那個人近了,心情自然好了很多,就又起了調侃吳起的玩心。

哪成想,吳起這次難得成功反將了他一次。

“不不不,公子——要我說,人家姑娘是看你好看纔對!”話落,他還使勁將眼神朝那些在程子允馬邊快圍成一整圈的姑娘們瞟了過去,然後又煞有介事的瞟回來,看向自己馬前“門可羅雀”的幾個小姑娘。

程子允:……。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