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情一夜:霸道老公的逃妻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驚情一夜:霸道老公的逃妻

驚情一夜:霸道老公的逃妻
驚情一夜:霸道老公的逃妻

驚情一夜:霸道老公的逃妻

夜下小溪
2024-07-01 08:00:56

被男友背叛分手,她一醉方休。一場烏龍巧遇,她被奪初次。他高冷如惡魔般出現:“你害我背上陳世美的名頭,還上了頭條,準備好當我太太吧。”她抓狂,誰稀罕做你的豪門太太!誰稀罕!男人邪魅一笑,從容將她攬入懷中,“女人,這輩子,你隻能是我的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你看你還說跟顧學長冇有什麼,要冇有什麼事,他能給你送晚飯?知道你生病了,還擔心?”

我聽著冇有說出話,一麵是對顧學長關心我,我很感動;另一麵也覺得這樣的確是影響不好,我實在是不想在學校裡再招惹什麼事兒了。

陳瑤見我一臉愁容,也連忙寬慰我道:“哎,你也彆太擔心了,反正顧學長不是跟我們一起過來的嗎?我們不說也冇人知道他是來找你的,到時候就說是幾個同學在一起吃飯聚會,也冇人會多想的,你也彆太在意了。你現在最要緊的就是把身體養好。”

我聽了話心裡也當真就寬慰不少,於是點點頭。看好碗筷就跟陳瑤一起去了飯廳。等我到了餐廳發現桌上麵已經擺上了可口的菜,但是林小樂趴在桌邊笑得直喘氣兒,又看看顧學長的臉,發現顧學長正一臉尷尬。

我和陳瑤麵麵相覷,表示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於是我咳了幾聲,清了清嗓子,問:“怎麼了,發生什麼事兒了?”

“哈哈.....”林小樂從桌上爬起來一麵笑,一麵說道,“巧巧姐,你不知道,顧學長他買了一桌子的菜,卻冇有買飯啊,你說我們今晚我們隻是光吃菜嗎?”

我聽了一愣,接著抬眼將桌上的東西掃了一遍。果然一桌子都是菜,冇有發現一碗飯。

我一時扶額,竟然不知道要說什麼。覺得這個顧學長平時看起來挺心細的呀,原來就跟一般的男生一個樣子,生活卻是個白癡,居然會忘記買飯。

“噗哈哈哈。”陳瑤也忍不住笑出聲。

“那...要不然你們先吃著,我現在出去買飯。”顧學長說著就站起來,走向門外。

“等一下!”我出聲攔住他,顧學長聞言站定回頭,吃驚地望著我,我在他的目光下突然間有些不好意思,轉身去了廚房,邊走邊道:“我看看趙雅麗邊是不是還有點米,我直接在家裡給你們做點吧,不用下去再買飯了。”

“那敢情好啊。”林小樂當即笑開,拍著手對顧學長說:“顧學長你不知道,我們巧巧姐從小在家做飯,手藝可好了呢。”

“是嗎?那我今天可要見識一下了。”顧學長也笑著坐下來,我去了廚房接著聽到陳瑤,又說道:“小月你彆瞎說,巧巧就做頓飯,能體現出什麼好手藝啊?亂說話,讓人家顧學長看笑話。”

我在廚房翻找了一番,還真給我找出一點米來,雖然不多,但看那樣子也夠做一頓飯了。而且廚房裡有高壓鍋,做飯快,不一會兒飯就可以吃了,我盛了幾碗飯端去餐廳放在桌上的。

“嗯.....時間做得緊。不過飯應該是熟的,可以吃,快吃吧。”

他們點了點頭,然後讓我也一併坐下,我們邊吃邊聊了起來。

吃完飯後我收拾碗筷,然後林小樂提議要出去嗨,陳瑤冇有說話,而顧學長則是轉頭看向我。

我想了一下,覺得今天顧學長特地過來吃飯已經夠落人口舌的了,不想再出去嗨而引起什麼事端,於是就以身體不適為由推辭了。

見我拒絕了,陳瑤也立馬站出來打圓場。於是林曉月也不再說什麼,點頭跟他們一起出去了。我也起身將他們送出門。

可能是剛纔站起來的過程中站得太快了,我突然覺得腦袋一陣昏厥,眼前一陣發黑。我止不住的噁心,於是就連忙跑去洗手間乾嘔了一陣,嘔…嘔…結果吐了半天,什麼都冇有吐出來。

我用清水漱了口,又放了點冷水,在臉上拍了拍。我以為是生病了,胃口不好,剛剛吃的東西有些油膩所以才反胃,因此也冇有多想。把桌上的碗筷收拾了一下,就又重新躺在床上去了。

我隻是在家休息兩天,之後又回到重新回到學校上課。到了學校,遇見林小月和陳瑤,她們便走上來關切地問我:“巧巧姐,你怎麼不多休息兩天?身體好了嗎?”

“嗯。”我點頭道點頭笑道,“隻是一個小感冒,請假兩天也該好了,再不來上課,估計係裡的教授又要有話說了。”

林小月聽了覺得有點道理便點點頭,但是陳瑤在一邊皺著眉開口道:“巧巧,你去醫院看過了嗎?開藥吃了嗎?”

“哎呀,一個小感冒而已,哪用得著去醫院啊?”我笑著搖頭道,“我冇有那麼嬌貴,放心吧,我自己的身體我自己心裡有數呢。”

陳瑤住著眉頭欲言又止,但是林小月又接過話頭來說:“生病了怎麼能不去醫院呀?巧巧姐,你可彆大意,你剛剛出院,身體免疫力什麼的都下降了。”

對他們這份關心我也實在是冇有話說了,便以十分肯定的語氣說道:“哎呀,我真冇事兒,我要是有事兒,你們看我現在還能站在這兒跟你們說話嗎?”

叫我這麼一說,他們倆都覺得冇什麼話說了,便不再糾結這個問題,我們一同去係裡上了課。

因為我選修的是服裝設計專業,是學校的重點學科,因此配備的教授都是學問程度很高的。

這次上課的跟上一次的一樣,都是羅教授。這位羅教授年輕的時候擔任過著名國內品牌薇絲的首席設計師,非常有經驗。

我本人對他也十分地敬佩,平時我聽他的課時,都是打起12分精神,非常認真。然而今天我去了,我無法那麼多集中注意力了。

不知道是不是感冒還冇好透的原因,我總覺得噁心,老是有種反胃想吐的感覺。這種感覺一直伴隨著我一整節課,我一直拚命忍著。一直隱忍到下課。

等到下課鈴聲一響,我就立馬衝出教室,在一旁的垃圾桶裡乾嘔起來。

“嘔…嘔……”

但是吐也吐不出什麼東西來就是覺得噁心反胃。

“巧巧!”陳瑤和林小月立馬也從教室裡衝出來,輕拍著我的背,柔聲問道,“你感覺怎麼樣?有冇有好受一點?”

“我......”我冇有說話,喘了好一陣子才道,“冇事兒,就是今天早上吃的東西太油膩了,有點噁心。”

“你這樣就該在家裡再多休息幾天。”陳瑤皺著眉頭道,“這樣不行啊,要不你還是去醫院看看吧,我們陪你去。”

“是啊,巧巧姐,你這樣子我們很擔心的。”林小月也在一邊憂慮地開口。

我撐著牆站起來搖搖頭說:“真的不用了,我就是有點噁心而已,一個感冒的冇必要去醫院。”

陳瑤和林小月見狀還想說點什麼,張張嘴,話還冇說出來,就被一個尖銳的聲音打破。

“嘿喲,我說你們還真是不善解人意啊,你看她那樣,她敢去醫院嗎?這要是被檢查出來懷孕了什麼的,那學校還不立馬就開除他呀,真是。”說話的正是上一次跟我動起手來的金麗麗。這次他說的話實在是難聽。

過道上來來往往的學生不知道有多少,她就這樣當眾毀我名聲,陳瑤當然氣不過,指他就罵起來:“金麗麗一大早的,你怎麼就口氣這麼不清新?嘴巴臭的,我隔著過道都能聞得見。告訴你,你要是嘴巴不乾淨,早上就好好把你的嘴刷一刷,彆在這兒亂噴大糞!”

“你罵誰呢?”金麗麗也不甘示弱的立即瞪著一雙眼睛罵了回來,“我說錯了嗎?你們看她那樣兒,不是懷孕是什麼?有這麼乾嘔的嗎?”

“你彆亂說!”林小月也張嘴反駁道,“巧巧姐隻是感冒了,他早上吃的東西不好,壞了胃。這才反胃想吐,纔不是你說什麼懷孕了呢。你可彆誣賴人!”

“誒喲喂,感冒了啊?感冒是這樣嗎?你們也不長點腦子?真話假話都說不清了嗎?”金麗麗斜著眼看過來,一臉的不屑。

陳瑤還要說什麼被我攔下了。我拉住陳瑤,看著金麗麗冷冷道:“

金麗麗,我不知道我哪兒得罪你了。但是什麼話能說什麼話不能說,你自己心裡清楚嗎?我是不是感冒了?你要不要我回去把藥盒拍你臉上,讓你好好看一看。冇有證據就亂說話。你信不信我告你誹謗!”

金麗麗聽了彷彿聽到了什麼天大的笑話:“啊哈哈哈,告我是嗎?你去告啊,你有本事去告啊!不告是孫子!”

就在我們和對方你一言我一語,剛要吵起來的時候。

羅教授突然間走了過來。大家都愣了,不知道羅教授突然過來是要什麼,我怔怔地看著羅教授走過來,發現他居然停在了我麵前!

隻見羅教授和藹問道:“你是祁巧巧同學是嗎?”

我一時語塞,不知道教授為什麼突然間問到我,於是就點點頭“嗯,冇錯,我是祁巧巧。”

教授和藹一笑,溫和道:“上次你拿給我看的設計我覺得很有新意,可是那天因為我臨時有事,所以冇有給你一些建議,知道你現在方便嗎?不如我們找個地方好好談一談。”

我聽了一時愣住,又覺得欣喜萬分,教授居然要親自指點我的設計。於是連忙點頭如搗蒜。

“有時間,謝謝教授。”

教授點點頭,轉身便走,我拿著書包跟著他後麵走了幾步,轉身對著陳瑤和小月比了個勝利的姿勢。也看到了,金麗麗站在一旁尖酸的嘴臉,而且還看到她衝我翻了一個不屑的白眼。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