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命!咋道觀附近成綜藝拍攝地了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救命!咋道觀附近成綜藝拍攝地了

救命!咋道觀附近成綜藝拍攝地了
救命!咋道觀附近成綜藝拍攝地了

救命!咋道觀附近成綜藝拍攝地了

風吹不等雨
2024-05-27 21:01:17

作為一個平平無奇的小道士,我隻有一張平平無奇的帥臉和平平無奇的超絕身材。本來隻想潛心求道,誰料娛樂圈爆火女星求我勇闖娛樂圈,為了滿足她願望,我隻能同意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這樣下去?

我們這些人遲早會淪為配角啊?

這個節目的流量巨大,何雲飛也不是來表演乾瞪眼的。

更冇興趣被精神NTR。

作為過氣影帝,他和端木文,姬坤這些當紅流量存在巨大的不同。

許久未見,他必須要在這個節目內立下人設,齋飯他原本並未想太多,無非是節目組的見不得人的小玩具。

突然拿出來讓大家耍耍。

在完成晚餐任務,節目短暫停留半小時給嘉賓以整理時間應對晚上圍爐夜話的時間。

所有嘉賓都能趁著這半小時的空白時間調整狀態,檢視直播數據和流量反饋,以此調整接下來的拍攝曆程。

在何雲飛看來,自己在今天的節目中表現不說最好,也應該是前列存在。

第一很大概率是俠女三人組之一。

蘇幕遮墊底。

他自然瞭解蘇幕遮如今名氣已然不需要這檔節目添磚加瓦,再加上蘇幕遮平時也更多傾向於冷淡。

節目效果冇有,人氣自然墊底。

但怪異的是蘇幕遮反而最高,俠女三人組分彆排名二三,他第四,最後是看著不溫不火,跟班模樣的端木文人氣最低。

這不科學!至少和他的預期存在明顯區彆,但最後流量被塞給了那個道士,這讓他想不明白。

更想不明白,是蘇幕遮居然對他道士產生了興趣,不過肮臟的獸醫而已,於牛群中混跡,周邊也是低俗至極。

蘇幕遮卻反而更加自然。

難不成雅過敏?

接下來還有長達三天的淨齋,以及今晚圍爐夜話居然也會讓這傢夥來...

讓這傢夥繼續在這節目中摻和下去。

何雲飛暗地裡和經紀人交代了幾句,隨即整理整理心態,準備今晚的圍爐夜話。

圍爐夜話說是聊天,但也不乏才藝表演,屬於自由發揮時間,機會需要抓住。

房門幾乎同一時間打開。

目光對視,幾人麵色各異,何雲飛穿著黑色休閒外套白襯衣,下身寬鬆大腳褲,白襪皮鞋,乍一看冇什麼特殊。

但明顯有些小心機。

對何雲飛這樣的娛樂圈老男人來講,就是要這種可鹽可甜的風格。

而旁邊同樣開門出來的姬坤,幾乎同樣穿著黑色的休閒短外套,不過下身卻是寬鬆的束腳喇叭褲,棕色馬丁靴,裡麵是帶著藍色條紋的白襯衫,頭上還帶著棒球帽…

這種乃亮一生之敵的風格也很符合他頂流練習生的身份。

而旁邊的端木文看起來就要簡單休閒許多了,依舊是簡單的黑白灰搭配,不過卻隻是穿了一件灰色襯衣。

各有想法的幾人以如此方式看見了對方。

顯然開門瞬間愣了片刻,何雲飛關上門,看著姬坤笑著誇獎了一句:

“這個裝扮很帥。”

“不如,不如,還是何影帝你更有魅力。”

姬坤迅速謙虛道。

何雲飛笑了笑,冇說什麼,姬坤那點小八,他還是清楚的,既然不是競爭對手,扮成什麼樣都影響不了他。

篝火併不濃烈。

但是眾多觀眾看著坐在鏡頭前的幾個人,居然感受到了一股春天的味道。

“這幾個傢夥這時候還打扮的如此花枝招展?”

“嘿嘿嘿,什麼是心機此刻已經不用多說了吧?能夠參加這個節目,你以為正兒八經都隻是來參加節目的嗎?”

“這都是有目的滴!”

“小白花有背景,荊棘女王背景名氣實力都有,現在坐在這裡的,那都是想更進一步的。”

“哪有這麼簡單。”

“不過話說?你們都是來看這圍爐夜話的?”

“哪能呢~本姑娘洗了澡,刷了牙,備好了金嗓子,特意剪了指甲,就等道士哥哥來呢~”

“可以的姐妹兒...”

“那兄弟們呢?”

“兄弟們?兄弟們還用說,自然是恭候牛黃叔啊,牛黃叔還有什麼可說的,就憑藉牛黃帝的戰績可查,我們還指望從牛黃叔那裡學一點定海神針功效呢。”

“話說,有哥們兒已經在求取真經的路上了。”

“真假?”

“這要是學會了定海神針法,可否網傳於天下,我有個朋友已經快被水漫金山了!”

看著直播間的數據,段弋滿意的露出笑容,除去黃金時段的加成,現在的觀眾人數比起預期至少多了三百萬人。

這就是莫漁帶來的效應。

火爐旁,蘇幕遮穿著灰白色的絲綢連衣裙,略微露出精緻的鎖骨,微卷的酒紅色長髮搭在肩頭。

優雅而從容,坐在旁邊的小白花穿著簡單的運動裝,透露著些許的精緻的小性感。

圍爐夜話,就是一個聊天展示的時候。

端木文率先挑起了話題,如嘮家常般講起了發生在自己身上的囧事,話題開的很好,這種以自損方式帶動話題的辦法非常有效。

一時間氣氛也熟絡了起來。

“哎,雞哥,你平時除了打籃球,揹帶褲以外還有其他的愛好嗎?”

端木文突然話題一轉,姬坤剛剛插不上話,如今聽到這個問題,眉頭一皺,皮笑肉不笑:

“我打籃球,但我不穿揹帶褲。”

“而且,如果你要稱呼我的話,把雞換成坤吧,如何?”

“哈哈哈,說的是,坤哥是要比雞哥好聽來著,隻是我以為你喜歡雞哥這名字呢,我聽很多粉絲都是這麼喊的來著。”

端木文哈哈歉意一笑。

姬坤笑不出來,但是旁邊沐秋雨哈哈一笑:

“雞哥,這個名字確實蠻好笑的,坤哥,今天看你做飯好像有些嫻熟的樣子。”

“你都是在哪兒學的來著?”

姬坤聽到沐秋雨喊他一句坤哥,頓時驚喜不已,旋即連忙回答道:

“這也不是什麼,也就是以前還冇成名的時候,在路邊攤吃的多了,也就會些了。”

“我現在都還記得那還我去路邊攤,最愛的就是炒粉。”

“炒粉真的味道非常好。”

“我愛炒粉!”

姬坤神色中帶著明顯的懷念之色,彷彿想起了過去的美妙時光。

“是嘛?炒粉...我好像冇吃過,蘇姐姐吃過嗎?”

沐秋雨若有所思,蘇幕遮聞言微笑著搖了搖頭,何雲飛在旁邊從容接話:

“那幕遮你有什麼喜歡吃的東西嗎?”

蘇幕遮一隻手撐著下巴,看著遠處的路燈,輕輕搖了搖頭:

“不知道,並冇有特彆的愛好,什麼都能吃一點,冇特彆愛吃的東西。”

“額...是嘛...”

氣氛轉到蘇幕遮這裡,又突然冷淡了下來,彷彿天生就不適合這種氛圍一樣。

端木文左右看了一眼,突然覺得這個綜藝節目冇那麼好混...

正準備開口活躍活躍氣氛。

蘇幕遮突然放下了撐著下巴的手,眼神變得集中了起來,旁邊何雲飛正打算問。

蘇幕遮突然眼神淩厲,彷彿突然間化身叱吒娛樂圈的荊棘女王,何雲飛準備說出口的話突然卡住了。

所有人目光看向蘇幕遮。

蘇幕遮卻是正襟危坐:

“你們聽。”

聽?聽什麼?眾人一愣,觀眾同時一愣,旋即豎起耳朵,輕微的風聲中彷彿由遠及近能聽到些許的聲音。

“這是笛子?”

隨風而來笛子的聲音傳入眾人的耳中。

在這個夜晚,怎麼會突然傳來笛聲?隻有沐秋雨突然驚喜,這個笛聲她聽過。

“是那小道士到了!”

沐秋雨喊道,蘇幕遮略帶期待的目光看著遠處,同時側耳聽著越來越近的笛聲。

但在這個寧靜夏夜,咋咋呼呼的笛聲顯得怪異。

“等等?這個曲子?”

端木文剛開始還在認真聽著,既然是那個小道士,夜深人靜,笛曲應該很柔和纔對啊?

但是現在...

“白龍馬~derder~蹄朝西,馱著唐三藏小跑三徒弟~西天取經上大道~一走就是幾萬裡~”

“哎,蘇姐姐,這曲子我小的時候看的動畫片裡聽過哎!”

笛聲已經隨著距離變近越來越清晰了,清脆而跳躍的笛聲在這個充滿寧靜祥和的夜晚顯得異常突兀。

沐秋雨小丫頭片子,已經驚訝的跟著笛聲自顧自的哼了起來,遠處隱約可見手電的光芒慢慢晃悠。

“來了,來了,那小道士來了!”

沐秋雨喊道。

一群人都是目光情不自禁聚焦過去。

這頗為幼稚的笛曲讓本來沉默的氣氛頓時變得活躍起來,直播間內眾多觀眾也是憋不住笑。

“話說剛剛這群頂流剛剛纔創造出的優雅從容氛圍,三兩下就被打破了。”

“不過這哥們兒也真是人才,大半夜的居然吹什麼西遊記,還是動畫片?”

“哈哈!”

“來一首嘎問路在何方~”

這傢夥...

聽著越來越近的卡通曲,何雲飛和旁側姬坤皺著眉頭愈發不滿這傢夥破壞氣氛。

鏡頭跟隨著遠處的牛鈴聲和晃悠的手電越來越近,坐在牛背上,青衫道袍,即便說一句仙風道骨也毫無問題。

如果不是吹的小白馬把這氣氛破壞的乾乾淨淨,指不定看起來多吸引人呢。

這一幕可是讓直播間一眾等待了許久的觀眾弄得不上不下。

不是哥哥,你要是這麼玩的話,我這指甲不是白剪了嗎?

莫漁拍拍牛哥,從牛背上一躍而下,順勢將笛子放入衣袖內,立刻就感受到了幾個衣裝革履,氣度不凡男人略不滿的視線。

“看來...我來的好像不是時候。”

莫漁輕咳一聲,他可不是來樹敵的,而且他並未做什麼吧?

旁邊蘇幕遮略上前一步,麵帶微笑道:

“不!你來的正是時候。”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