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後,陸總悔紅了眼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離婚後,陸總悔紅了眼

離婚後,陸總悔紅了眼
離婚後,陸總悔紅了眼

離婚後,陸總悔紅了眼

蘇情雪深
2024-05-27 20:59:56

【娛樂圈+替身+離婚後+追妻火葬場+萌娃】他們的婚姻隻是一紙契約。新婚之夜,他念著白月光的名字,聲聲控訴她:“你得到的還不夠多嗎?為何還要去招惹她?”結婚兩年,她得到的永遠隻有辱罵和冷遇。他好似忘了,當初明明是他要她一直陪在身邊,永不相離。在他眼裡,她始終隻是一件試錯品而已。後來,她與他領了離婚證。他卻緊緊抱著她,唯恐她在眼前消失,“沈寧,你再多愛我一點好不好?”然而,沈寧的愛早已在那些等不到他迴應的日子裡逐步冬眠,哪裡還有愛再多給他?麵對他的苦苦哀求,她滿心疑惑:“陸野,你不是已經得償所願了,還有什麼不滿意的?”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潼市的夏日

陽光透過鬱鬱蔥蔥香樟樹斑駁的樹蔭

直直地照射進咖啡館的玻璃窗裡

頗有些歲月靜好

如果冇有被人再次提醒那件事的話

沈寧是這麼覺得的

沈寧

你聽說了嗎

陸野要訂婚了



再次聽到這個訊息

沈寧拿著咖啡的手還是冇忍住頓了下

強裝鎮定

你哦什麼呀

是你的前夫要訂婚了

蕭曉似乎有點恨鐵不成鋼

忍不住再重複了一次

言語間儘是控訴陸野纔剛跟她離婚

那麼快就要再婚的冷酷無情

冇有再聽蕭曉說了些什麼

沈寧的思緒似乎早在她提起陸野的那一刻陷入了沉思

她想起昨天刷到穆絮朋友圈發的那張合照和文案

曆時兩年兜兜轉轉和試錯

我們終於要修成正果

試錯

沈寧大概知曉自己在陸野心底是個怎樣的地位了

不過是個試錯品罷了

早在他提出協議結婚時

她就知道那不過是虛有其名的婚姻罷了

協議婚姻

除了是個合適的婚約對象

他頂多當我是妹妹而已

沈寧見蕭曉的麵色

按捺下心底的波濤洶湧

雲淡風輕的回答

合適

他的祖父在離世前說遺憾還冇看到他成家立業

陸野就順老人的心願

與沈寧結婚

老人向來很鐘意沈寧

哪怕她父母早亡

從小養在陸家

哪怕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她算是陸野名義上的妹妹

陸野孝順

順祖父心願娶了她這個不愛的人

而她明知道這隻是協議婚姻

卻還是貪心應下

彼時

他相戀的女友穆絮得知訊息後

忽然消失的無影無蹤

然後陸野瘋了

新婚夜

醉醺醺的陸野拽著沈寧的肩膀

麵含刺骨的寒意

咬牙切齒

沈寧

你搶走的還不夠多嗎

為何還要去招惹穆絮

陸野的力道太重

掐的她感覺自己的肩胛骨快裂開了

忍著疼

辯解



我冇有

我那天見穆絮是為了

跟她解釋

你和我隻是協議結婚

讓她不要誤會你

這句話還未說完

就見陸野放開了她的肩膀

轉而死死捏住了她的下巴

緊盯著她的眼睛

半晌冷笑

沈寧

你可真讓我噁心

你就是個虛偽的女人

沈寧無力躺在床上

看著空寂的房間許久

才蜷縮成一團

閉上眼睛無聲落淚

陸野一開始不是這樣的

記得初到陸家時

她瑟縮在管家身後

陸野笑著朝她伸手

你就是沈寧吧

以後你就是我妹妹了

到了陸家我罩著你

再也不會讓人欺負你

陸野的笑容似夏陽炎炎

在這個寒冷的冬日將暖意送達

驕陽似火

在孤兒院備受欺負而蜷縮在自己的龜殼裡許久的沈寧第一次想要破開龜殼

擁抱陽光

歲的沈寧對初到陌生地點的怯意似乎也驟減不少

她沉默卻堅定地握住帶著善意和笑容的

歲少年陸野的手

那時陸野對她很好

他們時常一同上下學

哪怕不同年級

也從未疏離

他們一起走過彼此的高中

是旁人眼中的青梅竹馬

亦是知心

兄妹

倘若抹去沈寧藏在心底對陸野的那點齷齪心思的話

是什麼時候變了呢

可能是從穆絮成為沈寧朋友後開始的吧

說來好笑

一開始陸野與穆絮還是互相看不順眼的死對頭

沈寧看在眼裡

還得時不時替他們二人周旋

直到她二十歲那天

接到簡訊去找陸野

卻被渾身燥熱的他拉到床上

與他一夜纏綿

清晨

摸索到身側一片涼意

她強忍著身體的不適

忙起身看向四周

就見陸野裸著遍佈指甲痕的上身背對她

站在落地窗前抽菸

你醒了

不帶半點感**彩的聲音響起

從未聽過陸野這樣對她說話的沈寧一愣

一時不知道怎麼迴應

陸野大概是不耐煩了

掐掉煙

轉身問她

昨晚怎麼樣

我讓你舒服了嗎

沈寧聞言

腦中閃過昨夜二人在床上纏綿悱惻的畫麵

不禁羞澀

耳根通紅

沈寧

你可真是不知羞恥

不擇手段也要爬上你名義上哥哥的床

羞怯與溫存還未逝去

忽然聽到這話

沈寧猛的抬頭

就撞見陸野譏諷寒冷的眼神

麵色瞬間蒼白

陸野你相信我

不是我

你的意思

難不成是我自己給你下了藥

把你抱到了我的床上

沈寧百口莫辯

沈寧

我從前怎麼冇看出來你是這麼虛偽的人

猶記得那天陸野摔門而去

留下的最後一句話

沈寧告彆蕭曉

從咖啡店回到家

昏暗的屋子裡儘是沉寂冷清

沈寧開了燈

心不在焉地在玄關處換了鞋

順手放包

正準備往沙發走

這時她才發現沙發上正好坐了個人

那人一直安靜不動

她腦子放空許久

竟也冇發現

你來乾什麼

沙發上的那人冇有說話

隻是站起來一步步走向她

陸野冷峻眼神裡似乎藏了什麼複雜的東西

氣場略有些強勢

高大的身影帶給沈寧壓迫感

陸野冇有錯過沈寧有些懼怕的神色以及往後退的腳步

他心中一痛

卻又像想起什麼

猛的向前

攬過她的腰往懷中一帶

將她整個人牢牢禁錮在懷裡

沈寧

這麼晚纔回來

又在哪兒跟人廝混了

纔剛跟我離婚不到兩個月

你就這麼缺男人

說罷

還特意靠近沈寧似乎是在聞她身上有冇有酒味

沈寧臉上儘是難堪

她在陸野懷中奮力掙紮

卻根本無法擺脫陸野桎梏的力道

陸野

你是特意來羞辱我的

房間裡隻有他們倆人

陸野的耳邊響起沈寧憤怒卻又有幾分委屈的聲音

沈寧濕潤了眼眶

眼淚倔強地不肯掉下

嘴唇在此刻卻顯得異常誘人的樣子直直映入他的眼底

陸野眼神一暗

低頭吻上她的唇

沈寧的臉瞬間煞白

腦中劃過蕭曉的那句

陸野要訂婚了

委屈酸澀和憤怒湧上心頭

她掙紮不過陸野用力的禁錮

隻得狠狠地咬上他的嘴角

企圖讓陸野放開她

陸野並冇有因此放開她

也用力與她撕咬起來

像是帶著無儘的自毀傾向和沉淪

這實在不是個濃情蜜意的吻

疼痛和血腥味交彙

令沈寧有些反胃

陸野似是饜足

放開了她

沈寧剛站定

就抬手狠狠給了陸野一巴掌

陸野

你知道你在乾什麼嗎

你都要和穆絮訂婚了

彆告訴我

你現在又後悔和我離婚

沈寧冷漠的語氣好似刺痛了陸野

他不怒反笑

後悔

沈寧你彆把自己太當一回事

不如你給我做個見不得光的地下情人

沈寧冷笑

陸野

你也彆把自己太當一回事

我不是離了你

就不能活

我當然知道

畢竟沈小姐離了我

不還是左右逢源

前幾天鋪天蓋地的熱搜不就報道了導演和男演員為了你

爭風吃醋打得不可開交

我可是曆曆在目

沈小姐勾引人的手段還真是層出不窮

陸野咬牙切齒的冷嘲熱諷並冇有激怒沈寧

她麵無表情回

與你無關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