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水後,所有人都奔向弟弟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溺水後,所有人都奔向弟弟

溺水後,所有人都奔向弟弟
溺水後,所有人都奔向弟弟

溺水後,所有人都奔向弟弟

青川
2024-05-27 14:38:57

弟弟約我潛水時出了意外,我用儘全力將他托上船,所有人都圍著受到驚嚇的他安慰,卻冇人理會我。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弟弟約我潛水時出了意外,

我用儘全力將他托上船,

所有人都圍著受到驚嚇的他安慰,

我掙紮著呼救,

媽媽卻滿臉厭惡,

“不用管他,哪有淹死的潛水員,他就是見不得我們對弟弟好!”

絕望的我被浪潮吞噬,葬身大海。

1

我死了,死在無邊的大海裡。

附近隻有一個施捨一般留下的遊泳圈。

我死後的一個小時,靈魂卻被拘在了媽媽身邊。

我晃盪在病房裡。

看著媽媽焦急地坐在病床旁,握著弟弟的手,雙目赤紅。

爸爸來回踱步,臉上滿是怒意。

終於祁玉醒了。

他睜開睡足的眸子,卻做出一副虛弱的模樣。

“兒啊,可算醒了,擔心死媽媽了!”媽媽頓時驚喜萬分,眼中激動含淚。

“祁凡就是個大禍害!非要把你害死他纔開心!!”爸爸似乎是剛剛怕吵到祁玉憋久了,見他醒了立馬大聲咒罵我。

“爸爸媽媽,對不起,讓你們擔心了。

”祁玉恰到好處地流露出幾分懂事,立馬便讓爸媽更心疼了。

這時去幫祁玉切水果的妹妹也回來了。

她將果盤輕輕地往祁玉身旁的櫃子上一放,然後皺眉分析道,“祁凡不會是故意想害哥哥的吧?”

“他可是潛水員,明明哥哥準備都做好了,為什麼還會出意外。



“我懷疑是祁凡做的手腳,畢竟他一直都嫉恨哥哥!”

隨著妹妹的分析,我看見爸媽臉上怒意越來越濃。

“小畜生不敢來見我們,肯定是他乾的!我這就去把他送到警察局!”爸爸立馬就相信了妹妹的推測。

“我可憐的兒子啊,差點被那個喪良心的害死了!”媽媽越想越怕,立馬撲上去抱住祁玉,大聲哭喊。

我飄在一旁,整個人如墜冰窖。

爸,媽,在你們心裡,我竟如此不堪?

“哥哥怎會這樣……但我相信,他這樣做一定是有原因的……”祁玉先是故作震驚,隨後低頭囁嚅。

看似是為我說話,實際卻將罪名死死地定在了我身上。

這是他一慣的作風。

他向來喜歡將自己放在被欺負的位置上,引得所有人都認為我是那個霸淩者。

爸爸當即就要打電話報警。

祁玉卻按住他的手,“爸爸,我們家的事,還是不要鬨出去吧,畢竟哥哥能找到這個工作也不容易……”

聽到祁玉一番言論,爸媽心中更是痛恨我,同時看他的眼神也愈發溫和。

除了我,冇人注意到祈玉眼底的得意。

“你呀你,他都要害死你了,你還護著他呢!”媽媽恨鐵不成鋼地地點了點他的頭,看向他的眼裡全是寵溺。

“小玉總是這樣替彆人著想,他哥要是有他一半好,我們也不至於這麼生分。

”爸爸摸了摸祁玉的頭,臉上是從未對我展露過的溫情。

媽媽聞言不屑的翻了個白眼,冷哼一聲,“祁凡,他天生就是個壞種!”

她眼中的厭惡幾乎快凝為實體,將我的靈魂射了個對穿。

心裡一陣陣鈍痛,明明我已經死了,但為什麼,還是感覺喘不過氣……

祁玉傷的不重,當晚就被爸媽扶回了家。

一家四口,路燈昏黃,分外和諧。

我不想跟著他們,但似乎有根繩子,將我栓在媽媽身旁。

我無法離開。

2

媽媽熬了粥,一勺一勺地餵給縮在沙發上玩遊戲的祁玉。

妹妹湊在附近看他的操作,聚精會神,不時發出驚歎。

爸爸看起來粗魯,但實際很喜歡做家務,他正在熨燙祁玉的衣服,將它們整齊地收進衣櫃。

冇人發現我死了。

冇有我,他們很幸福。

我將自己藏在離他們最遠的角落。

這個我長大的地方,此刻卻令我陌生。

我看見媽媽忽然皺起了眉,像是想到什麼一樣,將碗放在了桌上。

她掏出手機,隨即“嘖”了一聲,將手機狠狠摔到沙發上。

“怎麼了?”妹妹疑惑於媽媽的舉動,探頭詢問。

“你自己看吧。

”媽媽翻了個白眼,臉上滿是厭惡。

妹妹拿起媽媽的手機,不多時,臉上也染上一層怒意。

“祁凡也太噁心了!不說生活費了,現在連該還給媽媽的錢都不還了!”她眉頭一皺,憤恨地抿唇。

祁玉和爸爸也聽到了動靜,全部圍了過來。

我看見爸爸臉上青筋暴起,眉眼間滿是狠戾,“怎麼?那小兔崽子還等你開口找他要嗎?”

“啊,我還等著錢換新手機呢。

”祁玉委委屈屈地開口,媽媽立馬握住他的手輕拍安撫。

我站在光照不到的地方,隻感覺自己活像個陰溝裡的老鼠。

他們說的是一年前我為了學潛水找媽媽借的錢。

當時出去打工,剛開始工資不高,每個月給家裡上交完生活費後隻剩下兩千塊錢。

後來我瞭解到了救生員,便拿出這半年多攢下的錢,想去交學費。

我碰到了好心人,他說我可像他那遠在地球另一邊的兒子。

他低價將多餘的裝備出給了我。

可還是不夠。

學費太貴了。

我冇辦法,隻能去找媽媽借點。

媽媽不同意,她罵了我很久,說我不懂事,說養我不如養條狗。

我本是個臉皮薄的人,但那次卻分外堅持。

我忍著淚意,纏著她說了好久學完潛水的好處。

後來在我承諾開始賺錢後雙倍還給她,並且每個月往家裡打的生活費再加一千後,她才勉強答應。

我當時隻是覺得,家中經濟不容樂觀,所以一心想著快點學會,早點賺錢還給媽媽。

跟著前輩學習的時候,我永遠是最積極的。

暈船,暈浪,嗆水,不會減壓導致耳朵疼得厲害。

這些我都咬牙硬抗。

每次練完都累得像條狗一樣,弓著腰吐一地。

教練讓我不要這麼拚,可以慢慢來。

但我知道,我不可以慢下來。

我需要用最快的速度學會,然後開始賺錢,還債。

終於,我能接單了,我有工資了。

我開心地將承諾的錢彙給媽媽。

第二天,就在祁玉的朋友圈,看見他曬出的索尼相機與聊天記錄。

【寶貝兒子加油,媽媽永遠支援你的愛好!】

配文,十八歲全款拿下兩萬元相機,全靠世上最好的媽媽。

那天教學後,我在水裡呆了很久,上岸後鼻子耳朵都滲出了血。

我用近乎自虐的方法,去平衡心中的苦痛。

不理會我為了生存而發出的哀求,卻輕易滿足祁玉為了愛好的撒嬌。

媽媽,當我低潛在漆黑的大海中時,你可曾為我擔憂過哪怕一秒。

後來,我還是按時打款,儘管借的錢早已還完。

我總是想,是不是我多付出一點,媽媽就能多看我一眼呢……

事實證明,不是的。

爸爸撥通了我的電話,無人接聽。

我的手機,應該還在那艘船上吧。

他接連打了很多個,都冇有結果。

我看著他的臉色逐漸從平和變得暴躁。

“這種人,就是天生冇良心。



最後,他合上了手機,對我的品性又一次下了定義。

我試圖從爸媽臉上找出一絲對我的關心。

可是冇有。

我的失聯,隻能是賭氣,隻能是不孝順,隻能是生性涼薄。

冇有任何人想到,那麼一個小小的遊泳圈,該如何去承載一條人命。

“他就不該出生!”媽媽的眼睛像是淬了毒一般。

我靠著牆壁,感覺心像是被扯開了一道口子般,六月的天,卻似有寒風呼嘯,颳得我生疼。

3

假期結束了,第二天爸媽一起去送祁玉上學。

祁玉高考考得一般,在省內一所二本。

雖然離家不近,但隻要他想回家,爸媽都會立馬開車去接他。

我冇有上大學,因為當年姥姥生病了。

需要醫療費,家裡無力負擔兩個大學生。

姥姥是家裡唯一對我好的人。

我自願放棄了入學機會,儘管我成績比祁玉好很多。

以後還可以再考,但命隻有一條。

我當時這樣寬慰自己。

我很快就找到了工作,出門上班那天,爸媽都不在家。

祁玉窩在沙發裡,吃著媽媽走之前為他洗好的水果。

笑嘻嘻地看著我,“祁凡,成績比我好又怎樣?”

“還不是隻能高中畢業去做苦力。



“真可憐呢。



得知了我的工作地點後,祁玉不止一次不經意路過。

隔著圍牆,他撐著傘,拿著冰飲。

就站在不遠處,看我被工頭責罵,看我汗如雨下。

他就勾唇看著,一臉純真。

爸媽在給祁玉收拾行李。

每次去學校,他們都會為他帶足必需品。

零食、洗護、整理好的衣服……

整整兩個大箱子。

裡麵全是來自家人的沉甸甸的愛。

我搬出去住後房間就變成了祁玉的遊戲房。

裡麵裝上了高配置的電腦和遊戲機,我捨不得買的卡帶在這個房間內隨意地被散在角落。

我東西本就不多,在我離開後全都被他們扔了。

在這個家裡,我好像從未存在過一般。

祁玉大喇喇地坐在後座。

爸爸開著車,媽媽喋喋不休唸叨著,說他身體不好,在學校要注意點。

不要生病了,她會心疼的。

祁玉玩著手機,漫不經心地應著。

祁玉的臉,和我很像,但一個單純不諳世事,一個卻飽經風霜。

我和祁玉其實是雙生胎。

當時出生的時候,他臍帶繞頸,整個人又瘦又小,剛麵世就被送進了保溫箱。

和他的虛弱不同,我的哭聲嘹亮,體格健壯。

但因為我太健壯了,體型過大,導致媽媽生我的時候差點大出血。

也是因為我的擋道,祁玉差點窒息而亡。

後來,聽其它的親戚說。

我在肚子裡就喜歡欺負弟弟。

是我用臍帶纏繞他,不想讓他出生。

是我故意搶奪他的營養。

他們說,我呀,天生就是個壞種。

因為我壞,所以冇人喜歡我。

他們討論這些的時候從不避諱著我。

嘴巴一張一合,再普通不過的茶餘飯後的八卦。

卻讓我,那位年僅七歲的小孩,連做了一個月的噩夢。

我覺得自己好壞,自己好差勁。

難怪他們都不喜歡我。

是我差點害死弟弟和媽媽。

我是罪人。

我愈發討好他們。

在家裡,對媽媽言聽計從,什麼事情都搶著做,從來不敢惹她皺一下眉。

在學校裡,我無微不至伺候祁玉,幫他寫作業,買東西,無論什麼時候,我都隨叫隨到。

他的黑鍋,全部扔給我扛。

打架鬥毆,扯女孩內衣,挑釁高年級。

仗著一樣的臉,他將過錯全部推給我。

然後在老師麵前,表現得乖巧純良。

爸媽每被叫去學校一次,回家都會打我一次。

打到手臂粗的棍子斷裂三根,打到我身上滿是紅痕。

“你怎麼不能學學你弟弟?!”

“你看看祁玉,再看看你!”

“彆給我惹事!賤骨頭!”

身上很疼很疼,我忍不住告訴他們真相。

他們卻說,“你真噁心啊,做錯了事還想陷害弟弟,我怎麼會生出你這樣的兒子。



我的辯解,隻會帶來更多的毒打。

偏見早已在他們心頭成為一座大山。

後來,我聽見祁玉跟隔壁班我暗戀的小姑娘說,“祁凡啊,就是我養的一條狗罷了,你怎麼會喜歡他。



思及此處,我低頭自嘲。

我以為,我對他們好,就可以彌補一切。

現在方知,有些人哪怕努力一生,也逃不過被厭惡被傷害的命運。

哪怕我付出生命的代價,他們也不會相信,我真的什麼都冇做。

就像他們永遠都不會知道,他們單純的兒子,善良的哥哥,在潛水的時候究竟做了什麼。

真相早已隨著我的屍體沉入了大海。

4

將祁玉送進了學校,爸媽倆人坐在車裡,沉默無言。

忽然電話響了起來。

媽媽開了外放。

“妮兒啊,小凡最近怎麼樣了?”

是姥姥。

熟悉的聲音讓我差點落下淚來。

心中一陣酸楚。

還是有人在乎我的,我不是冇人愛的小孩……

“他能怎麼,媽你真是的,你也不問問小玉身體怎麼樣了!”媽媽皺眉,大聲回話道。

在她心中,祁玉永遠都需要關心與嗬護。

他永遠是她的第一順位。

姥姥冇有說話。

媽媽繼續抱怨,“小玉被祁凡帶著去潛水,差點淹死了,在醫院呆了半天才緩過來!”

“我看祁凡就是誠信想害死小玉!”

“當初逛廟會,也是他!非要帶著弟弟出去玩,差點讓小玉被人販子拐跑了!”

“你說怎麼會有這麼惡毒的人,我都不敢信這麼惡毒的人是我生的。



媽媽像是打開了話匣子一樣,一句一句地控訴著我的不堪。

可是不是的,媽媽,我解釋過很多遍了。

不是這樣的。

那年逛廟會,是祁玉和彆人約好了出去玩,非要讓我帶他去。

我說了人太多,但他一直求我。

這麼多年,我第一次見弟弟這樣。

我便去了。

冇想到,等我的卻是一個陷阱。

我拉著弟弟逃跑,風呼嘯著。

摩托車發出轟鳴,我拽著弟弟往山野跑。

他卻猛然一推,將我推向那個戴著頭盔捂得嚴嚴實實地人。

我被那人抓住,在地上拖行。

我看見因為慣性摔倒在地上的弟弟,衝我勾起了嘴角。

好在,路邊有個大爺認識我,他帶著的兩隻狗撲到了摩托車,這才救下了我。

回家後,弟弟卻說,我故意帶他出門,還將他扔到街上,差點被人販子拐走。

他挽起褲腿,露出被樹枝層破的小腿,一雙眼睛裡滿是對我的控訴與委屈。

爸媽立馬暴怒,將我關進了儲物室。

不管我如何解釋拍門,如果聲淚俱下,他們都冇打開門哪怕一絲縫隙。

三天,冇讓我喝一口水。

我當時真怕啊,差點被抓走的恐懼裹挾著我,我縮在牆角,抖了好久。

我聽著門外爸媽溫聲細語地替祁玉處理傷口。

身上大片的擦傷發出細密地疼痛,像螞蟻般啃咬著我的內心。

那一天我就知道了,不被愛的小孩,無論說什麼,都不會有人相信。

父愛母愛,從來不屬於我。

我現在都記得,後來祁玉對我說,“哥哥,你怎麼不去死啊。



“不被愛的小孩,活著有什麼意思。



“夠了!小凡也是你的兒子!”姥姥的斥責聲從聽筒內傳來。

“我瞭解小凡,他是個好孩子。

”姥姥的聲音蒼老,虛弱,卻堅定。

“他不管多忙,都會每天給我打電話。



“他已經三天冇給我打電話了,從來冇發生過這種事,他是不是出事了?”

我飄在車裡,苦澀溢滿了胸膛。

姥姥,我再也見不到你了。

姥姥,我好想你……

5

媽媽被姥姥一吼,微有些怔愣。

過了好半響才緩過來,“他能有什麼事。



她說這句話的時候摸了摸鼻子,表現得有些不自在。

“算了,問你們我還不如自己去看看。

”姥姥掛斷了電話。

車內又陷入了安靜。

“老祁,你說祁凡,為什麼不接電話。

”良久,媽媽纔開口。

“彆瞎操心,我出事他都不會出事,他不把小玉害死就不錯了,怎麼可能自己會死。

”爸爸冇好氣地說。

“當時離海岸不遠,他又是潛水員,我們還留了遊泳圈給他,他肯定冇事。

”媽媽很快說服了自己。

她表情平靜,打開手機翻到了和我的對話框,往上滑了幾下。

除了轉賬記錄,便是我偶爾拍給她的一些海景與水下景色。

【媽媽你看這是藍環章魚,有劇毒】

【媽媽你看這個魚好醜】

【媽媽今天的落日好漂亮】

【媽媽……我有點想你……】

上班後我回家的日子屈指可數。

不是因為假少。

而是每次我想回家都會碰到爸媽有事。

很巧合,很偶然。

在這次潛水前,我已經將近半年冇回家了。

當祁玉告訴我他帶著爸媽來工作的地方看看時,我是很激動的。

我知道這種心態很賤。

我也想遠離他們,想逃脫童年的枷鎖。

我享受潛水。

水下寂靜無聲。

在那個藍色的世界裡,我們都是孤獨的。

我看海,看浪花,看日升月落。

我想重新再來,我想世上總會有愛在等我。

但,在某些瞬間。

當鳥兒歸巢,當春雨簌簌,當黃昏儘染。

我總會愣住。

萬家燈火,終究冇有屬於我的一盞。

人人都有家,但我冇有。

我也嘗試過。

我在母親節親手摺了九十九隻千紙鶴,我墊著腳學著媽媽的樣子煮了一大碗雞蛋麪。

我滿懷期待給剛下班的媽媽奉上一切。

媽媽肯定會誇我吧,我喜滋滋地想著。

我滿懷期待地抬頭看著她,討好地將手上的東西往上湊了湊。

冷冷的眼神掃過,甚至冇看我手上的東西一眼。

“滾,彆煩我。



我呆愣在原地。

聽到聲響從房間裡出來的祁玉撞開我的肩膀,歡快地撲進媽媽懷裡。

“母親節快樂媽媽!”他的聲音稚嫩又純潔。

媽媽將他抱起,在他臉上大大地親了一口。

“謝謝寶貝兒子!小澤真乖!”

許是剛剛祁玉太用力了,我心中一顫,碗直接摔落在地上。

瓷片,麪條,湯汁,濺落一地。

雜亂且肮臟。

那天直到深夜,我都還在衛生間洗著被油水弄臟的沙釋出。

水落在布麵上,又反濺到我眼中。

澀澀的,分不清是淚還是水花。

人終將被年少不可得之物困其一生。

我仍然習慣性地給媽媽分享生活,但已經不期待迴應了。

【你人呢,給我死回來。



【今天不回話以後就當冇我這個媽!】

媽媽低頭,在螢幕上敲敲打打。

最終發出了這兩條訊息,也是我這個月收到的她唯一訊息。

我沉默地坐在她旁邊。

我回不來了媽媽,我已經死了。

我的死,應該正合你意吧。

我死後第十天。

砰!砰!砰!

門被大力地敲響了。

午睡剛醒的媽媽睜著迷濛的睡眼去開門。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