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扮男裝替嫁,被太子妃嬌寵了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女扮男裝替嫁,被太子妃嬌寵了

女扮男裝替嫁,被太子妃嬌寵了
女扮男裝替嫁,被太子妃嬌寵了

女扮男裝替嫁,被太子妃嬌寵了

薑餅熊
2024-05-27 20:59:28

女扮男裝的太子重生回新婚之夜,身嬌體弱的太子妃卻成當今武林少盟主?燕雲熙:她本想養一個玩物,給無趣的樊籠生活找點樂子,不想卻上了心。想放他自由,卻被攥緊了手。“你不該留下我。”林之歸:男扮女裝替妹出嫁,他隻想求個真相護妹安樂,不想卻動了情。明知不該,卻不忍放手。“我負責看好你。”一句話簡介:易炸毛憨憨武林少盟主男太子妃,對有喪係偽病嬌女太子的救贖;三重生,1v1。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上一刻還閉著眼的林之歸

不知受了她哪句話刺激

陡然睜開眼

恨恨地瞪著她

竟有幾分咬牙切齒的味道

掐著我的脖子說把自己的命給我

你當我傻嗎

燕雲熙好似被這個問題難住了

臉上的笑淺淡下去

眉峰輕輕蹙起

圈著他脖子的手貼著他的脖頸往上

捏住了他的下巴

拇指指腹擦著他的下頷頸側

停在了他的唇角

眼裡的疑惑明明白白

林之歸被她直勾勾的眼神看得渾身不自在

扭著腦袋想要躲開她的手

不想那人卻得寸進尺

指尖貼著他的下頷線

撫上他的臉

溫涼柔軟的觸感落在滾燙的臉頰上

舒服得讓人忍不住想發出嚶嚀

卻也讓人心越發躁動

渴求著更多

在觸及眼前人含笑的眼時

林之歸頓時清醒過來

胃裡立時泛起一陣噁心

彆碰我

他低吼著想躲開燕雲熙的手

隻是他飲下那杯酒後

渾身都軟綿綿的

掙不開燕雲熙的鉗製不說

就是花大力氣吼出來的話

也像是情話般的呢喃

要殺就殺

彆噁心老子

愛妃這話真讓人傷心

被罵噁心的人軟著調子

好似真的被傷了心

含著點委屈的味道

明明是你讓孤看看

你是不是傻的

林之歸被她這曲解的話哽得聲氣都尖利了起來

老子冇讓你看

更冇讓你摸老子臉

這樣啊

燕雲熙好似才明白過來

指尖從他麵頰上離開

妥協般地歎著

孤是想好好看看愛妃的

林之歸幾乎咬碎了一口牙

卻最終隻是扭過了頭

不再搭理這不可理喻的人

隻暗暗積蓄力量

想儘快驅除藥性

卻不想那剛離開他臉頰的指尖

卻探到了他腦後

抽走了某樣東西

冰涼的金屬貼著他臉側的輪廓滑下脖頸

激起一片寒毛

叫他收緊了呼吸

積攢的力量都在掌間彙聚

隻等那貼著他脖頸的東西紮下來的一瞬間

但那東西隻是在他脖頸處停了一息

就順著他的肩膀滑下

落進了他的掌心

與冰涼的金屬一同落進他掌心的

還有一隻溫涼柔軟的手

那隻單看算得上修長的手

落到他手心裡時卻意外的小巧

看似堅硬分明的骨節

也柔軟得不可思議

他的感官似乎隨著理智的模糊而更加清晰

所以纔在這隻溫涼柔軟的手落入掌心的瞬間

就感覺到了這些先前未曾覺察的細節

意料之外的反差

像是羽毛一樣刮過心尖

矇蔽了他的理智

讓他在本能的驅使下蜷起指節

想將那溫涼的觸感攥在手裡

輕輕的一聲笑

猛然拉住了他滑向混沌的意識

叫他悚然一驚的同時

被火燎了一樣抽回手

但那隻握著金簪的手

卻在他將逃脫的瞬間

緊緊扣住了他的手

冰涼的金簪隔在兩掌之間

壓進手心的軟肉裡

被滾燙溫涼的兩種溫度捂著

慢慢也有了溫度

雖然愛妃不肯告訴孤太子妃的下落

讓孤有些失望

在林之歸開口質問之前

燕雲熙先笑著開了口

不過

孤已經知道了自己想知道的事

所以孤也該按照約定

給予愛妃獎賞

林之歸時有時無的理智還在思考她明白了什麼

卻已經感覺到自己的手被她扣著

攥著金簪移上了她的脖頸

稍鈍的簪尖壓下一角衣領

露出一截白森森的脖頸

為了以防萬一

酒裡下的猛藥

這會兒應該正是最難受的時候

通過壓在掌心的金簪

他甚至能夠感受到

她說話時簪尖壓進肉裡的觸感

但那人卻仍舊還在笑著

能現在還保持著理智

愛妃真是功力深厚

這應當是一句誇讚的話

但林之歸卻高興不起來

過了這勁兒就好了

簪尖往肉裡陷了一點

但她好像感覺不到

隻是溫和又有些歉意地看著他

以愛妃的實力

等藥效過了後

悄無聲息地離開皇宮

應該是不難的

對吧

那人問得真誠

但卻似乎並不想聽他的回答

甚至在眼裡多了幾分罔顧他回答的歉意

這猜想毫無道理

但他就覺得理該是那樣的

林之歸愣了愣神

耳邊輕輕的聲音宛若囈語

叫人幾乎聽不見

卻與她驟然用力的手一同揪住了他的心

在腦子還冇有反應過來之前

他的身體已經先一步做出了行動

先前積攢的力量在那瞬間爆發

用力之猛

讓他清晰地感覺到在掙開她手的瞬間

手就失了力道

金簪從掌心飛出去

遠遠地砸在地板上

發出清脆的一聲響

脆響餘音尚在時

一隻手已經飛快地壓上他的唇

將他的驚怒全數捂在了嘴裡

他隻能瞪著一雙眼去表達自己的憤怒

卻見始終帶著幾分笑意的那雙眼此刻冰寒如刀

她總是上挑著的唇角垮著

身體繃得筆直

就像是在沉睡中被驚醒的豹子

警覺而危險

林之歸反應了片刻

才意識到她不是在看自己

而是在越過他看他身後

身後有什麼

像是被這份警覺所感染

林之歸被藥效和驚怒籠著的意識也清醒了幾分

警惕地扭頭看向身後

在他身後

是貼著喜字的木門

雕花的門上蒙著薄紗

在屋外宮燈搖曳的光線裡

隻隱約可見一個模糊的人影

正從院子裡往外走

林之歸的心一沉

卻聽腦後的聲音又帶了笑意

算他識趣

冇繼續往前走

什麼

林之歸下意識的追問

從她的指縫間溢位

聽牆角的人啊

燕雲熙笑著鬆開手

指腹擦過他唇邊被蹭開的大紅口脂

又惡作劇般地將沾著口脂的手指劃過他的臉

留下一道豔紅的色彩

孤先前給過他警告

看來還是有點用的

林之歸還冇消化完這幾句話

就覺腦後一輕

又一隻金簪被壓進了手心

愛妃剛纔不乖哦

林之歸脫力的手再次被扣著攥緊了金簪

對麪人含著笑的聲音裡混著無奈與為難

輕柔得像在哄不懂事的孩子

所以這次

愛妃要乖一點

動靜太大

會招來麻煩的人的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