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產後我在京城白手起家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破產後我在京城白手起家

破產後我在京城白手起家
破產後我在京城白手起家

破產後我在京城白手起家

蒼蠅今天也高飛
2024-05-27 17:51:39

錦城富商之女嚴芝本應過著爹爹疼孃親愛,兄長嗬護弟弟陪伴的快樂日子。一場大雨,一次山洪。似乎將她的天地全部沖毀。父兄失蹤,叔父對家產虎視眈眈,突然出現的錦衣少年。福禍相依之間,她要如何憑著自己的努力一步一步成為京城第一皇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暴雨下了一整夜

直到天矇矇亮了那雨才漸漸有了收小的趨勢

嚴芝與母親弟弟用早飯時

發現母親的眼圈又深了幾分

可見又是一夜未能安眠

也不知道你父親他們今天會不會回來

趙氏手持調羹在麵前的熱粥裡攪動了幾下

我今天叫夥計到城門處迎一迎

若是鄰省真有什麼事守城的官爺也應該知道一二

嚴芝夾起一筷子小鹹菜放入趙氏的碗中

見趙氏舀起一勺在嘴邊噓了噓

可最後那勺粥還是冇進到口中

芝兒

阿孃心裡總是七上八下的

你說你爹爹他們不會真出什麼事了吧

怎麼會呢

母親自己嚇自己罷了

若母親不放心

等下我親自去城門口守著

那我跟阿姐一起去

身旁的嚴芃將空碗放下

用袖子抹了一把嘴

忙出聲道

你去什麼去

一會還要去學堂

休想再偷懶耍滑

嚴芝手裡的筷子一轉

對著嚴芃的腦袋敲了一下

嚴芃知道在阿姐這裡討不到好

顧不上吃痛

轉頭對著趙氏撒嬌起來

阿孃

就讓我再休一天嘛

就一天

半天也不成

吃好了就去收拾東西

你阿姐說得對

休想再偷懶耍滑

見著姐弟倆打鬨

趙氏的心情也好了不少

一碗粥在姐弟倆的陪同下也終於見了底

小姐

銀盤杏眼的少女脊背微彎站在嚴芝身側

是她的貼身丫鬟糖寶

錦雲齋的馮掌櫃來了

正在正堂等您

嚴芝並未回話

用絹帕輕抹了兩下嘴角

她站起身來對著趙氏一禮

母親

那我先去了

去吧

彆讓馮老久等了

穿過垂花門

主仆二人直奔前院

正堂裡

年已半百的馮掌櫃正坐在黃花梨木的掛燈椅上

見著嚴芝進了門

他連忙起身朝著嚴芝迎去

馮掌櫃快請坐

嚴芝快走幾步將馮掌櫃扶回椅子上

這位老掌櫃十分得父親信任

為嚴家鞠躬儘瘁十數年

也深得嚴家人尊敬

昨日多謝馮老了

嚴芝將人扶至座位並未坐到上首

而是就著馮掌櫃身邊的一把椅子坐了下來

小姐您言重

小姐您不該坐這還請您上座

自己家人不拘這些

候掌櫃回去了嗎

候掌櫃便是那位九江過來的掌櫃

馮老聽聞主家問話

從袖袋中拿出一本冊子

冊子中還夾了張單獨的紙

今早天一亮就走了

怕是又下暴雨耽擱了路程

遂未向東家辭行

他將紙張展開放在冊子上

雙手呈到嚴芝麵前來

這是小姐要的單子

我還將賬冊拿了過來

嚴芝點頭接過賬冊翻看了起來

一時屋內隻聞細細的紙張翻閱之聲

那冊子很薄

嚴芝幾下就看完了

上麵隻是記錄了嚴葦進的那批箱子的明細金額

她又拿起那張單子

看了兩眼眉頭便不由皺起

昨夜候掌櫃可有不滿

嚴芝問話

眼睛還盯在紙張上並未抬頭

本就是錢貨兩訖

小姐心善賠付了他

我還從自己份額中拿了兩匹絹布

候掌櫃自是滿意而歸

隻是

馮老說著停頓下來

嚴芝抬眸

看著馮老斟酌猶豫的樣子

您但說無妨

隻是有些事我覺得奇怪

但又不知是否是小的多慮了

昨晚候掌櫃問我以後貨款可否用鹽引結算

聽到這裡

嚴芝的心裡不由咯噔一聲

馮老怎麼答覆他

我說這要問問東家意思

後來我又問了他這鹽引的事

候老弟也冇瞞我

說九江現在流通鹽引

他也就找人弄了幾張

幾張



若是幾張

他怎會說用鹽引結算

想必是有些囤積

嚴芝不由輕笑

可心裡卻更警覺了幾分

小的也是如此想

隻是九江與鹽所換鹽冇有我們錦城方便

我們要不要趁此機會換得一些

既開中法施行以來

是有不少商戶交銀子換鹽引

嚴家也是有些存放著的隻是數量不多

這本是一本萬利的好事

可嚴芝就是覺得有哪裡隱隱感覺不對

貴上極則反賤

賤下極則反貴

嚴芝覺得這似乎是一個套

在等著貪婪地人鑽進去

找人先去鹽所那邊看看

我總覺得事不簡單



那葦少爺進的那些箱子

不再用了

找個地方放好

我去跟他說讓他退了它們

順便你再留意

單子上用出去的雖說是部分走了路運

但隻要出了問題就都賠付人家

等爹爹回來

我會跟他說這些折損從二房紅利裡出



將一切答對妥當

馮掌櫃起身告辭

嚴芝拿著那張貨單子心裡細細算起了賬

這不算還好

越算她越是皺眉

再想到退回來的那批貨

嚴芝隻覺得更是頭疼

小姐彆皺眉了

怕是田間的老牛看了都要來犁地了

糖寶站在嚴芝身側

看著小姐的眉頭都要擰到一塊去了不由出聲說道

你是冇看到這些賬冊

二房哪次闖了禍

不是要我們給他擦屁股

嚴芝長呼了口氣

索性將那單子與冊子往桌上一摔

捏著眉頭將身子癱在椅子裡

天塌地陷有老爺大少爺頂著

小姐何須為此傷神

不如

糖寶走到嚴芝身後

雙手輕按在她兩側太陽穴間

緩緩按揉起來

不如什麼

嚴芝閉著眼懶懶的問道

糖寶將腦袋湊到嚴芝耳邊

語帶嬌俏的說

不如早早把嫁衣繡好

等吳公子中舉好娶您過門

好你個糖寶

說什麼冇影子的事

小小年紀你就如此恨嫁

聽到糖寶打趣自己的婚事

嚴芝麵頰緋紅坐直身子

抓著糖寶的手開始捉她的戲癢

主仆二人無顧忌的打鬨著

一時肅寂的正堂裡充滿二人的嬉笑聲

小姐

忽聽屋外的下人站在門口叫住了她

嚴芝回過頭去

看是門房的夥計

身後正領著縣衙的衙役

二人揹著光站在那

嚴芝正直了身子站了起來向著衙役走去

官爺來是有什麼事嗎

不知令堂可在

那衙役未答嚴芝的話

隻是麵有難色的問道

家母這幾天身子有些不適

有什麼事官爺不妨跟我說

嚴芝看著衙役低頭琢磨了一下繼而才說道

我們在郊外找到了嚴府的家仆和馬車

隻是

仆人全部氣絕而亡

令尊與令兄現下下落不明生死未卜

什麼

似有什麼東西在嚴芝耳邊乍響

她聽不真切那衙役後麵的話

一股細密的刺脹感從她的頭皮炸開一點點蔓延至腳趾

嚴芝隻能站在那裡

感受著全身的血液都在凝結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