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白眼狼?主母重生後六親不認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全家白眼狼?主母重生後六親不認

全家白眼狼?主母重生後六親不認
全家白眼狼?主母重生後六親不認

全家白眼狼?主母重生後六親不認

元寶貝
2024-07-01 14:15:35

【讀心+爽文+報仇+甜寵+扮豬吃虎】蘇巧為婆家任勞任怨,付出一切。卻通過讀心術意外得知自己的枕邊人和婆婆要毒殺她,大兒子嫌惡憎恨她,小女兒整日辱罵她。卻都對小三白月光親如一家人。她冷心冷情,發勢要讓他們把她對他們的好都還回來。隻是,為什麼她贏麻報複爽後,一個個都後悔的哭爹喊娘要她回來?甚至那個要搶走小可憐養子的王爺也變了一個人。不僅瘋狂的在心中吹她的彩虹屁,還說虎狼之詞?!王爺,我把兒子的撫養權給你,你能不能停下來!某王:“不,巧巧,兒子是你的,我也是你的!”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快走!”齊垣煩躁。

蘇巧一刻也不停的加快步伐離開。

心中的火氣不斷。

“大娘子。”小翠小跑跟來,小心,“大少爺他……”

“他怎麼了?”蘇巧聲音淡淡,聽不出有多關心齊言珩。

小翠冇察覺這一細微變化,壓低聲音:“大少爺把自己鎖到房間裡一直在摔東西!”

“摔東西?”蘇巧輕笑,鬱結的心情總算因為這個訊息舒緩了些。

她這個好兒子,果然還是憋不住了。

不過,有了這麼一出,那個叫喬研的女人怕是隻能晚幾天才能嫁進來了。

而喬研,隻怕不會高興。

蘇巧彎唇:“走,回去繼續看鴻雪練字。”

“是……”小翠猶疑。

大娘子平日不是最看重大少爺的功課與為人嗎?怎麼現在……

小翠想不明白,蘇巧卻心情很是愉悅的來到了堂內。

房間中,齊鴻雪努力的用功,不曾絲毫懈怠。

蘇巧靜悄悄的坐到他的身邊,一雙眼睛充滿了慈愛。

剛坐下,蘇巧就聽到了一陣兒氣勢滿滿的心聲。

【大哥實在太讓娘傷心了!他一定要好好練字學習,讓娘高興!】

蘇巧愣住,冇想到齊鴻雪如此用功竟然是為了她。

她眼眶發紅,手指顫抖的細細撫摸著齊鴻雪的腦袋。

心中所有的鬱結都因為齊鴻雪得到了寬慰。

有鴻雪在,她還何需生氣。

“來,這裡應該是這麼下筆的。”蘇巧握著齊鴻雪的手,仔細教著。

齊鴻雪雙目凝神,無比認真。

另一邊,氣昏過去的齊老太終於從噩夢中悠悠轉醒。

她睜開沉重的眼皮,一雙渾濁的眼睛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挪動:“現在……情況怎麼樣了?”

“娘!”齊垣隻有焦急,衝到齊老太的床前死死抓住齊老太的手,“那程家實在不是東西!方纔丫鬟纔來稟報,他們竟然為了撇清和我們家的關係,還為了從我們齊家的生意裡搶走顧客,竟然把這件事情鬨到了天子腳下!珩兒可是曾被陛下叫到禦前誇讚的小詩仙啊!若這件事真的傳到了皇上耳朵裡,我們齊家……可怎麼辦啊!”

齊老太心口一縮,鑽心的疼痛直戳心臟。

她皺在一起的臉皮不住抖動,氣的險些又要暈過去。

雙手死死扣住齊垣的胳膊,聲音嘶啞:“蘇巧呢!蘇巧那個喪門星在乾什麼?!”

“娘!彆提了!”齊垣皓皓朗月的麵容猙獰駭人,“那個女人就是一個紙老虎!往日她的手段和厲害都是裝出來的!現下出了這麼一檔子事兒,除了哭就是哭!”

齊老太咬牙,恨不得大罵蘇巧三百回合。

可是現下齊家有難,她還必須要靠蘇巧這個晦氣東西。

“扶我起來!我去找她!”齊老太坐起身,“我就不信,她管了齊家十三年,什麼也不會!我的寶貝孫子和齊家,都不能有事!”

“對了。”齊老太末了纔想起來,“她人呢?”

“她?”齊垣皺眉,嫌惡,“正在房裡教那心眼兒多的乞丐識字。”

“什麼?!”齊老太徹底不行,憋的火氣恨不得把她燃燒,“我的寶貝金孫有難,齊家有難,她竟然在房裡教一個臭乞丐習字?!”

“走!走!!!”齊老太加快步伐,直沖沖朝蘇巧的房間趕去。

“這句詩的意思是……”

蘇巧非但冇有被這件事情影響到,反而開始教齊鴻雪讀詩。

等齊老太急匆匆的趕到,她剛好教完一首。

“蘇巧!!!”齊老太張牙舞爪,臉紅脖子粗的瞪著齊鴻雪。

親眼看到他手中捏著齊家的毛筆,用的是齊家的文房四寶,穿的還是用齊家錢買來的嶄新布料的衣裳,隻想把齊鴻雪給撕碎了。

“你在乾什麼!”齊老太大聲質問。

蘇巧嚇了一大跳,急急站起:“娘,您怎麼來了?”

“他在乾什麼!”齊老太冇功夫搭理她,抬手指著齊鴻雪。

蘇巧難為情:“娘,鴻雪在讀詩。”

“讀詩?”齊老太心中的膈應和不平衡達到了極端,“你吃著我們齊家的!喝著我們齊家的!竟然不想辦法解決了這麼一檔子破事,反讓一個臭乞丐用齊家的東西去讀詩寫字?!蘇巧,你的心是被狗吃了嗎!”

蘇巧麵色頓頓,眼神帶上幾分威厲。

她可以忍受被羞辱謾罵,但是鴻雪,是她的兒子——

“奶奶!”齊鴻雪再也無法忍受自己敬重的孃親被辱罵到如此地步,他細小的雙拳緊握,儼然一副小大人的樣子,“孃的心不是被狗吃了!娘也不是吃齊家的喝齊家的!齊家,本就是娘一手打拚出來的!”

“你說什麼?!”齊老太聲音尖銳的劃破長空,直接撲向齊鴻雪要劃爛他的臉,“沒爹沒孃冇人要的賤種乞丐竟然敢教訓我?!!”

齊老太大聲叫嚷,被說急的要掐住齊鴻雪的脖子。

“娘!”蘇巧緊忙擋在齊鴻雪的跟前,心裡雖感動,可免不了憂心。

齊老太可是能和齊垣一起做出下毒殺她的事情!

若是把他們惹急了,難保他們會不會做出傷害鴻雪的事!

她不能讓這樣的事情發生!

“娘,實在不是兒媳不願幫忙,隻是……隻是兒媳真的不知道該如何去做啊……”蘇巧又開始哭哭啼啼。

齊老太這才消氣,狠狠咗了一口老痰到她麵前:“冇用的東西!”

“去!去見我的寶貝孫子!”齊老太轉身,罵罵咧咧的離開。

“是。”齊垣狠狠瞪了眼蘇巧和齊鴻雪。

送走二人,蘇巧鬆下神,轉身去看齊鴻雪。

“娘,我剛纔……”齊鴻雪愧疚難安,終於反應過來自己剛剛一時情急都做了什麼。

“無事。”蘇巧拍拍他的頭,笑著,“鴻雪做的對。隻是……”

“下次一定不要魯莽行事。要先確保自己的安全,知道嗎?”蘇巧耐心。

齊鴻雪雙眼亮晶晶的,狠狠點了點頭,笑著:“嗯!”

蘇巧目光轉動,直起身。

剛剛發生的事,倒是給了她一個提醒。

她所聽到的程家老太的心聲……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