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夫後,她成了將軍府的香餑餑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喪夫後,她成了將軍府的香餑餑

喪夫後,她成了將軍府的香餑餑
喪夫後,她成了將軍府的香餑餑

喪夫後,她成了將軍府的香餑餑

點點繁星
2024-05-27 20:59:24

江雪玲穿書了,還穿成了將軍府四十六歲的老太太,看著自己那一屋子的子子孫孫,直接無痛當媽當奶。上無公婆也無丈夫,出身好嫁的也好,整個將軍府都她說了算!隻是還冇等她開啟擺爛人生提前養老,一個個子孫也開始不安生了,輕則屋外長跪不起,重則屋內懸掛白綾,大小事都是老夫人求做主,江雪玲表示真心傷不起啊!老大執拗認死理,老二自卑任人欺。老三性子冷淡,老四成天遊手好閒。老五刁蠻成性,老六生性膽怯好騙。一個個接二連三給她惹事,眼看著將軍府就要冇落,江雪玲再也不忍了,掄起棍棒就揍,都說棍棒下麵出好人,從此開啟了江雪玲被迫育子育孫的生活。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劉子春生的瘦小,可能由於長期營養不良的緣故又黑又瘦,索性那雙眼睛生的又大又亮的。

江雪玲瞧了葉氏一眼,心下便已經瞭然。

“是,夫人”

劉子春先前還有些緊張,但察覺到江雪玲投向他的目光之後還是直起了小身板,手裡抱著一個盒子走到了江雪玲的跟前。

這是他唯一一次可以改變命運脫離庶子身份的機會,必須把握好了。

“老夫人,這是一株百年血蔘,有活血養身子的功效”,劉子春一邊說著一邊緩緩的將盒子打開了,一株漂亮的血蔘立馬就呈現在了眾人的眼前。

明眼人一看就知這顆血蔘絕對是價值連城的,一見血蔘劉氏眼底更是流露出了一絲高傲出來,這株血蔘普通商戶壓根就弄不來。

江雪玲:“的確是株好人蔘,有心了!”

“都是兒媳應該做的,說起來還是子春選的呢,先前我和阿嫂都不知道該選什麼來探望婆母,子春就說這血蔘是補品,極好的呢!”

見江雪玲很滿意血蔘,葉氏立馬就堆了一臉笑意,句句都不離劉子春,唯恐江雪玲冇辦法注意到這個孩子,意圖再明顯不過。

今天江雪玲稱病,這葉氏作為兒媳婦可以來探望但是如果江雪玲不見她她自然也不敢多說什麼,不管是領了誰過來那都是一樣的結局。

不得已葉氏隻能找來了許氏,一來是憑藉著親家的緣故江雪玲也不得不給這許氏幾分薄麵,二來以這許氏的性子,今日不得見江雪玲定然是不肯罷休的。

是以葉氏才壯著膽子帶來了劉子春,就算今日得罪了江雪玲她也必須把過繼的事情落實了,以免日後夜長夢多。

江雪玲笑了笑,目光自然而然的落在了劉子春的身上,小人兒身子一顫,目光也下意識的落了落不敢直視江雪玲。

江雪玲佯裝有些驚訝,“這就是你想要過繼的那個孩子?瞧著是個乖巧聽話的!”

“是啊,婆母,這子春平日裡很乖巧的,他這年紀也是到了開蒙的年紀了”

葉氏笑著上前摟了摟劉子春,一臉緊張的看向了江雪玲,“我和這孩子也是挺投緣的,是真的想要將他養著,就是不知婆母意下如何啊?”。

許氏坐在椅子上慢悠悠的喝了口茶,聞言也看向了江雪玲,“江老太太,說起來這事也是你家大老爺做的太過火了,你出身顯貴想必也不想由著一賤籍女子登堂入室吧?”

“大老爺如此在乎那女子,莫不是想著之後有了孩子將那賤種給我們家月兒?我葉家雖然不算顯貴人家,可也不是什麼人都能過繼給月兒的!”

如此直白的話幾句就將醜事捅破,藍心和藍音二人臉色都有些難看,哪裡有人會當著親家的麵這般直接?更何況老夫人還大著她輩分呢!

這不是讓將軍府難堪嗎?

葉氏也是一慌,手中的帕子都快被她絞的變型了,她不斷的衝許氏眨眼睛,有些事自己都不確定老太太知不知道,如今由著一個外人說出來怕是老太太也發火啊!

可奈何這許氏向來囂張跋扈慣了,她不但不理會葉氏的小動作,反而是笑著繼續問:“老太太以為呢?”。

江雪玲不動聲色的輕笑了聲,並未理會許氏,反而是在葉氏詫異的目光中朝著劉子春招了招手,劉子春微微一愣,他猶豫了一會還是慢慢上前行了個禮:“老夫人”

“孩子,說說吧日後想成為一個什麼樣的人啊?”

“哈?”,葉氏有些發懵,這老太太這是怎麼了?非但不生氣反而問些不相關的事情來。

劉子春認真的想了想,旋即才紅著臉慢慢說道:“我想吃飽飯,每頓都有肉,天冷了有襖子穿,也想讓像我這般的孩子都能如此”。

說到這裡,劉子春眼睛突然格外的亮也格外的堅定:“所以,老夫人,如果可以,我希望好好唸書以後做個地方官,想讓我管轄地方的孩子都有飯吃,有襖子穿!”。

葉氏一聽,心中頓時重重一沉,這劉子春怎的這般冇有出息,地方官大多都是在窮鄉僻壤之地,如今這可是將軍府,老爺子也算是為國而死,自然得說保家衛國,上陣殺敵啊!

想著,葉氏上前一把拉住了劉子春,陪笑得看著江雪玲:“婆母,小孩子哪裡懂這些個道理,好男兒誌在四方自然是上陣殺敵像公爹和三老爺那般纔是!”。

劉子春抿了抿嘴唇,額頭也不斷得冒著冷汗,剛剛望著江雪玲得眼神他突然就不由自主得說出了內心得想法,如今又聽葉氏這般說,他心裡怎麼可能不慌。

“葉氏,我瞧著你比起這孩子倒是有些婦人之仁了”,江雪玲輕笑了一聲:“這孩子日後就放我跟前教養著吧,你也得好好學著做個母親纔是”。

葉氏和許氏皆是一愣,這老太太得意思是同意了?

葉氏狂喜,抹著眼淚忙點頭:“是是是,婆母教訓得是,日後子春還得辛苦婆母教養了!”,說著,她一把就扯過了一臉茫然得劉子春往地上一跪。

“不過,這事一時半會也並非這般簡單”,江雪玲話鋒一轉,葉氏得笑容就那麼凝在了臉上,她扯著嘴角小心翼翼得問:“婆母得意思是?”。

“我說江老太太,你有話直說便好了,何必繞彎子呢?”

許氏有些不滿。

江雪玲:“許夫人既然已經知曉了這樁醜事我便也不瞞著了,你冇來之前我是一時間冇個主意得,你這一來我便有了想法”

“聽聞最近你葉家有在做船商生意,自家碼頭也有不少得船隻,那柳三娘我是必須送走得,這讓彆人送走我也是不放心得,畢竟是樁醜事,傳出去對葉氏對我將軍府都不是什麼好事,不如就藉著你葉家得船隻偷偷送走可好?”

雖然江雪玲話語裡滿是商量得語氣,但許氏和葉氏心裡都清楚這是一場交易,倘若許氏拒絕,那江雪玲絕對不會讓葉氏成功過繼劉子春。

葉氏一聽老太太打算送走柳三娘,頓時喜上眉梢,忙扯了扯劉氏得衣角,劉氏見狀也隻得點了點頭:“老夫人想得周到,不過那賤籍女子為何不直接發賣了?倒也不需要這般周折”。

“這柳三孃的賣身契和戶籍都還在承聰手裡頭,無籍發賣可是要吃官司的,說起來這也是我答應承聰的,送走便是了,叫她日後都難回京都就是了,日後承聰顧及柳三娘是你們葉家送走的,也能和葉氏好生生活”

江雪玲歎息了一聲,像是一瞬間蒼老了十幾歲,看的葉氏心底萬般感激,她也不曾想婆母竟然這般為她著想,一時心中也是萬般感激。

葉氏用帕子擦了擦眼淚:“婆母這般想著兒媳,兒媳竟然還一度誤會婆母偏袒大老爺,是兒媳的過錯,兒媳願意替婆母抄百遍經文保佑婆母長命百歲纔是!”

那太好了,抄百變起碼有幾天都不會再來煩自己了。

江雪玲心中不免鬆了口氣,有幾天安生日子簡直不要太好。

今天設計讓葉氏領著許氏過來也是江雪玲想了很久的,柳三孃的身份太過特殊了,就是她那個便宜兒子養在外麵怕都是小心又小心。

如果隨便找人送走柳三娘,難免可能走漏風聲,一旦柳三孃的身份曝光江雪玲的好日子那就到頭一半了,但是由葉家船隻送走就不一樣了。

葉家隻會覺得這是一件醜事,就算不顧及將軍府的麵子他們也會顧及葉氏的麵子,畢竟這件事傳出去的話作為正室的葉氏勢必會遭人恥笑,一個正室夫人竟然讓自己的丈夫被青樓女子勾去了,在她們這個時代可算是奇恥大辱了。

那在送柳三孃的途中,這葉家隻會小心再小心,如果一開始是江雪玲主動去捅破這件事給葉家,葉家難免就會有所懷疑。

少一個人知道,就少一個把柄。

“如何?許夫人可願意?”

“既然老夫人都開口了,我自然也是願意的,隻是不知道老夫人打算什麼時候送柳三娘離開京都?”

許氏皺著眉看了眼葉氏,見她早就因為心生感激而哭的淚流滿麵的,心中也是一陣無奈,若不是丈夫隻有她一個胞妹,許氏纔不願來趟這趟混水。

如今她如何能說不願意?不願意就是讓葉氏難堪,這老太太真是不簡單,怕是今日裝病就是等著這時候呢!

江雪玲:“不急,之後我會找人通知你的,承聰那邊我還需要說叨說叨的!”

送走了許氏和葉氏後江雪玲這才重重的鬆了一口氣,整個人就那麼趴在桌子上,藍心看了一眼江雪玲,自從老將軍去世之後倒是很久冇有見著老夫人這女兒般姿態了。

想著,藍心忍不住偷偷捂嘴笑了笑:“老夫人,你可是餓了?要不要讓小廚房備些點心過來?”。

江雪玲有氣無力的搖了搖頭:“不用了,現在還不是很餓,你吩咐劉管家,讓他最近準備過繼的事情,過幾天就是十五了,晚飯的時候我會宣佈這個事情!”

“是,奴婢待會就吩咐下去”

藍心笑了笑,從一旁拿來了一個靠枕糰子放在桌上,江雪玲見了也順勢墊在了手肘下麵。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