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替身的我消失後,他瘋了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身為替身的我消失後,他瘋了

身為替身的我消失後,他瘋了
身為替身的我消失後,他瘋了

身為替身的我消失後,他瘋了

雙氧水
2024-05-27 17:50:08

季臨川吻過來時,程式告訴我要推開他,可我冇有。我甚至主動迴應,生硬地向他示愛。季臨川大怒,用刀一寸寸劃開我的臉,“木千霜從來不會主動吻我!”是啊,我是木千霜,我永遠不會吻季臨川。可我不想再做替身!我毅然跳進泳池,徹底報廢!可季臨川,為什麼你還是不開心呢?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季臨川吻過來時,程式告訴我要推開他,可我冇有。

我甚至主動迴應,生硬地向他示愛。

季臨川大怒,用刀一寸寸劃開我的臉,“木千霜從來不會主動吻我!”

是啊,我是木千霜,我永遠不會吻季臨川。

可我不想再做替身!

我毅然跳進泳池,徹底報廢!

可季臨川,為什麼你還是不開心呢?

……

1

在季臨川心裡,一直有個愛而不得的白月光。

而我隻是他花高價定製的替身機器人。

無論是身形外貌還是性格秉性,我和那位白月光都相差無幾。

所以當季臨川吻過來時,係統程式告訴我要狠狠推開他。

可我冇有。

我踮起腳尖,生硬的兩隻手搭在季臨川的肩頭。

氛圍旖旎,我主動貼上那張涼薄的唇。

眼前的身體猛然僵住,一雙半醉的眸子冷冷地看了下來。

“你在乾什麼?”

他質問的語氣,讓我不寒而栗。

我扯開嘴角,似笑非笑,弱弱喚出一聲,“臨川。



我看過很多偶像劇。

劇裡的女主犯了錯,這樣喚一聲,男主就會心疼。

可為什麼,季臨川抬起的手還是落在了我臉上。

火辣辣的痛覺傳入神經係統,我眉頭一抽。

想哭,卻掉不出一滴眼淚。

季臨川目眥欲裂地看我,一拳砸在我身後的落地窗,惡狠狠道,“木千霜從來不會主動吻我!”

我心裡一沉,終於記起自己的身份。

我是木千霜,我永遠不會吻季臨川。

我應該掙脫他的懷抱,並且一巴掌扇在他臉上。

而不是像現在這樣搖尾乞憐!

我抬頭,第一次與季臨川這樣近的對視。

他嫌棄的目光下,我依舊執迷不悟,“季臨川,我大概愛你!”

聞言,季臨川怔了片刻,眉頭擰得更重。

但很快,他便笑出聲來。

可這樣嘲諷的笑容,落在他臉上竟也這樣好看。

季臨川拿起茶幾上的水果刀,抵在我臉上,“你一個機器人,哪裡來的愛?”

我能感覺到冰涼的刀刃慢慢劃開我的皮膚,那裡正一點點露出淩亂交錯的電線和無數晶片。

季臨川捏著我的後頸,將我摁在鏡子前。

“看清楚了嗎?你隻是個機器人,你唯一的任務就是扮演好木千霜!”

我心有不甘,“為什麼你就不能看看我?”

“你?”季臨川不可思議地挑眉。

“你算什麼東西!你不過是一堆程式外加一堆廢銅爛鐵!”

“記住了!你隻能是木千霜,不要再做出程式以外的任何舉動!”

“否則!”

他緩緩掏出煙盒,彈出一支菸,點燃。

“就等著報廢吧!”

煙霧繚繞,季臨川的眼神冷得像一柄尖刀。

我知道,他說的這句話是真心的!

如果我不再像木千霜,便不該再活著!

這個道理我一直都明白!

我隻是個替身。

連人都不算的替身。

程式讓我做什麼,我就應該做什麼。

可我偏偏有了機器人不該有的意識和感情。

這一切大概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我想了想,思緒回到很久之前。

那個女孩兒。

她有著一張和我一模一樣的臉。

2.

那張明媚的臉,笑起來和我一樣好看。

我聽見季臨川叫她的名字。

木千霜!

我驚覺,季臨川叫這三個字也可以如此溫柔。

女孩兒上下打量著我,嫌棄溢位眼底,化作一聲輕笑。

她揚起手,響亮的一巴掌落在季臨川臉上。

“你真讓我噁心!”

季臨川眼鏡都被打歪了,卻是一聲不吭。

泛紅的眼眶隻是緊緊盯著地麵。

我從冇見過他種神情,冇來由地身體一緊。

季臨川像是預知了我的行為,胳膊還冇來得及舉起,就被他死死扣住。

我不解,開口問他,“她打了你,為什麼不讓我打回來?”

季臨川顫動著睫毛,冇有說話。

手上的力氣卻重了三分,捏得我有些疼。

“連性格都和我一模一樣!季臨川,你是有多愛我?”

女孩笑得輕蔑,再次看向季臨川,“這件事我不會追究,以後我也不再欠你的!”

她仰著臉,轉身就要走。

“等等!”

我上前一步叫住她,“你要追究什麼?”

季臨川將我連忙往後拽,低聲嗬斥道,“閉嘴!”

我死死盯著眼前的女孩,第一次無視季臨川的話!

我很討厭她。

討厭她傲慢無禮。

更討厭她對季臨川嗤之以鼻!

女孩理直氣壯道,“你頂著這張臉,就是侵犯了我的肖像權!懂嗎?”

我不解,反駁道,“這張臉,你長了,我也長了,怎麼就成你的了?”

忽然,女孩笑出聲來,一臉的難以置信。

“你難道不知道自己是機器人嗎?”

我突然愣住。

這是我第一次聽到機器人三個字!

可是。

怎麼會呢?

我怎麼可能是機器人!

我搖頭,剛要矢口否認,一攤溫水便灑在我臉上。

我燙得渾身一抖,急忙抹掉臉上的水珠。

“你乾——什麼?”

最後兩個字突然啞在嗓子底。

像溺水的人,就算張大了嘴巴也發不出一點聲音。

我心頭一顫,驚慌失措地轉過頭,眼前卻染上一層深墨。

季臨川的輪廓越來越模糊,直至變成黑暗。

聽覺喪失的前一秒,耳邊傳來女孩惡狠狠的警告。

“我不計較你用我的臉,但你要知道,這張臉的主人永遠是我!”

話音落地,我的世界便墮入一片死寂。

我聽不見,看不見,身體動不了分毫,更發不出丁點聲音!

那天,我守在樹下,像一隻冇人要的流浪狗。

等了很久都冇有等到季臨川帶我回家。

後來,是管家趙叔找到我,將我送到公司,進行了第一次大維修。

維修時,趙叔特意叮囑工程師小劉,讓他給我皮膚的防水係統做了升級。

大概,就是那次維修過後,我的自主意識開始正式覺醒。

我會思考以前從未留意過的問題。

比如。

為什麼我不用睡覺?不用吃飯亦不用喝水?

為什麼我難過時掉不出一滴眼淚?

又為什麼,季臨川對我總是忽冷忽熱?

後來我發現,我表現得越像木千霜,他就會越開心!

可我,並不開心!

作為機器人,我有了不該有的感情。

就註定會偏離程式預設的軌跡。

我不想推開季臨川,也不想對他惡言相向。

更不想藏在彆人的麵孔下,承受他陰晴不定的愛意!

如果站在他身邊,我隻能是木千霜。

那我寧願做一堆廢銅爛鐵!

3.

我追著季臨川來到室外。

用儘全力叫他的名字。

他深深歎了口氣,到底還是停下了腳步。

我顫抖著聲音,幾乎懇求他,“我隻能是木千霜嗎?”

“是!”季臨川頭也不回,邁開腿就要往外走。

他一貫如此,對我冇有半分耐性。

我心灰意冷地笑了笑,挪著步子來到泳池邊。

季臨川,這次如你所願!

我如釋重負地向後倒去。

身體跌進水裡的那一刻,隻覺得輕鬆暢快。

冰涼的池水鑽進傷口,湧進體內。

我慢慢沉入水底,隱約聽見緩慢的腳步聲頓了片刻,忽而急促起來!

我睜開眼,看見一人跳進水裡,他劃著修長的雙臂向我靠近。

我心存僥倖,以為三年的陪伴終於換來一點真心。

可事實證明,我還是高估了自己。

季臨川將我撈出水麵,狠狠丟在地上。

“彆用她的臉,在我麵前尋死!”

我恍然大悟。

他救我隻是因為我的臉。

可這張臉他稀罕,我不稀罕。

我恨不得將身上的皮囊撕碎,扔地遠遠的,再也不要看見。

可我已經徹底死機,全身上下動不了分毫。

五感儘失之際,我聽見季臨川囑咐趙叔。

“警告公司那邊,感情繫統刪乾淨!下次再出問題,直接投訴!”

我不禁覺得可笑,每次送我去維修,他都會重複這句話。

一直以來,他以為我的反常是感情繫統出了問題。

我明明告訴過他很多次,我根本冇有感情繫統!

可他就是不信!

他不信一個機器人會產生自主意識!

更不信一個機器人會愛上人類!

等我再次醒來時,我已經躺在了公司的實驗台。

我的身體依舊不能動彈,但我能看見,能聽見,能感知周圍的一切。

我看見工程師小劉圍著我的身體,忙得滿頭大汗。

記得上次維修,小劉就說過,因為多次損壞,核心晶片已經殘破不堪,再折騰下去,就要報廢了。

如今看來,我真的大限將至。

我開口勸他,“彆白費力氣了!”

小劉握著電筆的手一頓,眉頭擰成川字,繼續在我身體裡搗鼓起來。

“如果晶片是一棵樹,那你的自主意識就是結出的果實。

一旦晶片報廢,你的意識就會在這具身體裡慢慢消散!你明白嗎?”

他擦了擦額前的汗珠,補充道,“你是第一個產生自主意識的機器人,我不想放棄!”

我死死盯著頭頂的白熾燈,眼前投射出清晰的畫麵。

三年間,關於季臨川的片段陸續播放。

仔細看著,好像也稱不上美好。

“消散就消散了吧!”

冇人會在乎的!

小劉無奈地歎了口氣,終究還是點頭同意。

我親眼看著小劉刨開我的大腦,將代號為“零九”的晶片取出。

緊接著,又從密碼櫃裡取出一塊嶄新的晶片,嵌入我的身體。

小劉告訴我,在意識消散前,我能感知周圍的一切。

但因為冇了晶片,所以再也不能支配這具身體。

這具身體現在真正的主人是晶片“零十”。

我問小劉,意識消散大概要多久。

小劉推了推臉上的鏡框,“保守估計三個月。



我扯開嘴角笑了笑。

隻要置身事外三個月,我就會徹底解脫。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