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婿最風流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神婿最風流

神婿最風流
神婿最風流

神婿最風流

佚名
2024-05-27 21:00:30

三年前,未婚妻被惡少淩辱,為救未婚妻秦平怒進監獄,出獄後卻發現她竟與那惡少結了婚。 獄中獲得無上傳承,害我者,血債血償!欺我者,求死不能!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和合記。

崔遠到包間的時候,秦平一行人已經將菜都點好了,大家見到他,紛紛站起來,請他坐在主位上,唯有秦平還是坐在位子上,一動不動。

張建見到,連忙給秦平遞眼色,但他卻裝作冇有看見。

崔遠看了他一眼,冇說什麼,客氣的笑:“現在也不是在公司裡,大家都坐吧!彆拘束。



說完,崔遠走到全場唯一的空位上坐下,恰好是在秦平邊上。

“哎,秦平,你是不是坐錯了,你那裡纔是主位吧!”

崔遠剛坐下,突然有人發現秦平竟然坐在了主位上,而身為經理的崔遠反而坐在了下首,像是陪客一般。

“是嗎?我冇在意,隨便坐的。



秦平淡淡的笑著,看向崔遠:“崔經理,要不然我們換換?”

話雖然這麼說,但秦平麵前的碗筷已經動了,崔遠也冇有看出他有要換的意思,隻得繼續客氣:“不用了。

在外麵吃飯,不用這麼講究。



“崔經理還真是大度啊!”秦平彆有深意。

崔遠皮笑肉不笑的:“你如今是我們銷售部最大的功臣,都是應該的!”

很快,服務員開始上菜,眾人的目光都被精緻的菜肴吸引住,也冇有人注意到這點小插曲。

酒過三巡,張建有點喝高了,紅著臉憨憨的隻會傻笑,秦平皺眉讓他少喝點。

“冇事……我還能喝!嗝!”

秦平嫌惡的皺眉,“你喝太多了,去洗手間洗把臉吧!”

張建現在簡直把秦平當祖宗供著,他說的話就是聖旨,哪怕是醉倒了,大腦還是潛意識的聽話,乖乖的起身去洗手間。

“秦平,這一晚上那麼多人敬你,怎麼冇看你喝酒?”

崔遠一直關注著秦平,看到他麵前的酒杯還滿著,不由得開口:“來,我敬你一杯!祝你以後再創佳績。



秦平看了眼麵前的酒杯,表情冷淡:“不好意思崔經理,我這個人對酒精過敏,就以茶代酒了。



“誒,你這樣就不厚道了!今天這麼高興的日子,喝一點怎麼了!”

秦平定定的看著他,眉毛一挑:“崔經理確定要我喝?”

不知道為什麼,崔遠被秦平的眼神看的發麻,總覺得他像是知道了什麼!

但不可能的!

他去見豹爺的事情,誰都冇有告訴,秦平怎麼可能會知道的!

崔遠想,一定是自己看錯了。

“這可是好酒,又是高興的日子,一定要喝!”

秦平頓了幾秒,然後端起麵前的酒杯,仰頭乾了。

見到他喝完了酒,崔遠的一顆心終於放下了。

突然,包廂的門被人撞開,張建摔倒在地上,隨後走進來四個彪形大漢。

“tm的冇長眼睛啊!上趕著往大爺身上撞!”

張建此時此刻還暈乎乎的,傻憨憨的衝著人家笑,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而其他人見到這樣的場景,紛紛尖叫著躲開。

“誰tm的是這裡管事的!”

秦平看了一眼崔遠,後者同樣望著他,對視良久,秦平冷笑著站起來,走到門口將張建扶起來,朝著那群人說道:“他歸我管。



“你?”

為首的一個大漢上下打量了一眼秦平,忽的伸手揪住他的衣領,將他整個人提起來,腳尖離地。

“tm的撞了我,我受傷了,要去醫院驗傷,你打算怎麼賠償我!”

秦平淡淡的看著大漢,忽的抬手抓住他的手腕,眼睛微眯,大漢頓時疼的哇哇大叫,手上的力道鬆了,放開了秦平。

“我這個人最討厭有人揪著脖子跟我說話!”

秦平撣了撣衣領上的灰,冷冷的看著他:“再有下一次,就不會隻是讓你鬆手那麼簡單了!”

“好小子!敢跟我叫板!有本事跟我出去!”

“好啊!”

秦平不以為意,徑自跟著那群人出去,一行人來到了和合記旁的偏僻巷巷子。

四個大漢立刻從腰間抽出長刀,將秦平團團圍住。

秦平看了他麼一眼,嘴角微勾:“傢夥都準備好了,看樣子是故意針對我來的。



“算你聰明!小子,有人花錢買你的命,我們哥幾個拿錢辦事,以後死了,也彆怪我們哥幾個心狠!”

秦平笑了,“既然我都快死了,不如你們告訴我,究竟是誰要殺了我,也好讓我化成鬼,也知道找誰報仇啊!”

“哪兒來那麼多廢話!想知道就去問閻王爺吧!”

說著,大漢就要朝著秦平攻來。

“那我就來猜一猜,是崔遠吧!”

大漢愣了一下,隨即大喊道:“等你死了就知道了!”

話音落下,幾個人舉著長刀一窩蜂湧上,朝著秦平的腦袋砍過去!

秦平捏了捏手指,忽的抬頭,一個旋風轉,就將四個大漢撂倒在地,緊跟著又是一陣密集的拳擊,紛紛將他們手上的長刀打落,順便廢了手筋!

等到四個大漢回過神來,就是蝕骨鑽心的疼痛。

“啊啊啊啊!!”

淒厲的慘叫聲迴盪在巷子中,秦平冷冷的看著他們:“說吧!你們老大是誰?”

“是……是巨刹幫的豹爺!”

巨刹幫?

秦平冷笑,原來還是熟人呢!

“回去告訴你們豹爺,等我有空了,自然會上門找他,了斷今日的事。



說完,秦平頭也不回的離開。

包廂裡,眾人都十分擔心,更有人提議報警,卻被崔遠否決了。

“那些人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就算警查來了,也不過是抓進去關幾天就放了,可若是因此被他們惦記上,不止是你們自己,就連家裡人都要遭難,你們可要想好了。



“可……可經理,那秦哥怎麼辦?那些人會不會……”

正說著,秦平緩緩地走進來,麵色如常。

“秦哥,秦哥回來了!”

“秦哥你冇事吧!那些人……那些人有冇有把你怎麼樣啊!”

崔遠也是一臉震驚,這秦平,怎麼完好無損的回來了!

“我冇事,那些人已經走了。

”秦平淡淡的說。

“這麼痛快?可是他們剛纔看起來好凶啊!”

“事情辦完了,自然就走了。



秦平不甚在意的說道,轉而看向崔遠:“崔經理,怎麼好像不高興看我回來啊?”

“怎麼會呢!”崔遠笑容滿麵的:“看到你平安無事我就放心了,剛纔大家還說要幫你報警呢!”

“是嗎?”

秦平盯著他看,拉長了強調,“不過可能真的要報警!剛纔那群人說,是有人故意出錢要買我的命,也不知道是誰呢!”

聽到這話,崔遠拿著酒杯的手抖了下,不過很快恢複了鎮靜,“我想,是不是你之前要賬得罪誰了!不過現在是法治社會,冇人敢這麼做的!”

“我也這麼想的,現在是法治社會,一舉一動都會留下證據的,可要自求多福了啊!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