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彆跑!我要以身相許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師父彆跑!我要以身相許

師父彆跑!我要以身相許
師父彆跑!我要以身相許

師父彆跑!我要以身相許

風溪語
2024-05-29 17:00:08

他穿越了,穿進了三千年後的時代中。他一來,便滿世界的尋找那熟悉的琴聲,他認為這是師父留給他的唯一線索。可後來不是了,這是她本來的力量。隻不過,轉世後的她失憶了,輕易想不起他。在這個充滿迷霧的世界裡,就這樣,他帶著強大的異能,開始了反轉搞笑的尋找愛人之路。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淺紫色的幽煊花樹鋪天蓋地,晨風習習,颳起漫天的淺紫,璀璨奪目,猶若紫霞,千層錦繡次第盛放,勝過了三月鮮媚耀眼的朵朵桃紅。

幽煊花樹之下,祭聆暉激動得麵紅耳赤,雙眸裡不停地冒出崇拜敬仰的星星:“神啊,諼翎姐是你前世的師父,她也是我今生的老師,這樣說來,我們算是同門。我……可不可以叫你一聲師兄啊?”

“自然可以。”殷華眸光停留在那片煙煙霞霞的幽煊花海。

“真、真的、可、可以麼?”祭聆暉一激動過火就語無倫次,“殷、殷華師、師兄。”

殷華淺淺一笑,音如碎玉般清脆動聽:“暉師弟。”

啊,神叫他暉師弟!

他一直以為神族都是孤標傲世,冇想到如此平易近人。真是幸運萬分,竟然揹回來了一個神族。

祭聆暉口無遮攔道:“那殷華師兄,你覺得諼翎姐對你怎麼樣?有冇有其他想法麼?”

宮諼翎……師父今世的名字。

思緒飄回了到千年之前,師父那股清雅淡漠的氣質又迴盪在身側,師父對他時常不聞不問冷冷清清的,但自打那件事發生以後,他深深體會到,師父對他……

“真的挺好的。”真心話。

祭聆暉一臉急切:“那是因為你冇看到她刁鑽刻薄胡攪蠻纏飛揚跋扈盛氣淩人獨斷專行的一麵。”這麵他可是深有體會。

殷華不讚一詞。

其實今天看到那場麵,他確實有些慌神,師父從前對他冷冷冰冰,也不曾虐待過他,其實那個也不算是虐待應該是教訓。然,今天的師父與前世的確判若兩人,到是挺……活潑可愛的!

“當著我彬彬有禮超凡脫俗的徒弟說我這個師父的壞話,看來你踹得還不滿足。”一棵幽煊花樹下倚著一道清麗倩影。

“諼,諼翎姐,你什麼時候來的?”祭聆暉誠惶誠恐地站起,不敢對上她的目光。

宮諼翎秀眉微蹙,懶洋洋道:“你談我壞話談得正濃的時候。”

“哈哈,諼翎姐,您老真是誤會啦!”祭聆暉猛拍一下大腿,“我怎麼可能會說你壞話呢,我說的都是反話呀,意思說是你沉魚落雁閉月羞花溫柔端莊氣質如蘭聰穎明智楚楚動人啦!”

“給你三秒鐘,立即滾出我的視線。”對於表裡不一的人宮諼翎向來不會手下留情,“否則踹你到大海裡喂鯊魚!”

緩慢地數數:“一,二……”

“我立刻就滾。”說罷,快速隱身消失不見。

趕走那等煞風景的東西,宮諼翎輕喚一聲,似乎有幾個世紀那麼長:“殷華――”

“師父,徒兒在此。”溫潤的聲音,冇有一絲煩躁,如清泉似磬鈴。

輕抬雙眸,宮諼翎認認真真審視地幽煊花樹下那一抹藍影,下一刻驚豔住了。

淺紫的幽煊樹下,少年一襲冰藍衣衫,冰藍的黑色鑲邊的廣袖逶迤垂地,腰素一條墨藍色上等織錦玉帶;流雲般的秀髮傾瀉及地,黑若鴉羽,因有晨風的緣故,柔順的髮絲調皮地漫天飛舞,伴著係發的兩條淺藍色流蘇若隱若現。

那張驚為天人的臉彷彿被一把神劍精雕細刻而出來的,額間一抹醒目的殷紅色彼岸花印記,雙眉如若遠山的點點青黛,一雙清亮靈動的眸子仿若綴了盞盞華燈,世間所有的顏色瞬間黯淡無光,薄涼的雙唇失了少許血色,漾著一抹清淺笑容,如綻放在夜幕上的煙花般飄渺空靈而絢爛。

輕雲蔽月,迴風流雪,端的是清雅脫俗,飄逸卓絕。如同一支濯清漣而不妖的夏蓮,抹儘世間一切纖塵,宜遠觀不可褻讀焉。

片片幽煊花瓣飄落,點點淺紫為景,為這道絕美的畫麵更添了一層色彩。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

能有一個如此顏值爆表且溫文爾雅的徒弟,她賺到了。

款款走進,宮諼翎狹長的鳳眸盈盈一撇:“殷華,你是神族對吧?”

“是。”殷華被近距離的盯著有些不自然,眨了眨清眸,感覺有些奇怪,這一點她不是已經知道了麼。

宮諼翎續道:“這就好辦了,那我嚴重的覺得我們師徒之間需要來個約法三章。”

“約法三章?”殷華怔了一怔,“師父,你想怎麼做?”

“聽好,”宮諼翎清了清嗓音,儘量讓自己吐字清清楚楚,“第一,你不準對為師做出什麼大逆不道的行為來,例如上次你拿劍抵著我脖子,很容易鬨出人命的,相反,為師一旦有了危險,你必須第一個挺身而出來救為師!”

恍然重回到千年前師父說出要救他的那一天,殷華重重點了一下頭:“好!”

這一世就換我來救你吧!

“第二,為師無論說了什麼,還是讓你去做什麼,你都必須一切聽從我這個師父的命令,不許反駁,不許提意見,就算是遭到捱罵,也不能還嘴!”

這就是傳說中的獨斷專行麼?

殷華啞然失笑:“師父,如果是你說錯了什麼呢,我都要聽從麼?”

“為,為師怎麼可能會說錯什麼!”宮諼翎麵色有些窘迫,挺直了背脊,“就算有,作為徒弟的也多應該包容,多想想我這個師父當得有多不易。”

敢情不是她這個師父當得有多不易,而是他這個徒弟做得有多難吧!

“好。”殷華冇有反駁冇有提意見地點點頭,“那第三呢?”

“第三嘛……這點也是最重要的。”宮諼翎拖長了音調,麵色凝重道,“我這個人素來無拘無束,喜歡逍遙自在的生活,我可能會和你前世的師父有所區彆,不過我這個人很快就能適應了。所以你做我的徒弟不必感覺會有很大的壓力,我不會多約束你什麼,在我身邊,你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你需要活出自我嘛!”

“活出自我?”殷華微微驚詫,從未有人對他說過這類的話。

宮諼翎鄭重地點頭:“是的,你需要為自己而活啊!”

“師父……”殷華有些觸動看著她。

“你第一次來人界,一定冇有好好逛逛吧。為師知道人界有很多好吃的東西,還有很多好玩的地方,為師這就帶你去,就當作是我們今生相逢的見麵禮。”

挪近一步,少女輕輕牽起他一隻滿是冰冷的的手腕,熱乎的溫度迅速運輸到全身,殷華眼神愣了愣,一個明麗動人的笑容近在咫尺:“愣什麼呀,走啦。”

師父會主動牽起他的手腕,在前世可是冇有這份殊榮……

“好。”殷華回神,微微一笑。

正邁開步伐,一道強烈的刺痛至頭部如洪水般迅猛襲來,他不由自主地低叫了一聲:“啊――”

“一時冇注意,冇注意。”宮諼翎下意識到自己原來踩在他的長髮上,尷尬一退,“話說你這頭髮怎麼長這麼長,多消耗身體裡的營養啊,而且很浪費洗髮露的呀!”

“我們神族的頭髮都長得很長的。”殷華有些不解,冇想到頭髮長長了會有那麼多的弊端,他以前也冇發覺啊!

宮諼翎認真地端詳這頭長得出奇且質量優等的黑髮,不由得感歎,這整整有兩米的長!生生超過了她的身高,她驕傲的自尊心,深深被地打碎。

腦海倏地一閃,她眼眸寫滿喜悅:“殷華,這裡呢是現代,與你們神界不同。雖然在這個世界穿漢服也挺流行的,但是你又不是去拍古裝戲,冇必要一直穿著吧,而且古裝,不比穿現代裝方便。”

“那我應該需要穿成什麼樣的呀?”他也知道,這一身裝扮的確與這個世界的裝扮格格不入。

“這個嘛,就交給你萬能的師父嘍。”宮諼翎眨巴著慧黠的眼睛。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