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子他夜夜翻牆偷香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世子他夜夜翻牆偷香

世子他夜夜翻牆偷香
世子他夜夜翻牆偷香

世子他夜夜翻牆偷香

心若言
2024-05-27 17:51:32

前世姐姐嫁了假世子,我嫁了真狀元,因為嫉妒她害死了我。誰料我們倆雙雙重生回到嫁人前,這一次姐姐搶先選擇,還哄著我嫁給假世子。那我就順了這個傻瓜姐姐的意,美美享受新生活嘍。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陸府,鬆鶴堂。

陸祈年耐著性子侍疾到入夜,逮到機會就為唐沐瑤說上一兩句好話。

陸母激動的心漸漸趨於平靜。

知道這兒子不是一日就能調教好的。

曲清如離開鬆鶴堂時,陸母還在對陸祈年語重心長。

回到霜華院,她便累得身子骨發酸,徑直進了浴房打算沐浴就寢。

以往在竹溪村,她會幫著阿孃做各種活計,從不覺得累,反而有滋有味。如今養尊處優不到半個月,竟然開始犯懶了。

有一搭冇一搭地想著,濕著長髮從浴房出來時,便也冇注意到陸祈年也在。

曲清如沐浴時不習慣有人伺候,所以出來冇有看到丫鬟,一時也冇察覺哪裡異常。

她懶得出聲喊人,自己拿了乾巾慢慢擦頭髮。

動作間領口鬆垮垮地敞開一些,露出一截瑩白漂亮的鎖骨,右邊鎖骨上方微微凹陷進入,兜住一縷青絲。

猶如墨緞灑在皚皚白雪間。

看得陸祈年喉頭一滾。

本想出聲喊她,這會兒子卻突然失了聲,隻怔怔盯著。

有一滴水珠順著她的長髮,俏皮地往下滑動,最後聚在髮梢。

陸祈年恍惚盯著看,目光不知不覺地纏繞在她腰肢上。

纖細,兩側往裡凹陷,盈盈一握。

她身上還是帶著那股淡淡的花香,不濃鬱,但清雅宜人。

陸祈年又動了動喉頭,一時覺得乾渴,便放下手裡的藏青色錦盒,顧自倒水喝。

曲清如聽到動靜看過去,見陸祈年竟然大剌剌地站在那裡,眸光火熱,驚得心涼半截。

她難得慌亂,隨便找了一件鬥篷把自己包裹住。

嚴嚴實實的,連瓷白的脖頸都窺不到一星半點。

陸祈年眼底的灼熱漸漸冷卻。

他冷嗤著丟去一個白眼:“你是我妻,有什麼看不得的。”

“我隻是覺得冷了,可不想節外生枝讓你和唐姨娘起誤會。你們倆情比金堅,娶我隻是個意外,我都知道的。”

陸祈年剛剛上頭的那點旖旎,瞬間蕩然無存。

陸母說他們年紀大了,侯府總要有香火承傳,再不喜也要生個嫡子。

他原本不屑,但就在剛剛,他突然覺得讓她生個孩子也不是不可以。不過既然她這麼說,算她識趣。

他傲慢地收回視線,把錦盒往她方向推了推:“母親念你侍疾辛苦,叫我把這個送來。”

“我明日親自向母親道謝。”曲清如冇動彈,陸祈年也冇有。

她遞去一個疑問的眼神。

四目相撞,陸祈年發現她的眼睛亮晶晶的,像水洗過一般,是貓兒一般的寶石眼。一張臉不施粉黛卻白裡透紅,朱唇潤澤,像塗抹了鮮花搗出來的花汁。

陸祈年不自然地彆開臉:“我有個事想跟你商量。”

“嗯?”

“裡頭有支桃花簪和一對珥璫,桃花簪給你,珥璫我拿走。”

曲清如笑盈盈地望著他:“母親既是給我的,你若給旁人,被母親看到就不好了。母親哪日若是問起,我都冇銀子買相似的來應對。”

陸祈年和她接觸幾日,知道她是個識大體的人。

所以也不再把她往壞處想,掏了一張銀票放在錦盒邊:“我知道,不用你提醒。這個,算作補償吧。”

曲清如看白癡一般看了他兩息:“那行。”

於是陸祈年就從錦盒裡拿出一對粉色水滴形的玉石珥璫,又看了曲清如一眼,這才離開。

不消片刻,紫蘇和連翹進來了。

連翹遺憾地直嘀咕:“姑爺怎麼走了?”

曲清如指著桌上的錦盒和銀票,讓紫蘇拿過去。

拿出來一看,玉石做的桃瓣粉嫩清透,配著翠綠的葉子點綴其間,栩栩如生,煞是好看。

嗯,挺值錢的。

銀票竟是一百兩的,敗家玩意兒。

不過給她的話,多多益善。

曲清如十分滿意地讓紫蘇收起來:“以後姑爺來了,你們不可以再欺瞞我。”

陸母讓他大晚上送東西過來,目的顯而易見。

但她不想呀。

她生得如花似玉的,萬一陸祈年見色起意,她不是虧了?

如今唐沐瑤患有心疾不能伺候,他又血氣方剛的,要是真對她動心思……想到陸祈年剛纔如狼似虎的某一時刻,她縮起脖子打了個哆嗦。

還是給他納個美妾吧。

他應該不會輕易點頭的,她得想想辦法……

瑤光閣。

唐沐瑤已經生了半天的氣,盼星星盼月亮的,纔看到陸祈年踏著月色而來。

聽說他和江家女一起侍疾了。

往常哪有這麼孝順,顯然是為了和江家女多廝守片刻。

唐沐瑤越想越氣,索性背對著外麵開始假寐。

若是按照原先的計劃,她本該進了瑾王府的,哪裡需要在這裡生悶氣。

和瑾王比,陸祈年什麼都算不上。

“母親當時理事煩躁,正在氣頭上,你彆往心裡去。這是母親給你的珥璫,上好的冰花芙蓉玉,你試試?”陸祈年坐到床沿邊,傾身過去。

怕壓著她,他單手撐在她身子裡側,另一隻手掏出珥璫在她眼前晃悠。

唐沐瑤睜眼一瞧,自然是歡喜的。

一看就價值不菲,確實是好東西。

不過肯定不是陸夫人主動送的,隻怕是陸祈年磨了許久,才死皮賴臉討過來。

已經進了武陽侯府,她也冇法生出彆的想頭,隻能抓緊陸祈年了。

她一轉身便滾進了陸祈年的懷裡,眼波流轉,媚眼如絲:“子豐……”

是酥到骨子裡的一聲輕喚。

她接過那對珥璫,順勢抬臂勾住他脖子。

再明顯不過的邀請。

陸祈年看著她眼底的嫵媚,不知怎麼忽然想起曲清如那雙寶石般的眼眸,澄澈透亮,漂亮得不像話。

就這麼混混沌沌地親上了,直到唐沐瑤嬌吟了一聲。

陸祈年當下就給嚇清醒了,推開她就正襟危坐起來。

“子豐,如此良辰美景,我們……”唐沐瑤羞恥地咬著唇,不好意思直說。

陸祈年背對她,直搖頭:“怪我剛剛冇把持住。嶽母已經給楚家遞了帖子,等楚家騰出空閒會來給你醫治的,不急這一時半刻。”

唐沐瑤怔住。

如今倒像她上趕著了,一時羞憤難當。

她都忘了自己有“心疾”了,卻又不能貿然說自己痊癒了。

忍了忍,她柔聲細語道:“其實我這兩日好多了,養一養就好,不用你低聲下氣求江家……”

“不可!”陸祈年猛地站起來,“你的身子骨要緊,放心,往後我隻宿在你隔壁屋子。”

他說著叫人整理隔壁閒置的屋子,自己跑去浴房兜頭澆了幾盆涼水。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