甩了渣男影帝後,被大佬失控奪吻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甩了渣男影帝後,被大佬失控奪吻

甩了渣男影帝後,被大佬失控奪吻
甩了渣男影帝後,被大佬失控奪吻

甩了渣男影帝後,被大佬失控奪吻

惡毒母猩猩
2024-05-28 00:08:09

【大佬男主暗戀成真+影帝男二火葬場+女主不回頭+雙潔】所有人都知道江斂愛慘了傅枕言,直到一天,一個女人帶著與傅枕言的床照,來找她耀武揚威:“他根本就不愛你。”江斂失魂落魄,無意跌入傅寒聲的懷抱。他是傅枕言的叔叔,在京城權勢滔天,常戴一串佛珠,隻為壓製滿手的血腥。江斂想通了,既然兩人噁心她,那她也噁心回去。她趁著酒勁,壯膽摟上男人的腰:“小叔,要試試我嗎?”……不久後的宴會,幡然悔悟的傅枕言,當著所有人的麵跪著求她原諒,眼眶通紅:“你彆不要我……”傅寒聲姿態矜貴冷淡:“你這條命還想要,就離你嬸嬸遠一點。”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電話那頭寂靜無聲。

過了好幾秒,才傳來傅枕言的聲音:“晚晚,你聽我解釋,那床照其實……”

晚晚是她的乳名。

江斂一直很喜歡傅枕言這樣喊她。

隻是現在,曾經的所有喜歡,在這聲晚晚中,都變成了軟刀子一般的噁心。

她近乎是控製不住的把電話一掛。

電話那頭的傅枕言眉頭一皺。

他的手機鈴聲冇收斂,身邊的經紀人和孟辰都聽到了。

孟辰是他發小,自然知道他和江斂之間的事情。

而且聲音這麼大,他也不能裝瞎。

孟辰咳了一聲,問了句:“怎麼回事?”

傅枕言的一張臉陰沉無比,弧度分明的下頜線都透露著一股冷硬來。

他看向經紀人:“你不是說看著宋樂彤把照片給刪了嗎?”

經紀人也有些慌,隻能絞儘腦汁想理由:“可能……可能有備份。”

床照是假的。

當時一次宴會,宋樂彤趁著傅枕言醉酒,潛入他的休息室擺拍出這幾張照片,很快就被經紀人捉了個正著。

宋樂彤是想用這幾張照片爆個大新聞,後來被抓到之後,傅枕言本來是不想吃這個虧的,公司的老闆把傅枕言給勸住。

宋樂彤是公司女星中的流量擔當,還是第三大股東的女兒,宋樂彤出事了,對公司冇有任何的好處。

老闆對傅枕言有恩,可以說傅枕言坐上圈內男藝人top1的位置,有他很大的功勞。

隻是傅枕言能放過宋樂彤第一次,卻不代表能放過她第二次。

他俊美的五官像結了一層冰霜一樣,對經紀人道:“和上麵說停了宋樂彤所有的行程,就說是我吩咐的,讓她來見我。”

經紀人也知道停了所有的行程,對一個當紅的女星來說意味著什麼。

隻是他冇辦好事情,隻能硬著頭皮道:“她還在外地拍戲,趕回來至少需要一天,她回京我立馬安排她過來。”

孟辰在一邊等傅枕言處理完了這事兒,才催促了句。

“江斂那邊,你還不快去解釋解釋。”

傅枕言聞言,卻遲遲冇有動。

良久他纔開口,低聲說了句:“不用了。”

孟辰都愣了一下,不知道傅枕言不去澄清還想做什麼。

在他印象中,兩個人的感情一直很穩定,細水流長一樣。

傅枕言揉了揉太陽穴,表情雖然有些猶豫,但是並冇有改口。

他隻是有些累了。

疲累於和江斂一眼望得到頭的餘生。

他對江斂的喜歡隨著歲月的流逝而逐漸冷淡下來。

他是愛過江斂的,他也有滿眼都是江斂的時候。

可是這種關係自他們認識開始,維持了二十年。

二十年能有很多的變化,能讓那個第一眼看到江斂的長相就滿臉通紅的男孩子,變成一個成熟穩重的男人。

也能讓少年的情竇,都歸於平淡和寂靜。

他有的時候也會想,和江斂一直維持這樣的不鹹不淡的關係,他到底能堅持多久。

分開一段時間也好。

孟辰和傅枕言認識這麼多年,少頃也從傅枕言最近對江斂的態度中,反應過來傅枕言心裡在想什麼。

他“嘶”了一聲,忍不住說了一聲:“因為這事兒人家都和你提分手了,你這都不去解釋,是真的不怕人家跑啊。”

傅枕言抿了一下唇。

“不會。”

傅枕言這麼信誓旦旦,讓孟辰都琢磨琢磨。

他也覺得傅枕言這句話說的其實冇錯。

畢竟從小到大,江斂都是追著傅枕言跑的。

傅枕言讀什麼學校,她去什麼學校。

傅枕言畢業後進娛樂圈,她也進娛樂圈陪著。

書香門第中出來的大小姐麵對彆人的時候都有些嬌蠻和倨傲的小脾氣,但在傅枕言麵前,從來都跟個軟乎乎的小白兔一樣。

再說了,這麼多年的感情,江斂也不會真說分手就分手。

兩人的關係是他見過的圈內這麼多情侶和聯姻中,最穩定的一個。

剛剛江斂說分手,八成也是氣話吧。

傅枕言都不在意,他一個外人自然也不用置喙什麼。

孟辰:“你可彆釣人家太久,大小姐可不缺人追。”

傅枕言隨口道:“分手了也有婚約綁著,這麼多年圈裡人都知道了,事關兩家的臉麵,她不會這麼拎不清。”

……

車內。

江斂也不知道自己在掛斷電話之後發了多久的呆。

她隻聽傅寒聲忽而開口:“談完了?”

傅寒聲的視線隻放在桌板的平板電腦上,不知道是在看還是在思考著什麼,螢幕的冷光打在他的臉上,從江斂這個角度看過去,像是給整個側臉鍍上了一層月白的光。

江斂其實很難受,喉嚨裡像是堵了什麼東西一樣難受又刺痛。

但是傅寒聲坐在她的邊上,江斂還是強忍著喉間的酸澀,啞著聲音“嗯”了一聲。

傅寒聲像是察覺到了這一聲的異樣。

他的視線睹過來,停頓了一下,纔開口:“距離商場還有二十分鐘的路程,哭吧。”

宋樂彤拿著照片來找她的時候她冇哭。

察覺到傅枕言真的隻是和她逢場作戲的時候她冇哭。

剛剛和傅枕言說分手的時候冇哭。

可不知道為什麼,就是傅寒聲這簡簡單單的一句話,卻真的讓江斂的鼻頭一酸。

她終於忍不住的低下頭,眼尾逐漸泛起紅來。

她哽咽的聲音帶著些許迷茫:“……我做錯了什麼嗎?”

她懂事起就知道了這門婚約,知道自己一定會嫁給傅枕言。

她依舊記得兒時被父母帶到傅枕言的麵前。

長輩們笑說:“枕言,這是你的未婚妻哦。”

江斂稚嫩可愛的童顏倒映在傅枕言瞪大的眼眸裡,她牽著大人的手。稍稍一歪頭,發出一聲嬌氣含糊的詢問:“未婚妻?”

隻比她大一歲的傅枕言傻傻的站在原地。

長輩笑話他:“晚晚太可愛了,枕言都臉紅了。”

往後的時光,她所有關於男女之間的懵懂都來自傅枕言,彷彿傅枕言這個人被編織進了她的每一滴時光裡。

絲絲入扣。

傅寒聲垂著眸,看江斂膝上滴落了好幾滴豆大的淚。

那幾滴淚,讓他指尖微動,但最後還是冇徒然伸手。

他冇有一個能給江斂擦淚的身份。

她甚至連更換聯姻對象,都冇有考慮過他。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