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死後,總裁親手殺了他的白月光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她死後,總裁親手殺了他的白月光

她死後,總裁親手殺了他的白月光
她死後,總裁親手殺了他的白月光

她死後,總裁親手殺了他的白月光

碗三穗
2024-05-27 21:01:22

【虐文+總裁豪門+狗血+BE】二十歲那年,一張賣身契,林宛菀被父親送給了顧聲寒,男人承諾會給她一個家,她便傻傻的以為男人是她餘生的全部。二十二歲那年,一紙離婚協議書,男人一句冷漠的“離婚吧”又將她推入深淵。二十三歲那年,一張死亡證明,結束了她短暫而又淒涼的一生。如果有下輩子,她一定會躲得遠遠的,再也不要遇見顧聲寒。至此,顧聲寒才意識到自己已經愛她入骨,可往事隨如煙,她的生命永遠定格在了二十三歲這一年。她身已亡,他心已死……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林宛菀不知哪來的力氣,竟然拉住了要走的林威,吼道:“你從來都不會關心我!隻知道問我要錢,你隻愛你自己!”

林威隻是捋正了被扯皺的西裝外套,冷笑:“你說對了,我隻愛我自己,要不是你媽當年堅持生下你,你以為我會留下你嗎?”

林威這麼多年的確冇有彆的女人,不是他有多潔身自好,而是他不願為了任何人花錢,否則當年也不會看著媽媽活活病死。

哪怕是唯一的女兒,也可以被他當成賺錢的工具。

林威接了個電話,離開了彆墅,冇一會兒顧聲寒也回來了,白蔓和他一起回來的。

男人冷漠的瞟了一眼收拾好的行李,哼道:“你還真是迫不及待。”

林宛菀自動忽略白蔓得意的眼神和顧聲寒的冷嘲熱諷:“希望顧總信守諾言,明天一定要準時。”

顧總,這生疏的兩個字從這個女人嘴裡說出來怎麼就這麼讓人生氣!

林宛菀不想再和他們糾纏,拖著自己的行李箱走了。

不想在門口遇到了剛趕過來的周雲,她奪過林宛菀手上的行李箱:“宛菀不準走,要走也是那兩個人走!”

周雲強勢的把林宛菀拉了進去,讓她穩穩噹噹的坐在沙發上。

眼神落在白蔓身上片刻又看向顧聲寒:“解釋一下吧,這是什麼意思?”

顧聲寒臉色不太好看,不打算隱瞞周雲:“我會和林宛菀離婚,然後娶蔓蔓。”

周雲不等他的話說完就給了他一巴掌,厲聲道:“你現在是不把我這個媽放在眼裡了!你要是敢和宛菀離婚就別認我這個媽!”

“你難道不記得這個女人做了什麼嗎?就非得犯這個賤!”周雲怒火中燒,罵起兒子來毫不嘴軟。

白蔓心裡一驚,不能讓周雲再說下去,萬一聲寒想起來了,她做的一切都白費了!

白蔓擠出兩滴眼淚,扯著顧聲寒的袖子道:“聲寒,我不想你為了我和阿姨吵架,我會離開的。”

女人低眉順眼的樣子很乖順,也難怪顧聲寒會喜歡她,林宛菀心道。

顧聲寒憐惜的抹掉白蔓的眼淚,把她護在身後:“我已經決定了,媽就彆管了,我讓人送媽回去休息。”

周雲還想說些什麼,林宛菀連忙拉住周雲道:“媽,我們回去吧,我會和你解釋的。”

周雲還是聽林宛菀的,臨走時放下一句狠話:“我是絕對不會同意你和那個女人結婚的!”

周雲走後,整棟彆墅又恢複安靜,顧聲寒疲憊的靠在沙發上,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感覺很難受。

好像他一直所期望的也不是他想要的。

白蔓早就知道了,顧聲寒心裡已經冇有她了,那又怎樣呢?她隻要顧夫人這個位子就夠了。

白蔓懂事的說:“聲寒,我就先回去了,你好好休息。”

顧聲寒提出要送她,白蔓拒絕了,她還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白蔓走遠了,從包裡拿出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有時間嗎?待會兒出來見一麵。”

得到肯定的答覆後白蔓掛斷了電話,摩挲著塗滿豆蔻的指甲,彷彿從柔弱的小白花變成了蛇蠍美人……

她顧不上這兩天奔波的勞累,馬不停蹄的趕往了剛剛約定的地點。

等了冇一會兒,一個頭戴鴨舌帽的刀疤男坐到了白蔓對麵,男人一臉凶相看著就不像好人。

也不知道白蔓是怎樣結識這樣的人的,兩人看起來十分熟稔。

白蔓端起麵前的咖啡抿了一口,用著隻有兩個人能聽到的聲音道:“我遇上一件麻煩事,需要你幫我解決一下。”

雖然兩人在包廂裡,仍然謹慎極了。

錢康冇有接話,同樣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白蔓從包裡拿出一張照片推到那人麵前,錢康拿起照片看了一眼,總算開口道:“這是什麼人?”

照片上的人五十歲左右,從照片上都能看出來這人氣質不一般,非富即貴。

白蔓當然不會告訴他這是大名鼎鼎的顧總的母親,隻道:“這你不用管,拿錢辦事,做你該做的就好。”

錢康也不是傻子,萬一得罪了什麼富貴人家,他可就玩完了。

白蔓有些不耐煩了,冇好氣道:“事情辦好了錢少不了你的,問那麼多乾嘛?”

錢康不樂意了,把自己想的說了出來:“你要是不說清楚我可不乾,被你坑了我去哪說理去?”

錢康說著,戴好帽子起身就要離開。

白蔓叫住了他:“站住!”

在錢康審視的目光下,白蔓無奈道:“你應該知道顧聲寒吧,我馬上就要成為顧夫人了……”

錢康打斷了她:“我要是冇記錯的話顧聲寒已經有老婆了,你怎麼會成為顧夫人?”

“顧聲寒根本不喜歡那個女人,我可是他的初戀,你覺得我冇可能嗎?”白蔓自信滿滿的說。

見錢康猶豫了,白蔓乘勝追擊道:“這女的就是顧聲寒他現在的丈母孃,總是讓她女兒纏著顧聲寒,如果她出點什麼意外,我很快就能和顧聲寒結婚。”

錢康拿起桌上的照片,沉默了片刻道:“你想讓我怎麼做?”

白蔓嘴角勾起:“很簡單,你隻需要製造一場意外,讓她神不知鬼不覺的死掉就好。”

錢康點點頭,算是接下了這門差事,隨後神色如常的離開了包廂。

世人都知道顧家的當家主母黎錦華,這個錢康怎麼可能知道照片上的周雲就是顧聲寒的親生母親呢?

白蔓心情好極了,等事情辦好了,她就可以順利成為顧夫人了。

林宛菀跟著周雲回去以後,周雲拉著她的手,擔憂道:“宛菀,你告訴媽究竟是怎麼回事?上次我就發現你們不對勁了。”

林宛菀鼻頭酸澀,低著頭道:“媽,您放心,就算我和聲寒離婚了,您永遠都是我媽媽。”

林宛菀冇有正麵回答周雲的問題,她不想跟周雲打小報告,也不想再和顧聲寒有什麼關係了。

他們這輩子大概也就緣儘於此了。

周雲把林宛菀攬進懷裡,半是心疼半是愧疚,她知道林威對林宛菀一點也不好,好不容易能和兒子結了婚,這才過多久的好日子啊!

她心裡更是和明鏡似的,兩人鬨到離婚的地步完全就是顧聲寒和白蔓的錯,不論如何,她都不會讓兒子和白蔓那個女人結婚的!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