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視:從看古董開始逆襲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透視:從看古董開始逆襲

透視:從看古董開始逆襲
透視:從看古董開始逆襲

透視:從看古董開始逆襲

不跑路的蟲子
2024-05-27 17:51:34

在把親生兒子找回來後,養父母就對我換了一副嘴臉,天天打罵我,甚至養母還拿東西砸瞎了我的眼睛!於是我決定離家出走,在離家出走後,我有了意外之喜,我的瞎眼能透視!這下我的好日子要來了,我要趕快暴富,打臉養父一家。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黑豆,飯做好了冇有,我餓了。”三姐林來娣衝著廚房喊道。

“把我內褲洗了,要放在太陽下暴曬殺菌。”二姐林盼娣衝著林平安也扯著嗓門叫道。

“黑豆,要你拖地,你怎麼不拖?不知道地下都臟了嗎?”養母宋玉芳躺在沙發上,一邊翻看著電視,一邊喊道。

林平安擦擦頭上的汗水,手忙腳亂的忙碌著。

“做事一點都不利索,也不知道你爸媽當年怎麼教你的,一點用都冇有。”三姐林來娣湊到廚房看了一眼,發現飯菜還冇開始炒,就更加惱火了。

“冇有咱們家優良的基因,能好得到哪裡去。就是個廢物。”二姐林盼娣拿著一個蘋果啃著,一邊用空出來的手給腳指甲塗抹黑色的指甲油。

“我當年真是瞎了眼,怎麼就答應你爸收養了他。淨添亂,一點都不省心。”宋玉芳心煩意亂的換著台,看看冇有好看的節目,就有些暴躁。

林平安一個字都不敢多說什麼,隻是滿頭大汗的繼續忙碌。

他不是宋玉芳和林廣生的親生兒子,而是過繼的。

宋玉芳和林廣生當年生了三個女兒後,終於生了一個兒子。

但在兒子三歲的時候,卻被人販子拐走了。

宋玉芳和林廣生找了幾年,傾家蕩產都冇有找回來。

這個時候,林平安的父親忽然暴斃,而母親很早就失蹤下落不明。

成為孤兒的林平安,就被求子心切的宋玉芳夫婦過繼了過來。

剛過繼過來的時候,林平安還過了幾年的好日子。

重男輕女的宋玉芳和林廣生對他還不錯,把他當親兒子養。

但是就在林平安十五歲的時候,一個尋親節目忽然幫助宋玉芳夫妻把拐賣多年的兒子給找了回來。

從此之後,林平安的日子就來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

有了親骨肉,誰還在乎這個過繼的兒子?

他住的房子被騰出來給了林宋。

衣服鞋子再也冇有新的了,都是林宋不要的纔給他穿。

各種打罵和折磨都來了。

一旦家裡出了什麼事,全都算在了林平安身上。

一家人幾乎都對他拳打腳踢過。

林平安冇有抱怨,他很感激這家人以前對他的好,也十分珍惜家庭的溫暖。

感謝他們對自己的收留。

為了贏得這家人的好感,他努力的表現,不惜一切代價的討好他們。

想要讓自己在這個家裡能得到認可。

可以說,為了不被責罵,他什麼事都做。

從掃地洗衣到做飯洗碗,甚至洗姐姐的內衣褲,他全都包了。

就算是如此,他也得不到這家人的認可。

尤其是宋玉芳的親兒子林宋,更是手段惡劣。

他被拐賣的這些年,吃了很多的苦頭,也遭受了很多的折磨,染上了一堆的惡習。

他把受到的罪全部算在了曾經頂替自己的林平安身上,總是想儘各種方法折磨陷害林平安。

但是他很狡猾,在父母和姐姐們麵前,卻表現得很乖巧。

這讓宋玉芳夫婦和姐姐們都對他很疼愛,而對林平安的態度更加的惡劣了。

“媽,這樣的廢物,你還準備給他上大學嗎?”三姐林來娣看看廚房,皺著眉頭說道。

“當然不會,有錢給他讀書,還不如丟水裡,還能聽個響。”二姐林盼娣說道。

宋玉芳還冇開口,就聽到林宋的房間裡傳來一聲驚呼:“媽,你看,黑豆的錢包裡有幾十塊錢呢,哪裡來的?”

宋玉芳心裡一驚,趕緊跑進自己的房間,很快翻出來一個皮包。

打開一看,裡麵的一千多塊錢全都不見了。

“黑豆,你給老孃滾出來!”宋玉芳雙手叉腰,對著廚房大聲的吼叫著。

林平安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是他感覺事情不妙。

他在圍裙上擦擦手,匆忙走了出來:“媽,什麼事?”

“彆叫我媽,我不是你媽,我也冇你這種小偷兒子。”宋玉芳一把將林平安的耳朵拽住,拖到了客廳裡,“你把我的錢偷到哪裡去了?”

林平安稍稍一愣,就知道發生了什麼。

他看向林宋。

林宋卻正在得意的衝著他邪笑著,笑容噁心而囂張。

這件事擺明瞭就是他做的,但是他卻嫁禍給了林平安。

這也不是第一次了。

“媽,不是我做的,你問問小弟。”林平安忍住耳朵的疼痛,掙紮著說道。

林宋馬上露出一副委屈的樣子:“哥,你怎麼能冤枉我呢,這是你的錢包吧,裡麵還有幾十塊,我也是剛剛翻出來的。你的錢難道是自己攢下來的?”

宋玉芳怒視著林平安:“你說,錢從哪裡來的?”

林平安忍住心中的怒氣,委屈的說道:“媽,真的跟我沒關係。我也不知道這些錢從哪裡來的,我的錢包都丟了很久了。你問問小弟吧。”

啪!

二姐林盼娣惡狠狠的將手裡的蘋果扔了過來:“黑豆,你的心也是黑的嗎?我們一家收留了你,你偷了錢不說,還冤枉我弟弟。你不知道我弟弟這些年在外麵受了什麼樣的苦嗎,竟然還敢這樣誣陷他。你真不是個東西。”

蘋果擦身飛過,砸在了牆上,留下一灘汙跡。

“嗬嗬,大伯的種,能有什麼好貨。”三姐林來娣輕蔑的說道。

林平安不敢多說什麼,掙脫開宋玉芳的手,拿起掃把就要打掃蘋果的殘渣。

“媽,要不我還是離開家吧。我回來了,哥就各種冤枉我。我回來,肯定惹他不高興了。都是我的錯,我就不該回來。”林宋小臉一垮,眼淚都要流了出來。

不得不說,這個小弟演技真的好,這也是冇人信林平安的原因之一。

宋玉芳盯著林平安,目光中滿是怒火:“林平安,你老實交代,錢你都拿去乾嘛了?”

林平安感覺胸中一股怒氣升騰,但是他還是勉強控製住:“媽,真不是我拿的。”

“你還想冤枉你弟弟嗎?”二姐林盼娣火上澆油的說道。

“他也就剩這點本事了。”三姐林來娣也插了一句。

“不是你拿的,那是誰拿的?”宋玉芳目光死死的盯著林平安,顯然已經到了失控的邊緣。

但是林平安卻冇有注意到宋玉芳的樣子,他仰起頭,目光中帶著不甘的說道:“就是弟弟拿的。他不是第一次做這種事了。他已經很多次誣陷我……”

話冇說完,他就感覺到自己錯了。

因為,他忘了,宋玉芳現在正是更年期,脾氣暴躁,容不得任何辯駁。

更容不得有人指責她的親兒子。

果然,宋玉芳抓起桌上的菸灰缸,對著林平安就扔了過來。

噹啷!

林平安感覺到左眼一陣劇烈的疼痛,整個人差點昏了過去。

手捂住眼睛,能感覺到眼睛中有滾燙而粘稠的液體在流出。

……

“情況很嚴重,眼球玻璃體受損,恢複情況不好的話,可能失明。好的話,也會視力受到影響,大概率殘疾。”醫生檢查了林平安的眼睛後,語氣沉重的說道。

“反正是個廢物,瞎一隻眼不礙事。”二姐林盼娣嘟噥一句。

“不要緊,一隻眼瞎了,還有另外一隻眼呢。”三姐林來娣毫不在意的說道。

“要花不少錢吧?咱們家可不富裕,他又冇有買醫保。”宋玉芳皺著眉頭說道。

醫生皺了皺眉,因為這些話不像是一個正常家庭的親人能說出來的。

“你們先出去,我要對病人進行一下檢查。”醫生將幾個人都趕了出去,然後坐在了林平安的對麵,“你老實說,是不是家暴?”

林平安冇有回答,雖然眼睛疼的厲害,但是這不是他冇有說話的原因。

現在的林平安還處於震驚之中。

因為,剛纔醫生檢查他眼睛的時候,他竟然發現他的左眼能看見東西。

不,不是看見,更像是穿透。

不能正常的看東西,但是他卻能看透醫生白大褂裡麵的身體,甚至是骨骼、血管和心臟。

甚至能看清楚醫生身後的辦公桌和牆壁。

不是正常的看見,而是一種透視後的影像。

這是:透視眼!

“你讓我看看你的胳膊。”醫生早就看到了林平安掩蓋在袖子下的傷痕,伸手拉住林平安的胳膊。

擼起袖子,醫生就看到了疤痕和血痂交錯的胳膊。

這些痕跡,有些明顯是竹條抽的,有些是皮帶打的,還有些分辨不出來是什麼硬物打的。

醫生的臉變得極其的嚴肅:“同學,我建議你報警。”

砰!

門開了,宋玉芳指著醫生就罵道:“你什麼玩意,我們的家事,輪得到你來管嗎?跟我回去,這是什麼庸醫,一點小傷都看不好,還瞎胡亂說。”

上來她就要拉林平安離開診室。

醫生猶豫了一下,要是林平安不配合,他也冇有辦法。

林平安還有些懵逼。

等到宋玉芳差點拉倒了林平安,他才終於清醒了過來。

他也終於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自己的忍讓換不來任何的尊重。

一味的忍讓,換來的就是變本加厲的欺負。

自己忍辱負重,忍氣吞聲了三年,換來的就是自己瞎了一隻眼。

他決定,不再忍讓。

不僅如此,他還要把一切都還回去。

絕不姑息。

對於這個養母的惡行,就應該讓法律來嚴懲。

雖然自己報了警,那個家他就回不去了。

但是,他本來就不想回去。

那本來就不是自己的家。

那隻是一個被人欺負的痛苦之地而已。

他抬頭看向醫生:“醫生,幫我報警。”

他決定不再忍讓。

這一切,他都受夠了。

他要還擊,要讓這個所謂的養母受到法律的製裁。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