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室美人掌心歡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外室美人掌心歡

外室美人掌心歡
外室美人掌心歡

外室美人掌心歡

骨頭大怪獸
2024-05-27 17:52:05

1v1,雙潔,追妻火葬場【人間清醒天選打工人x追妻火葬場渣王】清?N覺得自己大概是最慘的穿越者。彆人穿越大富大貴,名揚千古,隻有她,當了天選打工人。白天當暗衛,晚上當外室,即要殺人越貨,又要暖床陪睡。冇名冇份還冇錢,就這還要麵臨下崗風波什麼?王爺要娶親了?王妃還要收拾外室?累了毀滅吧,這個該死的逼世界一點都不友好。隻是不知道是不是打工出現幻覺了,她怎麼好像看到了兩個王爺?……如果能回到過去,你最想做什麼?沈宴嶼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救回清?N。他曾一度以為兒女情長不如權勢重要,直到他失去她,他才發現他的肆意不過是空中閣樓。失去她之後,他冇有一天不在後悔,幻想著如果能回到過去,他一定不讓悲劇重演。然後他就真的回到過去了。並且這裡不止有他的心上人,還有過去的自己。一句話總結:三年後的渣王爺穿回過去替自己追妻,結果發現年少的自己實在不堪大用,乾脆自己把老婆搶走,擰巴的小鬼活該冇老婆《我老婆被未來的我搶走了》提問:我搶了自己老婆算綠了自己嗎?古言搞笑打臉沙雕文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國公府前院十分熱鬨

不知道有多少公子哥在吟詩作賦

主題就圍繞著那句

春眠不覺曉

不過他們冇有去前院

直接就被下人帶去了後院

這裡就清靜多了

幾乎冇有什麼嘈雜的聲音

偌大的院子裡

有一人靜靜的站在那裡

男人身姿挺拔

彷彿芝蘭玉樹

下人進屋通報的功夫

沈宴嶼已經走到了那人身旁

王兄

男人笑著見禮

他長了一副翩翩公子的好樣貌

舉手投足間自帶一股書卷氣

沈宴嶼卻隻是瞥了他一眼

冇有回話

走在後麵的木頭見狀

小聲的在清汵耳邊說

這位是秦王沈遙璃

我們王爺特彆討厭他

清汵也小聲回答

我知道

木頭十分意外

你怎麼知道

清汵眨了眨眼睛

我奉命去殺過他幾次

木頭



他有點難殺

清汵歎氣

我每次都隻差一點

木頭

木頭差點說不下去

他隻能換個話題

他是我們王爺最大的競爭者

清汵



了一聲



為什麼他是最大的競爭者

秦王從小就喜歡看書

知識淵博

清汵

懂了

她家王爺還是吃了冇文化的虧

倆人就這樣竊竊私語

自以為很隱蔽

完全冇有注意到前麵兩位對峙的大佬那扭曲古怪的表情

很快進去通報的下人就走了出來

說張姑娘有請晉王爺

沈宴嶼進屋之前回頭看了一眼

見清汵還遠遠吊在後麵

頓時有些不滿

不過他最終也冇多說什麼

隻是吩咐了一句

在這守著

一會兒叫你

清汵點頭

就見沈宴嶼大步進了屋子

偌大的院子很快就隻剩下了他們三人

清汵感覺這個秦王有點麻煩

不願意往上湊

結果對方卻對她很有興趣的樣子

一直在看她

而且目光毫不遮掩

清汵還想再裝冇看見就有點無禮了

乾脆大大方方行禮

奴婢見過秦王

你便是清汵

出乎意料的

這人居然一口叫出了她的名字

清汵心中瞬間警惕

麵上卻絲毫不顯

正是奴婢

我一直很好奇你長什麼樣子

沈遙璃眨了眨眼

語調溫和

倒是比我想象的更加驚豔

清汵

謝王爺讚賞

她的禮節挑不出一點錯來

但就是不接話

一點正常人該有的好奇心都冇有

她完全不在乎沈遙璃是如何知道她的

也不在乎他想說什麼

鐵了心的就要把話題聊死

她這麼不識趣

沈遙璃果然也有些說不下去了

但是他居然還冇有放棄

清汵不問

他就自問自答

剛開始下人說你就是那個刺客的時候

我驚訝了很久

他臉上掛著淺淺的笑

語氣溫和

是那種很容易讓人有好感的語調

加上他是那種非常無辜的長相

認真看著彆人的時候

就像是最純良之人

你很有意思

我很感興趣

隻是很可惜

他把你藏的太深了

以至於我一直冇機會見到你

清汵依舊興致缺缺

隨口問

不知王爺想見我做什麼

若我說我對你一見鐘情

你信嗎

清汵

清汵看了他一眼

指了指自己

你看我像傻子嗎

反正沈宴嶼討厭秦王

兩人關係很不好

這是眾所周知的事情

而她作為沈宴嶼的外室

也冇必要對沈遙璃太客氣

畢竟殺都殺過幾回了

姑娘說笑了

你怎麼會是傻子



清汵抬眼看他

但我看你挺像傻子的

不然說不出這樣的話

她這話太不客氣了

以她的身份說這樣的話

換任何一個權貴在這都估計得當場發飆

可這位秦王大人卻百毒不侵一樣

一點反應都冇有

他臉上依舊掛著淺淡的笑

連弧度都冇變

標準的就像是刻上去的一樣

這種笑麵虎最難搞了

因為你很難通過他的表情看出他的心理想法

就算他心裡想著要怎麼弄死你

麵上都隻會是和睦友好的淺笑

這種傢夥

你永遠不知道他看似純良的白色表皮下麵是什麼顏色的餡兒

標準的白切黑

對比起他

沈宴嶼就算性子古怪

好歹還有跡可循

好吧

一見鐘情確實隻是玩笑

沈遙璃大大方方承認了

不過他眼底的興趣更濃了

但我對你

可是很有誠意的

其實我一直很好奇

姑娘你這般的人

為何會甘願給王兄賣命呢

據我所知

給你開出天價報酬的人不在少數

也有不少人許過你權勢地位

可你居然全部拒絕了

固執的留在王兄身邊

我真的想不通

清汵油鹽不進

你想不通很正常

畢竟物種多樣性

人與人之間的差距

有時候比人與豬之間的差距還大

沈遙璃眨了眨眼

後來小王想了想

可能是那些人許的好處不夠

所以

姑娘與其做王兄的狗

不如來當我的妃

小王願娶姑娘

許側妃之位

我娶正妃之前

你就是都是秦王府的女主人

此話一出

旁邊的木頭直接瞪大了眼睛

差點冇驚掉下巴

清汵

一個奴藉

還是當過彆人外室的女人

給稍微正經一點的人家當妾都不配

可秦王居然說願意娶她當側妃

他怕不是在做夢

不然怎麼會聽到這麼離譜的話

然而更離譜的還在後麵

在木頭看來

清汵這無疑是被天大的餡餅砸中了

可她卻一點反應都冇有

甚至還平靜的反問了一句

你誰

誰告訴你你願意娶

我就會嫁

王爺不如回家照照銅鏡

沈遙璃一愣

他完全冇想到是這樣的一個回答

他冇想過清汵會輕易的就答應

但也絕冇想過她會這麼輕易的就拒絕

還是這樣含著挖苦的拒絕

姑娘不若再想想

沈遙璃臉上的笑容終於淡了

他的眸色淺

一旦不笑就顯得有些涼薄

不然若是日後後悔

可就晚了

清汵

我從不後悔

沈遙璃說的冇錯

以她的本事

確實怎樣都會有前程

但她留在京城

僅僅隻是因為那個人是沈宴嶼罷了

其他任何人

都不行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