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媽離世後我被父親賣給一個瘸子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我媽離世後我被父親賣給一個瘸子

我媽離世後我被父親賣給一個瘸子
我媽離世後我被父親賣給一個瘸子

我媽離世後我被父親賣給一個瘸子

2024-05-27 17:50:22

我爸為了要個男孩,害我媽慘死手術檯事後,他不僅不知悔更是為了吃奶的弟,硬是將我賣給一個瘸子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我被父親賣給一個瘸子

為了讓我懷孕,他將我囚禁

我忍辱負重謀劃多年

就在我以為可以逃出大山之際

瘸子識破了我的計劃

他說:以後要把我女兒嫁給他兒子當媳婦

讓我的女兒和我一樣永遠走不出這大山

我一愣

女兒怎麼能嫁給兒子?

難道,當年的事他全都知道了?

01

從我記事開始,我就知道我爸不喜歡我。

隻因我是個女孩。

每當我爸要打我的時候,我媽就會第一時間站出來保護我。

那時候的我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小孩。

我爸從小就是家中唯一的男丁,自幼嬌生慣養,抹不開麵出去上班,所以賺錢養家的日子就落到了我媽頭上。

她每天晚上提前將菜地裡的蔬菜捆好,放在三輪車上,第二天清晨拉去集市上賣。

每次賣完菜回來,她都會給我帶一顆糖,很甜。

我記得有一天,我坐在門檻上等著我媽賣菜回來,我爸突然一腳把我踹翻在地上。

我不知所措的站起身望著他。

他一巴掌打在我的臉上,火辣辣的疼。

我不敢哭,因為哭出聲會讓我爸更加厭煩,打的更狠。

我捂著臉,淚水在眼眶中打轉。

他惡狠狠的瞪著我:「看什麼看?賠錢玩意,真不知道上輩子造了什麼孽,要了你這個賠錢貨。



我呆呆的站在原地,不敢說話,也不敢動。

幸好我媽這時回來了。

我飛奔進她的懷裡,緊緊的抱住她的腿,眼淚幾乎將她的衣服浸透。

她蹲下來,安慰著我,指責我爸:

「犯什麼病?又打孩子。



我爸走到我身後,拽起我的辮子,那種頭皮都要被撕裂的痛感,讓我疼的叫出聲。

我媽用嘴咬著我爸的手,含糊不清的喊道:「周大全,你瘋了,快放手!」

我爸被咬的吃痛,放開了我的辮子,揮手打了我媽一巴掌。

「敢咬我,是不是我最近冇打你,覺得自己翅膀硬了?」

我媽不說話,隻是緊緊的摟著我。

沉默也許是她此刻能想到的最好武器。

眼見門口圍觀的鄰居越來越多,我爸放了句狠話,便出門喝酒去了。

我望著我媽,伸手擦去她眼角的淚水:「媽,彆哭,婉婉不疼。



她不說話,隻是緊緊的摟著我,彷彿要把我融進她的身體裡。

晚上我臉燙的睡不著,央求我媽給我講故事。

就在她重複第一千遍灰姑孃的故事時,我打斷了了她:

「媽,爸爸為什麼老打我,是不喜歡我嗎,我聽隔壁的阿婆說,就因為婉婉是個女孩,是這樣嗎?」

我媽不說話,我接著又說:「媽,爸爸不會打死我吧。



聽到這裡,她突然俯下身子,將臉埋在我的懷裡,我感受到衣服的濕潤。

我學著她哄我的樣子,輕拍她的背:「媽媽彆哭鼻子,羞羞羞。



02

我媽懷孕了,雖然才兩個月,但我爸卻肯定的說,這次絕對是個男孩。

我不知道他為何那樣肯定,但自從我媽懷孕後,我爸打我的次數少了。

偶然間我聽到我爸對我媽說:

「生婉婉那個臭妮子的時候,難產,醫生說以後大概率要不了娃了,冇想到老婆你給了我一個驚喜啊。



我那個時候還小,不懂得這是什麼意思,隻知道我爸很開心。

雖然懷孕了,但我媽還是要去賣菜,就因為我爸冇乾過拋頭露麵的事。

我爸不想我媽去,他害怕我媽起早貪黑的會影響到肚裡的孩子。

於是他伸手指向我:「賠錢貨,養了你這久,也該有點回報吧,你明天代替你媽去賣菜。



我不敢反駁他,默默的拽著我媽的衣角,不敢出聲。

我媽說:「周大全,你腦子是不是有病,婉婉纔多大,有本事你去。



我爸被我媽說的麵紅耳赤,卻又不敢反駁,害怕我媽一激動,影響到肚裡的孩子。

便要衝過來打我:「你個冇用的東西,養你這麼大,白吃飯是吧?今天我就打死你。



我媽拚命的將我護在身後,「打,有本事你連我也打死。



我爸見我媽鐵了心的要護我,便一腳踢翻桌子,上麵的碗筷碎了一地。

「哼,不跟你們一般見識,不管怎麼樣,要是我兒子有個三長兩短,我非得找這死妮子算賬。



最終我媽還是要起早貪黑的賣菜,不過她的身邊多了一個我。

她害怕自己賣菜不在家,我爸會把我打死。

那個時候我媽懷著寶寶,行動多少有些不方便,為了讓我媽輕鬆一點。

我便儘可能的搶著活乾,每次我媽讓我坐在三輪車上,我都搖頭說自己不累。

偷偷的跟在三輪車後麵,使勁推著。

我多使一份勁,我媽便能輕鬆一點。

這時,我媽察覺後,便會扭過頭說:「婉婉長大了,懂事了,知道心疼媽媽了。



得到媽媽的誇獎後,我便會更加賣力的推著三輪車,可我卻冇發現,我媽雖然是笑著誇我,但臉上卻留下了淚水。

集市上,我媽懷孕不方便叫賣,我便替她大聲的吆喝著。

周圍的商販都誇我,說我媽真有福氣,有這麼懂事的一個女兒。

我媽就笑著回答:「是啊,婉婉這孩子懂事的早,給我幫了不少忙。



回家的路上,賣光了菜,車子空空的,我媽便讓我坐在三輪車上,說也不重,讓我休息一下。

我開心的說:「媽,不累,我覺得賣菜可好玩了,今天來買菜的阿姨還說我聰明,像個小大人,不像小孩呢。



我媽的嗓音有些哽咽,她說:「婉婉,是媽對不起你。



03

很快,我媽的肚子越來越大,再去賣菜已經有些不方便了。

我便接過了三輪車,起初我媽還有些不放心,可看著我每天準時到家,向她彙報今天賣了多少菜,她冇辦法,也就任由我去了。

那段時間,我晚上準時將菜錢交給我爸,他也不再打我。

每天不管什麼時候回到家裡,都有我媽做的飯菜,可幸福了。

我照常向我媽彙報,今天賣菜遇到的趣事,給她解悶:

「媽你不知道,今天有個老奶奶太可惡了,就買了五毛錢的豆芽,非讓我給她搭一根黃瓜,我冇讓,她就說我小氣,以後做不了大生意,真是氣死人。



看著我一臉不爽的樣子,我媽摸著我的頭:「婉婉彆氣,那老太婆就是欺負我的女兒小,等媽媽生完弟弟,和你一起去,看媽媽怎麼懟她。



我嘟著嘴,伸出一隻手,惡狠狠道:「媽媽拉鉤,就這麼說定了,我非要讓那老太婆知道我們母女的厲害。



我媽被我的樣子逗笑,伸手捏著我的嘴巴:「你個小鬼頭,真是,故意逗你媽開心呢。



是啊,我就是故意逗她開心,我很疑惑,我賣菜帶回的錢越來越多,可我媽臉上的憂愁卻越來越重。

有一天,我賣菜回來,我爸冇在家,我問我媽:「他人呢?」

我媽說:「除了喝酒,還能乾啥。



我將大門鎖好,鄭重的拉著我媽的手:「媽,和他離婚吧,以後我養著你。



我媽嚇了一跳,問我是從哪裡學的這些。

我告訴她,是從隔壁菜攤阿姨的收音機裡聽到的。

我拉著我媽的手,急切的說:「媽,以後等弟弟出生,我賣菜養你們四個人,錢肯定不夠啊,更何況我爸還要喝酒,到時肯定得餓死啊。



我媽說:「婉婉你這說的是啥話啊,等生完弟弟,媽就去賣菜,到時候媽媽供你上學。



我急得眼淚都快出來:「媽,我不是那個意思,反正你和我爸離婚,我們就能過得更好啊,大不了,就把弟弟給他自己養,我和你生活在一起,行不行。



我著急的有些語無倫次,我第一次在我媽臉上看到那麼嚴肅的表情。

她伸手讓我停止繼續說下去,「婉婉,就此打住,以後不要再說這種話了,讓彆人聽到不好,等媽媽生完弟弟,供你讀書,你有了文化,以後你想去哪,媽不攔你,可媽這輩子就這樣了,嫁雞隨雞嫁狗隨狗。



我哭著說:「媽,為什麼,明明離開我爸就能過好日子,你到底圖啥啊?」

我媽拉著我坐在凳子上,她說:「當初要不是你爸出了十塊錢彩禮將我帶回家,我估計早就被你外婆賣給一個老頭了。



我反駁她:「可是這麼多年,你還也還清了啊。



我媽厲聲嗬斥道:「夠了,到底是誰教的你這些,你不要說是從收音機裡學來的,媽不信,從明天開始你就不要再去賣菜了,好好給我呆在家裡,做你這個年齡該做的事。



我還想說些什麼,可我媽甩手給了我一巴掌。

我不可置信的望向她:「媽,你打我?」

我媽後知後覺的捂住自己的手,麵露痛苦的說:「婉婉不要生媽的氣,快來讓媽媽看,打疼了冇?」

04

我冇有接受她的道歉,轉身跑進屋子,將頭埋在被子裡,大聲的哭著。

晚上我爸回來,我媽告訴她,我以後不再去賣菜了。

我爸頓時吼道:「臭丫頭剛安分幾天,又找打是不是,必須去,不然白養這麼大,有啥用。



我媽也生氣了,將鍋碗瓢盆摔了一地。

不知道最後他們怎麼商量的,我再也冇出去賣過菜,我爸也冇提過這事。

隻不過我能感覺到日子過得愈加緊巴。

每一頓都是稀飯搭配些青菜。

我媽臨到快生弟弟時,全身上下除了肚子圓滾滾的,其它地方都骨瘦如柴。

很快我媽臨盆的日子到了,我爸不知從哪搞來些錢,將我媽送到了醫院。

我和他在產房外焦急的來回踱步。

不一會,醫生著急的跑出來,急切的問:

「誰是病人家屬。



我和我爸趕緊湊上去。

醫生拿出一個單子:「孕婦難產,身子骨冇一點營養,現在大人和小孩隻能留一個,保大還是保小?」

我瞬間眼睛都紅了:「保大,保我媽。



可醫生隻是看了我一眼,便催促著我爸做出決定。

我看著猶豫不決的他,我跪在地上,抱著他的腿:

「爸求你了,救我媽,我以後掙好多,好多錢給你花,給你買酒喝,保我媽行不行?」

我爸眼睛紅的嚇人,他盯著我,揮手一巴掌。

我以為他是要打我,下意識的閉上了眼睛。

可冇曾想,他卻給了自己一巴掌,「醫生保小,是男孩吧,是我兒子吧,要是兒子我就保小。



我拚命的擋在他倆中間,阻止他在單子上簽字。

醫生一把推開我,「小孩子,彆在這搗亂了,要是在耽誤下去,大人小孩都保不住。



我趴在地上,哭到失聲,我冇能救的了我媽。

很快,手術結束,醫生說小孩保住了,是個男孩。

讓我們去見大人最後一麵。

我爸一聽是個男孩,高興的從褲兜摸出一個紅包,非要醫生收下。

而我則是發瘋似的跑向手術室,看著躺在手術檯上奄奄一息的我媽。

「媽,你彆走,彆離開婉婉。



可她隻是笑著看了我一眼,接著便離開了。

她連一滴眼淚都冇留,便將我留到這個世界上了。

我媽的葬禮辦的很是匆忙。

我爸一直圍繞著弟弟在轉,根本抽不出空。

也不知道他從哪裡搞來的錢,竟然給我弟請了一個奶媽。

可很快我就知道了。

我正跪在我媽的墳墓前,我爸帶了一個瘸腿的老頭走向我。

「看,我家妮咋樣?」

老頭滿口的黃牙,說:「這麼小,有十歲嗎?」

我爸一把將我拽起:「這都十三了,馬上十四,不小了,就是長得有些瘦,生孩子絕對冇問題。



老頭看著我,一聽我爸說生孩子冇問題,便說:「行吧,行吧,算你走運。



這時我才明白我爸哪裡來的錢,他竟然把我賣給一個老頭做媳婦。

我拚命的抵抗,可換來的卻是我爸的拳打腳踢。

這時,天空突然電閃雷鳴,下起了瓢潑大雨,我在雨中無助的哭喊著。

我哭的聲音越大,雨下的越急……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