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死半年後,老婆報複我全家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我死半年後,老婆報複我全家

我死半年後,老婆報複我全家
我死半年後,老婆報複我全家

我死半年後,老婆報複我全家

忘憂
2024-05-27 17:49:41

我死半年後,曾被我拋棄逼著流產的老婆,以首富獨女陳家大小姐的身份回國了。而她回來的第一件事便是對我全家展開瘋狂的報複。她讓人活生生踹掉我妹妹肚子裡六個月的孩子,隻因為我當初逼著身患尿毒症晚期的她去打胎。她戳爛我媽的眼睛,隻因為當初我趕她走的時候,我媽在一旁冇有勸阻。她折斷我爸那雙內臟科聖手,讓我爸爸跪在醫院門口,受萬人唾棄。她做這一切隻為了逼我下跪道歉。可我已經死了半年,屍體還被開膛破肚的留在醫院裡,而我身體裡麵的腎也早捐給了尿毒症晚期的她……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我死半年後,曾被我拋棄逼著流產的老婆,以首富獨女陳家大小姐的身份回國了。

而她回來的第一件事便是對我全家展開瘋狂的報複。

她讓人活生生踹掉我妹妹肚子裡六個月的孩子,隻因為我當初逼著身患尿毒症晚期的她去打胎。

她戳爛我媽的眼睛,隻因為當初我趕她走的時候,我媽在一旁冇有勸阻。

她折斷我爸那雙內臟科聖手,讓我爸爸跪在醫院門口,受萬人唾棄。

她做這一切隻為了逼我下跪道歉。

可我已經死了半年,屍體還被開膛破肚的留在醫院裡,而我身體裡麵的腎也早捐給了尿毒症晚期的她。

………

1

死衚衕裡,我妹妹以一個極其扭曲的姿勢躺在地上。

她一手費力的捂著六個月的孕肚,一手掙紮著抓住陳玥的褲角。

「嫂子,我好痛啊!求求你放過我吧!放過我的孩子……」

就在剛剛陳玥帶著一群黑衣保鏢圍住我妹妹,將懷孕六個月的她狠狠踹翻在地。

不停的有鮮血從妹妹身下流出,形成一片刺目的紅。

而陳玥垂眸滿臉的冷漠,以一種高高在上的姿態看著妹妹,彷彿在欣賞她痛苦的模樣。

等欣賞夠了,她才滿臉諷刺的開口,「你痛?半年前你哥說我這種身患尿毒症的女人不配為他生孩子,逼著我流產時,難倒我不痛?

當時的我哭著求他,可他是怎麼對我的?怎麼對我肚子裡的孩子的?

我的孩子還冇來得及看一眼這世界就被他扼殺了,如今我隻不過是用他對我的方式來對付你而已,你這就受不了?」

陳玥從一開始的平靜到越說越憤怒。

她一腳踢開妹妹拽著她褲角的手,然後又尖又細的高跟鞋狠狠踢到妹妹突起的孕肚上。

霎時間妹妹眼睛凸起,她捂著肚子從喉嚨裡發出一聲瀕臨死亡的哀吼聲。

「不要……」我痛苦的大吼一聲,奮力飄到妹妹身前,想要像小時候那樣保護她。

可我忘了我已經死了,在碰到妹妹的那一刻我的身體如同空氣一般穿過。

我看了看自己透明的身體纔想起我已經死了,死的透透的,屍體還停放在醫院裡。

於是我隻能眼睜睜的看著妹妹痛的滿地打滾,鮮血在她身下越來越多。

我崩潰著去拉妹妹的手,想去安慰她,但卻隻能一次次的穿過。

我恨死自己了,都是我的錯,都是我這個做哥哥害了她,害死了自己的外甥……

當年陳玥剛懷孕,我就被確診為肺結核晚期,除了死彆無他路。

而且這個病還是嚴重的傳染病,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性會傳染的後代身上。

陳玥當時正是風華正茂的年紀,我不可能在明知自己會死的情況下還要連累她。

於是我逼著她去打胎。

陳玥當時哭著求我不要拋棄孩子,但是我知道我那時候不狠心隻會害了陳玥一輩子。

我想讓我最愛的女人忘記我然後好好活著,而不是帶著有病的小孩成為一個喪夫的寡婦。

於是我逼著自己狠下心打暈她之後送去醫院做流產手術。

可我冇想到那時候的因果,如今她會以這種讓人窒息的方式報覆在我無辜的妹妹身上。

難倒陳玥忘了當時她尿毒症晚期住院時,妹妹是的怎麼整天變著花樣逗她開心的嗎?

錯的是我,跟妹妹冇有任何關係啊!

陳玥怎麼能這麼狠心呢?

看著妹妹痛苦的模樣,我這個做錯事的罪人,除了神經緊繃哭著的祈禱陳玥趕緊醒悟,然後將妹妹送去醫院之外什麼都做不了。

但陳玥卻冇有絲毫停止的意思。

她冷眼看著地上痛苦不堪的妹妹,嘲諷道,「當年你們全家欺我辱我的時候恐怕還不知道我是首富獨女吧!

如今我回來隻做一件事,那就是讓你們全家血債血償,我失去的定要你們加倍奉還,你隻是個開始……」

她說著招了招手,於是她身後的保鏢一擁而上。

每個人卯足了勁對妹妹拳打腳踢,人群裡瞬間傳來妹妹痛苦的尖叫聲。

我撲到人群裡護在妹妹麵前,大吼大叫著讓他們住手,但根本冇有絲毫作用。

因為我已經死了,冇有人會聽到我絕望的聲音。

那些人足足打了十幾分鐘,陳玥才叫他們住手。

然後緩緩走到渾身是血奄奄一息的妹妹麵前,嫌惡似的擦著纖細的手,「回去告訴你哥,讓他來下跪跟我認錯,讓他跪在我死去的孩子麵前磕頭懺悔。

我興許會大發慈悲放過你們,否則彆怪我手下不留情。



說著她將擦完手的手帕扔在妹妹臉上,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如果她走慢點,也許會聽到妹妹吐著血的呢喃,「我冇有哥哥了,哥哥已經死了……」

2

陳玥離開小衚衕後,回到了一處豪華的彆墅,路過的人人都尊敬的稱呼她為大小姐。

她穿著恨天高氣場全開,與當初病弱不堪的人判若兩人。

走進彆墅時,裡麵正有一群人等著她。

「玥玥回來的正好,爸媽們正在商量我們的婚禮呢!你也過來提提意見。



說話間一個身穿西裝的男人走過來,親昵的牽住了她的手。

這是應該就是陳玥的未婚夫,原來她要結婚了。

真好,我應該高興的。

但是眼眶卻莫名酸澀。

其實當年我們也舉辦過婚禮,又隆重又神聖。

所有人都說陳玥身患尿毒症,娶她是個累贅。

但我們全家卻覺得她是天使,又溫柔又漂亮。

隻因為我隨手救了她,她便對我專一又深情,她說我是她的英雄,她會永遠愛我。

我和她相愛三年,那時候她不是陳家大小姐,我也冇有確診肺結核整日吐血痛苦的消沉。

我們每天看星星看日落,過著溫馨又甜蜜的生活,這三年是我這輩子最快樂的時光。

但現在當初那個愛我入骨的女人不見了。

取而代之的卻是要報複我全家的陳家大小姐。

「我累了,你們商量就行。

」陳玥眉眼間出現了一絲抗拒,然後不著痕跡的掙開了他的手,轉身便上了樓。

她上樓後一直挺著的肩膀鬆了一下。

然後從臥室鎖著的抽屜裡拿出一個相框。

相框裡麵赫然是我與她的照片,是妹妹在遊樂園給我們拍的,陳玥拿著仙女棒與我手挽著手,看起來相愛無比。

陳玥看了許久,我的心也彷彿被一隻無形的手捏住,緊繃著難受。

不知過了多久,陳玥撫摸著我的照片開口,「當初你把我像狗一樣趕出去,如今我會讓你像狗一樣爬回來的,我會讓你後悔拋棄我。



聽到她的話,我懸著的心終於死了。

陳玥就算結婚,也不打算放過我家人。

她真的有這麼恨我嘛……

哪怕我死了,她也要掘地三尺的對我展開報複。

陳玥是說到做到的性格,第二天她就按照下屬給的地址去了我妹妹所在的醫院。

她到醫院時,妹妹剛從搶救室出來。

醫生一臉遺憾的開口,「病人送來的太晚了,在加上受的傷太重了,孩子已經死在肚子裡了,為了保住大人的生命也隻能摘除子宮。



聽到醫生的話,我愣住了。

摘除子宮……

這代表妹妹以後再也不能生育了,她那麼年輕又那麼喜歡孩子,怎麼能受得了這樣的打擊啊!

我爸不受控製的向後退了幾步,隨後捂著臉蹲在地上不停的顫抖。

而我媽身體發軟的當場跪在地上,嘴裡喃喃著,「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

「因為這是你兒子欠我的。

」陳玥從走廊出現,居高臨下到看著我媽。

「當年你兒子害死我肚子裡的孩子,如今我隻不過是以牙還牙。



她說著看了看周圍,冇見到我的身影後,她的臉色徹底沉下來了。

「我讓你們兒子給我下跪道歉,可現在看來你們是把我的話當成耳旁風了。



我媽裂著口子的嘴唇動了動,半晌才哭著開口,「玥玥,從你和斌子結婚的那一刻起,我就拿你當成自己的親閨女看待。

哪怕你後來身患尿毒症,我也是寸步不離的照顧你,我捫心自問從來冇有虧待……」

我媽話未說完,就被陳玥一巴掌狠狠打斷了,她大喊著讓我媽閉嘴。

隨後甩了甩手,刻薄道,「就你這個惡毒的死老太婆,你跟我提什麼從前,你難倒忘了你兒子當初在大雨中趕我出去時,你是怎麼在一旁冷眼旁觀的嘛!

現在跟我打感情牌,你也不看看自己配不配。



我媽臉被打的高高腫起來,她嘴角留著血,一臉不可置信看著陳玥。

似乎想不通曾經那個溫柔又善良的女人怎麼會變成這樣。

3

半年前我的病情越來越嚴重,有好幾次我都快挺不過來了。

於是我隻能狠下心將她趕出去。

因為我們全家都知道要是讓陳玥看著我親眼死去,她恐怕會崩潰到活不下去。

那天下著很大的雨,將陳玥推出家門口後,我跟著她在大雨裡走了一晚上。

等清晨的第一縷陽光升起時我便暈死過去了。

而我媽也並非冷眼旁觀,她不放心的跟在我們身後,一邊聯絡醫院,一邊時刻注意著我和陳玥。

看到陳玥情緒不對準備自殺,是她聯絡人救了陳玥,又是她拿錢暗中讓人保護陳玥,讓人照顧她。

等我醒來後,她抱著我哭了很久很久,說我和陳玥是苦命的鴛鴦。

而這一切陳玥都不知道,她隻記得當初我媽在一旁的冷眼旁觀……

陳玥看著我媽,不耐煩的看了一下手錶,「給你們十分鐘時間,讓李斌馬上出現跪在我麵前,負責後果自負。



陳玥說著開始計時。

但我已經死了,怎麼可能會出現……

在一聲聲倒計時中,我爸撲到我媽麵前,他紅著眼聲嘶力竭的開口,「斌子不在,他一時半會回不來。



臨死前我在遺囑上留言,讓爸媽和妹妹給我保密,永遠不要讓陳玥直到我死亡的事。

可此時我的心彷彿被一直無形的手捏住,我迫切的希望爸媽能說出來,要是知道我死了陳玥說不定就會放過我的家人。

因為我有預感,陳玥口中所說的後果我們承擔不起。

果然,陳玥嗤笑一聲,「李斌不是最疼愛他妹妹了嘛!怎麼現在他妹妹變成這樣他都不來看一眼?

也對,他這人向來就虛偽無情,畢竟我之前就親身體驗過。



隨著陳玥的步步緊逼,一向頂天立地的爸爸終於在此刻落淚,他動了動嘴,喃喃的開口,「他不在,他真的不在……」

陳玥被徹底激怒了,臉上浮現瘮人的怒氣,「很好,既然他不來,那就彆怪我手下不留情。



她說著讓身後的保鏢將走廊清空,然後讓人摁住我爸媽。

我媽被人高馬大的保鏢摁在地上,渾身不停的發抖,她哭著向陳玥求饒。

但陳玥隻是冷眼看著她,片刻後才緩緩走過來,扯著我媽的頭髮將她的頭仰起。

「當年你硬生生的看著剛流產的我被趕出去,那時候我就在想,你這眼睛是看不見嗎?既然看不見,那正好彆要了。



她說著朝後伸出手,立馬有一把鋒利放小刀被放到她的手心裡。

看到這一幕我徹底慌了。

我媽更是嚇的大叫,「玥玥你要做什麼?」

「做什麼?自然是弄瞎你的狗眼。

」陳玥說出的話如同魔鬼一樣惡毒,讓人不寒而栗。

「你不能這樣做,這是犯法的。

」我媽哽嚥著搖頭,試圖用法律來約束陳玥。

但如今的陳玥可是首富獨女,她怎麼可能會怕。

甚至還一臉輕蔑的對我媽說道,「好啊!到時候我一定請各位警察好好喝茶。

但在此之前,你的狗眼我是戳定了。



說著她手中的刀尖順勢朝我媽的眼睛近了幾分。

「住手……」,儘管我知道自己現在已經死了,但還是忍不住衝到我媽身前,張開手臂護住她。

同時,我爸從保鏢手中奮力掙開。

他爬的陳玥麵前,蒼老的臉上淚流滿麵,姿態狼狽不堪,哽嚥著求饒,「我給你下跪,我給你認錯道歉,你讓我做什麼都行,隻要你放過我的家人。



陳玥看著我爸狼狽的模樣,不耐煩的“嘖”了一聲,一腳踢到他的心窩裡,將他踢翻在地,「你算個什麼東西,我要的是讓你兒子來給我磕頭認罪。

要是你兒子不來,自然會輪得到你,到時候你的下場隻會更慘。



她說著再次讓保鏢抓住我爸,隨後一片混亂的走廊中,鋒利的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穿過我的靈魂,插進了我媽驚恐的眼睛中。

霎那間,時間在我眼前被無限放慢。

溫熱的血液濺的我的透明的靈魂上,燙的我忍不住發抖。

明明我已經死了,但此刻卻有種痛到窒息的感覺。

我顫抖的轉身去看我媽,隻見我媽眼眶中插著一把刀,血從眼眶裡流的滿臉都是。

她喉嚨裡發出讓人心驚肉跳的慘叫聲,掙紮著想去捂眼睛,但手卻被保鏢摁的死死的。

讓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這一刻,驚雷乍現,我眼前一片模糊,耳裡一陣嗡鳴。

此刻我對陳玥所以的愛意都冇了,曾經我最愛的那張麵容此刻變得麵目全非。

我恨死陳玥了,明明她開始有新的時候了,為什麼還是不願意放過我家人。

我更恨自己,要不是當初救下陳玥,就不會發生現在這種事了,都是我害了媽媽和妹妹。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耳邊的嗡鳴聲才逐漸變小,隻聽陳玥如惡魔般的低語,「再給你們十分鐘,要是李斌還不出現,那那另一隻眼睛也彆想要了。



眼前血腥的一幕,讓我爸幾經暈過去,但最後都硬生生的挺住了。

這時再聽到陳玥的話後,他崩潰的哭著大喊,「他死了,李斌他早就已經死了。

」隨後便暈死過去了。

而陳玥臉上的表情隨著這句話瞬間凝固在臉上。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