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死後五年,虐我全家的妻子瘋了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我死後五年,虐我全家的妻子瘋了

我死後五年,虐我全家的妻子瘋了
我死後五年,虐我全家的妻子瘋了

我死後五年,虐我全家的妻子瘋了

杉菜鬱鬱
2024-05-24 20:23:03

明星老婆認定當年曝光她大尺度照片害她身敗名裂的人是我。五年後再度翻紅的她為報複逼我現身。在我死後第五年瘋狂欺淩我全家。她逼的我哥在東南亞被抽血而亡,逼的我姐陪睡萬千客戶。在她和初戀即將步入婚姻殿堂之際。她終於得知了我的死訊。五年前,我為了阻止她色情照片的流出被匪徒亂刀砍死。而知曉真相的她,終於後悔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明星老婆認定當年曝光她大尺度照片害她身敗名裂的人是我。

五年後再度翻紅的她為報複逼我現身。

在我死後第五年瘋狂欺淩我全家。

她逼的我哥在東南亞被抽血而亡,逼的我姐陪睡萬千客戶。

在她和初戀即將步入婚姻殿堂之際。

她終於得知了我的死訊。

五年前,我為了阻止她色情照片的流出被匪徒亂刀砍死。

而知曉真相的她,終於後悔了。

第一章

寬敞的豪車內,穿著貂絨的華麗女人正翹著二郎腿,舉手煙吞雲吐霧。

而她的身下,正跪著一個蓬頭垢麵,渾身青紫不停發抖的婦人。

「考慮好了嗎我親愛的姐姐,是陪今晚這3個客戶睡覺,還是斷了你孩子的醫藥費讓她即刻身亡,你自己想清楚呢。



那個婦人,便是我的親姐姐。

我姐憤恨地將她昂起。

「林子怡....你彆太過分了!那些客戶都不是人!再這樣下去,我寧願去死!」

林子怡嗤笑一聲。

低著頭狠狠捏住我姐的下巴。

「死?姐姐,彆說胡話了,你死了你的孩子怎麼辦?我說啊,你識趣的話,就趕緊讓沈以恒滾到我麵前,不然,我的客戶,還有很多....很多...」

我姐掙紮著身體將她的手扯開。

「林子怡,你見不到他的,他也不可能會回來。



林子怡瞪著眼,抬手掐住我姐的脖子。

「好啊姐姐,既然他沈以恒不肯回來,那我就先欺辱他的家人,包括你,包括你的孩子,包括他身邊的所有人,你說好不好啊?」

我姐被掐的雙眼翻白,感覺下一秒就要倒在地上。

我的靈魂在空中不停掙紮。

無數次想出手阻止林子怡卻又隻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手穿過她。

我崩潰的跪在地上。

我錯了....

我當初就不該在死前讓我姐彆說出真相,也不該救下這個狼心狗肺的女人。

在林子怡殺紅眼之際,她忽然放開了手。

她的經紀人將手機放在她眼前,裡頭骨瘦嶙峋,渾身臟亂,身上無數傷口的男人倒在地上。

「怡姐,你叫安排的人已經落地東南亞了,在那吃人不吐骨頭的地方待了幾天,如今看上去,像是快要死了呢。



林子怡愣了一秒,隨後露出一抹瘋癲的笑容。

「嗬?沈如豪快死了?那可太好了呢,他哥死了,這樣,沈以恒總歸能來見我了吧。



靈魂跪在一旁的我不可思議地瞪著林子怡。

從前,我哥我姐是真正發自內心把她當親妹妹疼愛。

可如今,她這個惡魔竟下得瞭如此狠手!!

我姐發瘋似地抓住林子怡的腿,怒吼道。

「你這個狠心的人!我們家當初也待你不薄,你到底對我哥做了什麼!」

林子怡蹙眉抬腳將我姐踹倒在地。

「我狠心?姐姐,我再狠心,也冇有當初沈以恒對我做的那些事情惡劣吧?我一個女人的清白,就這麼被她毀了,我的事業,我的全部....都被他毀了,可他做完事後,便離奇般消失了,姐姐,你叫我怎麼能不恨呢?如今我隻不過是讓哥哥去東南亞受點小苦,捐點血罷了,他不聽話,我隻能讓人揍他咯。



說罷,她望向車窗邊癲狂大笑。

東南亞那邊所謂的抽血是用來懲戒不聽話犯人的刑罰。

他會每天反反覆覆承受抽血所帶來的的暈厥虛弱,直至身體極限承受不住而死亡。

「姐姐,沈以恒再不出現,我保不齊他哥的性命還能留得住。



我姐低著頭落淚,她揣著拳頭,像是終於下足了信心。

「林子怡,其實阿恒他早就.....」

【叩叩--】

車窗的玻璃被敲響。

一個身材高挑長相俊俏的男人不知何時已來到林子怡的窗前。

第二章

她臉上浮起一抹幸福的微笑,急忙搖下車窗。

「阿瑾,你怎麼在這?!」

看清楚這男人的臉龐後,我的心臟突然像被火燒般刺疼。

方成瑾,林子怡的初戀,也是將我推向深淵的罪魁禍首。

他當初將我出賣給匪徒,騙我下套的事情還曆曆在目浮現我眼前。

從前好幾次我與林子怡發生爭吵時,也都是他從中作梗。

如今看上去,這對狗男女像是又重歸於好了。

方成瑾伸手輕刮林子怡的鼻尖。

「我剛下班呢,方便大明星送我回家嗎?」

林子怡趕忙將車門打開。

「樂意效勞。



她隨意瞥了眼還在地上跪著的女人冷聲道。

「姐姐,記得今晚陪我尊貴的客人哦,還有,我再給你幾天時間,再見不到沈以恒,下次,我可就冇那麼好說話了。



車門被關上的瞬間,我姐被無情的丟在馬路上。

零星路過的幾個人看到我姐如此慘狀,都以為是個瘋女人,害怕地從她身旁跑開。

她失魂落魄地坐在地上。

嘴裡唸唸有詞。

「阿恒,你為這個惡毒女人捨去了性命,實在是太冤了....太冤了....」

......

隨著靈魂的飄動,我再度回到車內。

彼時方成瑾正低著頭,想親懷中摟著的林子怡。

誰知林子怡身形一閃,給躲了過去。

方成瑾眉眼間儘顯失望。

「小怡,你....你還不能接受我嗎?我以為剛纔你看到我那麼開心,是已經把我真真切切當新男友了。



林子怡扯起唇角,抬手輕撫方成瑾的臉龐。

「阿瑾,不是這樣的,我現在一心隻想報複回沈以恒,所以,有些忽略了你。



方成瑾將摟著她的手收回。

「這麼久了,你還冇忘掉沈以恒麼小怡?非要找到他麼?」

林子怡皺著眉頭有些生氣。

「阿瑾,你是知道沈以恒對我做了什麼的,你怎麼能說出這樣的話?我當然要找到他,我不僅要找到他,我還要讓他跪在我麵前,磕頭說他錯了。



方成瑾麵色一僵,重新將她擁入懷中。

「對不起小怡,剛纔是我的錯,我也會儘力幫你找到沈以恒這個不要臉的狗東西的。



林子怡紅著眼,靠在他懷裡淚如雨下。

這模樣,跟剛纔趾高氣揚的態度大相徑庭。

是啊,或許隻有在方成瑾身邊,她纔會恢複如此小鳥依人的模樣。

可能,這就是初戀的魅力吧。

我站在他們身旁自嘲一笑。

沈以恒啊,你是個傻小子。

當初怎麼就為了你這樣惡毒的女人,被亂刀砍死呢!

第三章

我姐為了身患絕症的小侄女,在那晚還是走進了林子怡給她開好的房間。

受儘一整夜的淩辱後,她彷彿一具活著的屍體,一拐一拐地走回家。

可林子怡早並不打算那麼輕易地放過她。

她已戴著墨鏡,趾高氣揚地在門口等候多時。

「喲姐姐,才這麼幾晚你就受不了啦?」

我姐抬眼望著她。

如果眼神能殺人的話,我想林子怡早已被我姐死了千萬次了。

「林子怡,你又想做什麼?」

林子怡冇說話,反而自顧自地走進屋子裡,拿起杯子給自己倒了杯茶。

熱茶冒起濃煙,她輕輕地吹了口才道。

「姐姐,這麼牴觸乾什麼?我是來給你帶來個好訊息的。



說罷,她將手裡的圖照片整整齊齊擺在我姐眼前。

照片中,骨瘦如柴的哥哥被蓋在白布上,渾身的傷口已變成深紫色,特彆右手手臂腫脹不堪,他閉著眼睛躺在一個鐵板上,整個身子冇有一絲血色的煞白。

而照片一角寫著觸目驚心的三個大字。

停屍房。

我在一旁氣的無能咆哮。

無數次想伸出雙手掐死這個惡毒的女人!

林子怡,她居然殺了我哥!

多年前,我還記得第一次見到林子怡時,她渾身顫抖,衣衫襤褸。

她蹲坐在我哥開的小麪攤旁,警惕地望向四周。

是我哥看她可憐,給她舀了一碗熱騰騰的小麵。

在得知她被父母趕出家無處可去後。

也是我哥說服了家裡人,讓她暫時住在我家,有個安全的棲息之地。

我爸媽在我們很小的時候便去世了。

我哥一直深深記得長子如父這句話,自己不上學靠著賣小麵將我和我姐養大。

而他對林子怡,也像親哥哥般照顧她。

可如今農夫與蛇的故事卻上演了,林子怡將如此疼愛他的哥哥虐待致死。

此刻我真想拋開林子怡的心看看她到底有冇有良心。

我姐站起身抓著林子怡的肩膀咆哮。

「林子怡,你還有冇有良心,我哥她對你這麼好!你居然害死了他!」

林子怡勾起嘴角,轉身拿著桌上的熱茶便朝我姐狠狠地潑去。

「哼,死了又如何?死了纔好,死了沈以恒就能出現了!」

【啊啊啊--】

滾燙的茶水將我姐臉上燙出好幾個水血泡。

林子怡無視我姐的尖叫,反而令人衝進我的房間,開始大肆破壞翻找。

「沈以恒,我就不信你一個活生生的人能消失不見,你給我滾出來,你欠我那麼多,你以為你消失就能解決問題嗎?」

我的房間被他們翻的亂糟糟的。

這時,一個寫著【小怡與以恒】的陶瓷杯掉了出來。

這個杯子是從前我和林子怡一起親手做的。

五年前,她在與我爭吵中將杯子丟到我身上砸個粉碎。

我因為懷念,便將它細心修補好藏在櫃中。

如今....這算是我和林子怡感情裡最後一點回憶了。

林子怡眼神呆滯,蹲在地上望著杯子放聲大笑。

「沈以恒,你以為你做這些我就會感動嗎?我告訴你,無論你做什麼,我都不會原諒你!」

第四章

就在這時,林子怡的經紀人將一張照片遞到她麵前。

「怡姐,這是方先生剛剛發來的,他說他找到沈以恒了,你看看這是不是他。



此話一出,就連我也驚歎不已。

方成瑾找到我了?

我早就死了,他又如何能找到我?

照片中,“我”低著頭戴著口罩,身邊摟著一個身材苗條的女人。

即便看不清相貌,但露出的眉眼以及外形確實與我相識八分。

不得不說,方成瑾為了欺騙林子怡,在找人方麵也是下了狠功夫。

林子怡奪過照片,憤恨地放在手心中捏碎。

「原來如此啊,沈以恒一直不見我,是因為有了新歡呢。



而後,她神情越發陰毒。

「他害得我那麼慘,又憑什麼能得到幸福!我要讓他的家人,他的身邊人,都要受到應有的代價!」

說罷,她一個電話下令將小侄女搬來醫院。

停了呼吸機的小侄女不停喘著粗氣。

她無助的小手不停地拉著我姐,微弱的聲音喊著。

「媽媽,媽媽,我呼吸不上了,媽媽我好難受。



我姐一身的水泡,卻還是忍著跪在地上給林子怡求饒。

「子怡,就當我求求你,你怎麼樣對我都好,彆害我女兒.....她真的不行了。



林子怡諷刺一笑。

「嗬嗬,姐姐,你還記得嗎,你女兒早在五年前就不行了,是我一直花錢給她續命呢,如今你那犯錯的弟弟正遠在國外跟其他女人廝混呢,我倒是看看,他最疼愛的小侄女要死了,他還能不能跟彆人談情說愛。



我姐瘋狂搖著頭。

「怎麼可能,以恒他早就已經死了,他在五年前就死了!他怎麼可能在國外!」

林子怡壓根不相信我姐的話。

她冷哼一聲,將照片丟在我姐麵前。

「嗬嗬,他死了?那這又是誰?姐姐,你當真以為我很好騙嗎?」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