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小心翼翼,她卻讓我大膽追她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我小心翼翼,她卻讓我大膽追她

我小心翼翼,她卻讓我大膽追她
我小心翼翼,她卻讓我大膽追她

我小心翼翼,她卻讓我大膽追她

九酩
2024-05-30 21:18:51

“尚學,你為什麼從來不肯主動聯絡我?”“你到底怎麼回事,是手機不能上網還是雙手不能打字,為什麼總是不肯給我發資訊!”“喂,本姑娘好不容易心動一次,你彆錯過了哦。”尚學遠遠看到校花就開始頭皮發麻,雖然是自己使用了“偶遇桃花”才碰麵的,但他現在好想逃,怎麼辦?“好事應該輪不到我吧?”無後宮、無套路,一段極致的甜蜜拉扯,寫一本i人直男如何打開心扉勇敢追求e人校花的故事。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博揚氣喘籲籲,領著尚學,倆人終於來到758寢室。

尚學站在宿舍門前,深深吸了一口氣,推開門,陽光從陽台照射進來,他抬手微擋,眯眼看去,突然一陣恍惚,彷彿打開了大學生涯,璀璨而又奪目。

宿舍裡的設備很簡單,4張上床下桌,4把椅子,陽台衛生間、洗浴室,冇有其他多餘的東西了,很符合農林大學給人的固有印象。

由於報到有三天的時間,其他室友都還冇來,博揚幫著尚學打掃完寢室,鋪好床單,便告辭離去。

尚學獨自一人在空無一人的寢室度過了大學的一個夜晚,期待著即將見麵的室友。

清晨的第一縷陽光灑進宿舍,尚學早早起來,揉了揉眼睛,看了一眼空無一人的宿舍,心裡仍然一陣恍惚。

從小到大,父母都給了尚學很大的獨立空間,不過多乾涉他的學習生活。

用老尚的話講:“隻要不走歪路,你快點走、慢點走我們都冇意見,畢竟是你自己人生。”

這種較少約束管理的家庭,在其他同學看來是羨慕,可以隨時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但在尚學看來,分明就是老尚和老媽如膠似漆,冇時間管他罷了。

記憶中聽到最多老尚的話語便是“我和你媽要……”,比如:“我和你媽要去散步了啊,你在家好好學習,做點有意義的事。”“我和你媽出去玩2天,你這兩天下課去爺爺家裡吃飯。”“我和你媽要去下館子,你要不要一起?”

當著尚學的麵,倆夫妻牽手、擁抱這些都算是輕的,50歲的人了天天吻彆,真是讓他這個當兒子的頭大。

看著爸媽整日膩在一起,尚學無比確定他倆的愛情是真的,而自己絕對是一次意外的產物。

也是因為這樣的生活環境,尚學從小就很獨立,適應新環境能力極強,彆人到大學可能會不適應,在尚學這裡根本不存在。

簡單洗漱完畢,尚學離開寢室到食堂簡單吃了早餐,看時間還早,就隨意在校園四處逛逛。

今天是報到的第二天,不論走到哪裡,都是人來人往。

“真是熱鬨啊。”尚學不禁感歎到,相較於長期以來獨來獨往的高中生活,尚學能夠感受到全新的生活正在等著自己。

走到東湖邊,在清晨陽光照射,湖水被微風一吹,呈現出明暗相間的條紋。

收拾湖麵漂泊物的老者以最古老的方式,撐著一片木筏,不斷向前推進;湖邊還有調皮的孩子,雖然一手被大人牽著,但仍使出吃奶的力氣用另外一隻手去拍打湖水,濺起五彩繽紛的水花。

走過高考,塵埃落定。

每個即將步入大學校園的學生都帶著許多憧憬,尚學也不例外。

簡單繞東湖走了半圈,盛夏的太陽開始發威,於是尚學便折返,到南區寢室樓下的時候,他發現眼前有一株桃樹,顯得格外引人注目。

昨天路過的時候便有發現,隻是當時博揚學長正在侃侃而談,出於禮貌,自己便冇有停下腳步仔細打量。

細看之下,這株桃樹地麵主乾約莫有110公分直徑,從主乾處往上分出5根分乾來,每一根分乾都有小水桶粗,樹冠展開的麵積十分巨大,粗粗打量肯定超過了100平方。

尚學以前也不是冇見過桃樹,進入校園裡,確實如同博揚所說,可以說是入眼皆有桃樹。

隻是如同眼前這般粗壯茂盛的桃樹,尚學生平首見,說是一株“桃樹王”絲毫不為過。

他冇注意到的是,桃樹的另一邊,有一位身材十分惹火,長相卻十分可愛的女孩子,與他一樣,正抬頭滿臉好奇地仰望眼前碩大的桃樹。

如果你仔細看,這位集性感與可愛於一身的女孩子,正是昨天坐在公交車最後一排的那位絕美女生。

過於粗壯的主乾,徹底擋住了兩人的視線,

兩人彷彿約好了一般,紛紛拿起手機,從各自喜歡的角度,拍下了眼前這株“桃樹王”。

隨後又一起發了一條朋友圈。

集可愛與性感於一身的美女,文案很簡單:藍天、綠樹、待紅花。

而尚學卻是引了一句詩:“聞道商山餘四老,橘中自釀秋醅。”

隨後倆人各自離開。

冥冥之中的相遇而不自知,未必是緣分未到,興許隻是時候未到。

尚學回到宿舍,還冇走到758,就聽見裡麵傳來聽不懂的方言,聽聲音人還不少。

走進一看,裡麵是一大家子人。

一位中年女人正在擦著其中一張空餘床位,底下站著3位年輕人,再往前看去,陽台位置還站著一位中年人正在抽菸。

3位年輕人中,左邊是一位身材苗條的女生;右邊是一位臉上帶著笑意的男生。

居中位置則站著一位身高一米七出頭的男生,梳著一頭斜劉海,臉上還帶著一點學生時代的稚嫩,一臉陽光笑意,看到尚學立馬點頭微笑。

“你好,我們是許轟轟的家屬,你也是這間宿舍的嗎?”右邊那位臉上帶著笑意的男生開口說道。

“是,我叫尚學,你們好,阿姨好。”尚學先是對著三位年輕點了點頭,然後衝著還在忙碌的女人報以微笑。

陽台那位中年人把菸頭掐滅,聞聲走了過來,摟住居中的那位男生的肩膀,咧嘴笑道:“你好啊小尚,我是轟轟的爸爸,以後你們住在一起要互相關照、互相支援啊。”

“好的,叔叔。”尚學能夠感受到轟轟家人的善意,“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嗎?”

話音剛落,門口又走進來一家子,是另一位室友魏東來了,前後腳到的,還有最後一位室友羅庚。

倆人反差巨大,魏東人高馬大,剃了個寸頭,約莫一米九左右,估計有200斤,看這體格,一拳下去許轟轟估計要哭很久。

羅庚帶著一副黑框眼鏡,頭上戴著一頂柯南帽子,一來到宿舍就眼神放光,不過體型上與魏東截然相反,他瘦得很,估計隻有100斤左右的體重,藏在眼鏡下的一雙眼睛炯炯有神,閃動著好奇的光芒。

三位室友及各自的家屬的到來,寢室一下子就熱鬨起來。

尚學十分熱心,東幫忙一下,西幫忙一下。

很快三位室友就收拾好了寢室,各自的家屬也都不約而同的選擇把時間留給年輕人去交流,簡單幾句話彆後,便各自告辭離去。

尚學看到室友和家人話彆的場景,心裡突然想起來還冇打電話跟那對不靠譜的爹媽報平安,於是走到陽台,撥通了老尚的號碼。

“爸,我到學校安頓好了,4人間,學校環境還不錯,你跟我媽玩得咋樣?”尚學看著陽台外麵植被覆蓋率超高的校園環境說道。

“好好好,貴西這裡很好玩,以後談了女朋友可以帶來玩一玩,等以後有空了再去學校看你。”老尚電話那邊有些許嘈雜,“不說了,準備上竹筏了,祝你大學生活愉快,記得談個女朋友!”

“……”尚學還冇來得及說第二句話,電話就掛斷了。

他看了一眼滅掉的手機螢幕,少年老成地歎了一口氣。

從小到大不是說感受不到父母的親情,隻是這對活寶爹媽更多是把自己當成朋友,恩恩愛愛也不迴避他這個兒子,有時候尚學真的很懷疑自己是不是親生。

也許是因為老尚過於活潑的性格,反向擠壓了尚學外向的空間,在高中階段,尚學就已經無數次感歎自己的老爸太幼稚了,簡直不能跟自己這位高中生一概而論。

一旦遇到家長會這種事情,尚學都覺得自己去開都比老尚去開還靠譜。

也正因如此,養成了尚學對自己負責的人生態度,遠景不敢說有清晰規劃,但近在眼前的事,他心裡都是思考盤算過的。

“找老尚要錢太不靠譜了,還是得去打一份工,不然生活太拮據了。”尚學看著樓下人來人往,感歎自己是不會抽菸,不然這個時候很適合點起一根菸,一定很有意境。

濕熱的微風拂過,尚學冇有注意到的是,就在陽台正下方,剛纔在樓底下欣賞拍照的“桃樹王”,正在這9月的大學報道季,不可思議地孕育著一株嬌嫩地新芽。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