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學大佬:醫妃她又裝白蓮了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玄學大佬:醫妃她又裝白蓮了

玄學大佬:醫妃她又裝白蓮了
玄學大佬:醫妃她又裝白蓮了

玄學大佬:醫妃她又裝白蓮了

南一離
2024-05-29 23:17:31

睜眼即是地獄開局?顏穗雨為救族人,以身獻祭,一睜眼卻發現自己重生成了丞相府嫡女,癡呆肥傻,又胖又醜!家人算計,庶妹威脅,被迫替嫁給奄奄一息的病秧子王爺,眼見小命不保。顏穗雨冷笑一聲,玄醫門門主上線,醫術玄學,通通不在話下!看麵相,識善惡,她掐指一算,將極品家人收拾得團團轉。眼見著半隻腳踏進鬼門關的病秧子王爺,她順手給盤活了。一開始,某傲嬌王爺表示:自己的臥房,顏穗雨與狗不得入內。待顏穗雨恢複絕世美顏,颯爆全城後,王爺他後悔了,天天追著求貼貼……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你爹送的不過是些尋常貨色

我皇兄眼界甚高

自然是看不上

王爺閱遍天下美人

那你倒是替你的好王兄選一個

這話從裡到外都是酸味

可蕭行轅卻偏偏當成是恭維奉承

他哈哈一笑

伸手攬過麵前的美人

握住她柔若無骨的柔荑

你這丫頭一向牙尖嘴利

本王倒是真有個人選

隻不過還需要你幫忙從中周旋

聽到蕭行轅這麼說

顏雲煙臉上閃過一絲不快

她倒要看看

什麼樣的美人能入得了楚王殿下的眼

王爺說的是哪一位

靖安侯府的嫡長女隋安

怎會是她

顏雲煙眼中閃過一絲驚訝

那位嫡長女跟她長姐情況差不多

死了孃親

爹雖然救駕有功

但癱瘓在床

這麼多年就靠一口氣吊著

家裡冇權冇勢

空有救駕的名聲

若真娶回家

討不到一點好處

就是一尊美麗的花瓶

內裡跟她長姐一樣

是個窩囊廢

哼哼

王爺怕是早就算計好了

那可不是

女人的貞

潔向來被世人看重

說到女人的貞



顏雲煙覺得是她心頭的一根刺

她當時也是鬼迷心竅

被麵前這男人三言兩語哄騙

就跟他有了夫妻之實

可都已經到了這個時候

他好像還冇有提出把她娶過門

這一直是她心中的隱痛

也是一柄懸在頭頂的利劍

現在看到他隨意拿女人的貞

潔作調侃

顏雲煙心中多有不快

隻不過蕭行轅好像並冇有注意到

此時麵前的小女人臉色微沉

依舊自顧自地說著

皇兄染指了這樣一個女人

若不娶回家去

我父皇必定不肯

到時候最差

也要給個平妻的位分

我那姐姐雖然心智如同幼童

可我覺得按她最近的行事作風

她未必肯

不肯最好

讓她去鬨

最好鬨得家宅不寧

說不定我皇兄心煩

一命嗚呼

這兩個女人一起守寡

可又是一出好戲

聽到蕭行轅雲淡風輕地說著這樣絕情的話

顏雲煙突然覺得後脊背發涼

好在她已經選定了陣營

站對了方向

要不然她真的嫁入謹王府

現在被算計的可就是她本人

她好像受了驚嚇一般

把頭埋在男人的胸膛中間

聽著他強有力的心跳

聞著他身上似有若無的女人的胭脂味

也不知為什麼

顏雲煙隻覺得麵前這個男人好像很難讓她心安

她腦海中無端端的就浮現出了蕭行軒那張清朗俊逸的臉

不知他和麪前的楚王是不是一類人

蕭行轅安排這場好戲

可是多管齊下

那邊他已經提前跟丞相大人打好了招呼

讓他一個勁兒地給蕭行軒灌酒

即便蕭行軒身有沉屙

麵前的酒都已經換成了茶水

但奈何一杯又一杯茶水裡麵加了好料

他們倒是不怕魚兒不上鉤

而另一邊

隋安一個人靜靜地坐在角落

她來出席這樣的宴會

無非是想為家裡掙一份臉麵

她父親常年臥病在床

家裡又冇有當家主母

如果她再不出來走動

說不定京城的上流圈子早就忘了

還有她這樣一位雲英未嫁的高門小姐

她神色黯淡

隻是靜靜地坐在那兒

看著眾人你來我往

顏穗雨早就看到這位小姐與眾不同

她看過麵相

知道她們二人之間必有牽扯

既然是逃不掉的緣

那還不如自己過去打個招呼

她很想看看命運如何安排

你叫隋安

猶如鶯啼的女聲在身邊響起

隋安微微抬眸

就看到一雙霧濛濛的大眼睛

雖然她皮膚黝黑

但是唇角上揚

那笑容倒是讓人不討厭

她認得這就是今天被眾人眾星捧月

阿諛奉承的主角謹王妃

隻是聽說這王妃從小身中奇毒

心智隻有七八歲孩童一般

她不知道為何顏穗雨會來與她親近

下意識站起身

微微屈膝

臣女隋安見過謹王妃

名字可真好聽

隨遇而安

是不是

隋安隻是淡淡地笑了笑

也不說話

就在這個時候

一個小丫頭毛手毛腳地走到她身邊

端了一碗龍鳳茶擺在隋安麵前

小姐

請用茶

她慌慌張張地說了這一句話

轉身就走

隨安看了看麵前的茶碗

隻是淡淡地笑了笑

果然是不受寵冇後台的女子

在這閨閣之中向來不受待見

來送茶的小丫頭都這樣冇規冇矩

她有些無奈

端起茶杯輕輕地抿了一口

這茶倒是上等

茶香清甜

這一切

顏穗雨都看在眼中

那小丫頭的慌亂

當然冇有逃過她的法眼

隻不過很多事情有因必有果

她也冇必要就此點破

一切還都要看這位隨安小姐的機緣

果然冇多一會兒

隋安就覺得頭腦昏沉

她站起身來

向一旁伺候的小丫頭招了招手

我可能有些不舒服

麻煩你跟你當家主母說一聲

我這就告辭了

說著

她就蓮步輕搖地向外走

隻是兩個小丫頭

攙著她看似要送她出門

實則帶她去了後堂一處僻靜的院子裡

門窗輕掩

裡麵發出窸窸窣窣的聲音

那兩個小丫頭帶著隋安走後

顏穗雨就一直不遠不近地跟在後麵

可誰知道一閃身

那兩個丫頭竟然不見了

進了院門

不見那倆丫頭的蹤影

她躡手躡腳地來到窗前

透過窗子向內觀望

果然此時床上可不止隨安一人

蕭行軒一杯又一杯地喝了加料的茶水

原本準備出去方便

誰知道隻覺得頭腦昏沉

差點直接栽在花園

好在有兩個相府的家丁路過

直接把他帶來了這處小院

讓他暫且休息一番

他剛剛開門坐在榻上

就聽到外麵有響動

轉頭就看到兩個丫頭

帶了一個身著華服的小姐緩緩而來

那兩個丫頭看到蕭行軒

臉上露出一絲驚恐

你是何人

她是誰

為何把她帶來此處



我們什麼都不知道

兩個小丫頭說完

隻把隋安推在床上

轉身就跑

隋安喝了帶有強勁春

藥的茶

現在隻覺得渾身燥熱

出於本能的向那絲涼爽靠近

突然有女子靠近

芬芳像一隻小手一樣抓撓著蕭行軒的心

他雖極力隱忍

雙手握拳

但那股燥熱還是在心頭狂竄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