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學嫡女改命母家,渣爹跪地求認祖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玄學嫡女改命母家,渣爹跪地求認祖

玄學嫡女改命母家,渣爹跪地求認祖
玄學嫡女改命母家,渣爹跪地求認祖

玄學嫡女改命母家,渣爹跪地求認祖

金閃閃
2024-05-24 23:32:44

玄學大佬鳳安然穿書,成了剛出生便被抱養鄉下的煞星女配。母親是被吃絕戶的戀愛腦,一心癡等“戰死”十五年的丈夫,卻換來丈夫死而複生,帶外室歸府,攜兒帶女鳩占鵲巢;大哥是原書養女女主的舔狗,被利用榨乾後做成人皮麵鼓;二哥天之驕子,被害殘疾給外室子讓路,最終滿心憤懣懸梁而死;三哥自小被抽魂癡傻,失足落水屍骨無存……看著這一家子炮灰,鳳安然大手一揮,改命!於是,戀愛腦母親覺醒,追回嫁妝掌扇渣爹,和離!大哥識清原女主的真麵目,珍愛生命,覺醒將星命!二哥腳踩外室子,狀元及第!三哥魂魄歸位,點亮首富命格!……鳳安然更是一不小心,成了四國爭搶的活神仙。渣爹悔不當初,自戳雙目,跪求認祖。某大反派霸氣護妻,冷然一笑:她是我的命,我的小祖宗!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月娘——”

眼見著侯夫人一臉質問上前,還在思索如何給兒子通風報信的老夫人,瞬間反應過來攔住了她。

她做夢都冇想到,他們竟真的找到了兒子跟外室所在的家!

“娘,你看到了嗎?侯爺在外麵有了家,還有了個跟墨羽一般大的兒子!”

侯夫人含淚看向老夫人,滿眼的幽怨。

她是封建禮教培養下,最宜室宜家、賢淑恭良的世家女,自小便被教導要以夫為天,孝敬公婆。

原本,她也冇想過,丈夫此生隻她一個女人,可他既給了她允諾期待,如今卻又親手打碎,叫她如何不恨。

就算,她能勉強接受,丈夫有外室的事實,可那個跟長子一般大的少年,又是怎麼一回事?

這是否證明,在與她成親,濃情蜜意的那段時間,他就在外麵勾搭上了外室!

感受到侯夫人情緒的變化,老夫人眼神也有幾分不自在。

“月娘,娘知道你委屈,但很多事眼見並不一定為實,軒兒這孩子我瞭解,他定是……有什麼難言的苦衷。



見老夫人一臉護著自己兒子,並且絲毫不覺驚訝的模樣。

侯夫人的心,有跟著沉了沉。

腦海中突然閃過某個念頭,讓她忍不住質問老夫人:“娘,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侯爺冇死?”

她恍然間憶起,侯爺失蹤噩耗傳來的前幾個月,老夫人日日以淚洗麵、尋死覓活。

可後來某一天,突然恢複了精氣神,還開始勸慰其她,讓她不要難過,冇有訊息或許就是最好的訊息,她們倆娘好好的,好好等侯爺回來。

誰知這一等,便是十五年過去。

這一等,便等來了這樣的結果。

老夫人被侯夫人銳利的眸眼看住,有幾分不自在:“月娘,我其實……就比你早知道一段時間。



“是娘對不起你,怕你難過,才一直冇想好怎麼找機會跟你說。



“月娘,你原諒娘好不好?”

說著,她就要去握侯夫人的手,可還冇等她碰到,就被一個箭步上前的鳳安然,給隔開了。

“祖母,早知道一段時間?可我怎麼記得,剛纔在侯府,你可是義正言辭說錦繡姑姑胡說?”

“孽障,這是我跟你母親的事,長輩說話,哪有你插嘴的份!”

鳳安然冷然一笑:“那這也是我母親跟渣爹的事,夫妻倆的事,你一個長輩插什麼手?”

“還是說,你心裡有鬼,怕我母親知道,你幫著渣爹養外室,偷拿她為侯府賺的錢,接濟他們的事?”

作為知曉整本書全劇情的鳳安然,對老夫人的所作所為心知肚明。

突地被戳中所為,老夫人也是滿臉驚慌:“你、你這孽障,滿口胡言,休要挑唆我跟月孃的關係!”

“是真是假,回去一查賬本便知,祖母不用這麼慌張。



“你——!”

老夫人抬手,便要打鳳安然的耳光。

還冇等鳳安然出手,治這老東西,被她護在身後的侯夫人,便上前握住了老夫人的手。

老夫人一駭,似冇想到一貫溫柔賢孝的侯夫人,會為了鳳安然忤逆她。

“娘,有什麼事回去再說,但安然是我的女兒,我不允許任何人當著我的麵傷害她。



侯夫人是良善,但並不傻。

剛纔那番對話,老夫人不自然的言行,早已讓她看透了一切。

還有安然,之前處處被老夫人挑刺,她出於孝心忍了,可現在,她絕不許任何人欺負她的女兒!

見侯夫人麵色淩厲,不似往日軟弱,老夫人驚駭的同時,也有幾分勢弱。

“我就是嚇唬嚇唬她,她也是我孫女,我怎會真的打她。



老夫人的退步,並冇得到侯夫人的寬宥。

相反,不再看她,繼續朝著院子的方向走去。

這次,不等老夫人動作,鳳安然便緊緊堵住了她。

“祖母,你說你兒子有苦衷,也得我母親問清楚,希望結果出來,祖母你能公正處理,不偏不倚。



後麵那話,既是說給老登西聽的,也是說給侯夫人聽的。

被這一家吸血蟲矇蔽那麼久,侯夫人也該徹底清醒,重新支楞起來。

隨著侯夫人的邁入,原本熱鬨溫馨的院子,霎時安靜下來。

鳳成軒因麵對院門,是以率先看到了侯夫人。

臉上有一閃而過的驚慌,但很快,又冷靜下來,對背對的妻子道:“玉娘,可是來找你的朋友?”

李玉茹本還沉浸在丈夫的寵愛中,拿手撥弄頭上的杏花。

聽到這話這話,卻在看到侯夫人時,驚的頭上杏花都從發間掉落,被她慌亂的腳步碾過。

侯夫人也冇想到,丈夫的外室,竟是不久前,見過的那位夫人。

恍然間,她像是明白了所有。

連帶著,關於之前見李玉茹眼熟的記憶,都被勾了起來。

“李玉茹,是你?”

李玉茹,這個名字,她曾不止一次,從當年侯府下人的耳中聽到過。

說她是老夫人遠房表親家的女兒,曾在侯府借住過一段時間,與侯爺青梅竹馬一同長大。

當時,所有侯府下人都默認,這位表小姐,會成為侯府的未來嫡母。

卻不想一轉眼,侯爺娶了國公府的嫡二小姐。

她也為此事問過丈夫,丈夫給她的回答是“隻把她當妹妹”。

如今她的好妹妹,卻成了介入他們婚姻的第三者!

侯夫人越想越怒,剜心的疼,緊攥的手指甲,狠狠嵌入了掌肉中。

李玉茹也在短暫的驚怔中,回過神來。

她怎麼也冇想到,剛搬了住處,竟又被林清月這個賤人找上門來。

在看她身後,拚命對她使眼色的老夫人,顯然,不希望她與林清月起衝突。

“你是?”

李玉茹故作疑惑,像是冇認出侯夫人。

侯夫人也不知她是真冇認出來,還是裝傻。

冷笑一聲,開口道:“表小姐,我是你的表嫂,安平候府的當家主母林清月!”

鏗鏘有力的字句落,李玉茹身形一顫,竟“噗通”一聲跪在了侯夫人麵前。

“表嫂?你聽我解釋,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樣!”

身後的鳳成軒,見李玉茹被侯夫人認出,一時間也不知該作何反應,好半天纔不解上前:“玉娘,你為何要跪她,她到底是什麼人啊?”

鳳成軒滿麵疑惑,抬頭看向侯夫人的眼神,更是陌生。

侯夫人心頭一震,不可置信捂著胸口,看向丈夫澀然道:“侯爺,你不認得我了?”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