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精莫怪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妖精莫怪

妖精莫怪
妖精莫怪

妖精莫怪

笑個捶捶
2024-05-27 17:50:12

新作品出爐,歡迎大家前往番茄小說閱讀我的作品,希望大家能夠喜歡,你們的關注是我寫作的動力,我會努力講好每個故事!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這裡是華國的南方四線城市彙城

此時正是陰雨連綿的夜晚

老破舊的彙城街區顯得格外寂靜

零零散散的行人匆匆趕路

身影在雨幕中若隱若現

雨勢越下越大

不到

平的小屋裡

身處光線昏暗裡的尤瑛

卻是無心關心這雨勢

房間雖小卻彆具風情

簡潔而溫馨

隻擺放了幾件傢俱

卻展現出濃厚的年代感

這些傢俱雖然有些年頭

但並不顯得破舊

反而散發著主人精心保養的痕跡

略有些花屏卡頓的電視機子上正播報著一則新聞

目前在陝西地區已發現第

具不明生物

具體生物樣本正在由專家解析中

坐在屋內唯一一張椅子上

尤瑛麵無表情的按下按鈕

電視上麵的畫麵一轉

上華國外交部長正嚴肅的強烈譴責著漂國

月投放原子彈的行為

尤瑛歎了一口氣

關閉電視

環視不大的屋子

思緒飄遠

年的一場交通意外

尤瑛成了孤兒

父母除了

萬報銷賠償以外

就隻留下一間位於彙城雜貨街裡背靠寫字樓的二層小店以及幾件當時不錯的幾件傢俱

這樣兩層的老房子

上層本是一家三口溫馨的住所

下層則經營著一家洋當鋪

孩童時期父母意外過世後

緊接著前年獨自撫養他長大的爺爺也因病去世

尤瑛就再也冇來過已經成為雜物間的下層當鋪小店

連平時出去都走二樓後門樓梯

現在的屋子裡滿是灰塵

值錢的東西被親戚一掃而空

就連當年被抵押冇有贖回的物件也被抵押人以各種理由拿回去

一樓當鋪裡還有被意外所砸碎的破舊桌椅板凳

以及遍佈各個角落的蜘蛛絲

樓上卻還是之前出事的溫馨模樣

隻有歲月的年代感

不顯得破舊

冇想到

年了

現在居然有人聯絡尤瑛說想贖回以前的物件

還是以高價贖回一本書

尤瑛站起身環視一圈當鋪

清雋的臉上掛著一絲懷念溫情

像是要從這裡麵記起已經很模糊的身影

他徑直走進當鋪

一股濃重的灰塵味撲麵而來

年冇有營業的當鋪

裡麵堆滿了零零散散的各色雜物和冇用的古董

當然有用的東西早就被勢利眼的親戚們瓜分光了

若不是當時尤瑛爺爺拿著柴刀跟要抬著自行車的遠方大伯拚命

怕不是這個家早就不是家了

房間角落到處都是蜘蛛絲

一邊拽下蜘蛛絲

一邊往裡走清理各種的障礙

這種環境下怎麼可能還有書

就算有書也應該發黴腐爛了把

尤瑛拍了拍身上的灰塵對著破舊的屋子嘟囔了一句

想到那筆錢

那可是一筆足夠他

年不乾什麼都活著的了

死馬當作活馬醫

萬一真的有呢

這思緒還冇到三秒

臉上就掛滿了蜘蛛絲

他頭習慣性後仰

身後也不知碰到了什麼

一個踉蹌

伴隨著飛揚而起的灰塵

尤瑛的屁股和這堅硬的瓷磚做了一次親密接觸

唉喲

我的屁股

尤瑛一邊齜牙咧嘴的爬起來

一邊用手揉著摔到的屁股

這年頭真是什麼玩意都找茬呀

尤瑛往那身後的罪魁禍首瞧去

一堆黴味的雜物裡麵摻雜幾本破書

他尋思著還真是功夫不負有心人呀

想撒來撒

乾脆直接坐下上下開始翻找起來



找到了

尤瑛眼睛發亮

大喊道

弓著身子連忙用衣服袖子擦拭那滿是灰層的書

隻見那書

暗金色的花紋邊框

上麵寫著幾個莊嚴磅礴的三個大字

異生物

正是上午打電話過來的陳先生要贖回的那本

看的出來書的材質極為的好

手感厚重十年如一日

也是喔

這能花高價贖回的書肯定是極為不同的

這都十多年了

不發黴腐爛

一看就價值千金呀

尤瑛拍了拍書感受到書的厚重

嘟囔了一句

想著還得仔細翻開書本再確認下

畢竟按照陳先生的說法

那是一本無字的書

根本冇有閱讀的價值

陳先生要贖回這本書的原因也是因為自家姑婆的私人原因

尤瑛隨意翻開

卻見

一張七彩的圖片畫著一張四不像的生物

上麵配文

犰狳

預示蟲災

擅長裝死的鳥嘴蛇尾免

雙目看著

尤瑛黑了臉

心想這特麼什麼玩意

不是說無字嗎

想著這間洋當鋪被自己給翻得底朝天了

也冇有見一本像模像樣的書來

尤瑛磨挲著書邊

猶豫著拿起諾基亞打給了贖書的陳先生



是陳先生嗎

我呀小尤

就是您要的那本書的尤家當鋪的小尤呀

冇呢

還冇有找到

這不是說看看您這邊還有什麼書的線索嗎

我這找到幾十本書了

具體哪一本

還要再看下收縮範圍嘛這不是

好勒

我聽著

裡麵無字

外麵寫著異生物

焚火無礙

行行行

那我再去找

保準這幾天找到

您看這老打電話也不方便

要不我加您個

好勒

您把您

號發個

我現在就加

等掛完電話

尤瑛立馬恢複麵癱狀

揉了揉對著空氣笑得發僵的臉

環顧四周

還好

人設冇有塌方

為金錢賣笑值得

尤瑛拿出七匹狼

點起煙來

深吸仰頭吐出菸圈

煙霧繚繞中他心想這也不對呀

冇有字

名叫異生物

這字對不上呀

還有焚火無礙

就著還未熄滅的煙往又拿起打火機點起書頁

那書本確實一點也冇有碰上火星

如同不在同一時空一般

乖乖看來是這本無疑了

嘿嘿

接著拿起破舊諾基亞

很是不熟練的輸入一串數字號碼

微信介麵

您的好友申請已通過

得是有錢人

您好

我是陳總要贖書的尤家當鋪的小尤

酷戈

您好

小尤

得是有錢人

好的

陳總您要得的書我已找到

您看下明天什麼時候有空

酷戈

明天上午

點半

這邊你熟悉

你發地址

得是有錢人

好的

那就野東咖啡館

明天

點半

不見不散

尤瑛把手機揣回兜裡

他暗自舒了口氣

萬算是半隻腳踏進他口袋了

就隻剩下弄明白這書為啥有字了

尤瑛皺著眉頭

翻了翻書

從第一頁開始

卻對裡麵的內容著了迷

眼見這漸漸的夜色也變黑了

一下就到了

點他看著夜色慢慢變暗

肚子也在這時候不適合的叫了起來

尤瑛當下即決定

先去吃飯

至於這本書

明天再一手交錢一手叫貨

還有的時間去研究

噠噠噠

尤瑛眉頭微蹙

加快了腳步避開積水

懷裡用衣服裹著書

趕在雨勢更大前

衝進附近

米內唯一開著的小吃店裡

蔡金小吃店裡冇有什麼客人

蔡老闆娘是一個離異帶小娃的單身婦女

已經在這裡做了

幾年的小吃

多歲的年紀

卻有著

歲的容貌

本著手藝不錯好吃不貴

人也貌美和善

平常這裡門庭若市

今日倒是出奇的少人

蔡阿姨

我來吃飯啦

尤瑛一邊檢查書

一邊衝著老闆娘說道



老闆娘正發著楞

連忙打起精神來招呼

小瑛呀

要吃點撒

你先點

我這馬上騰出手來



我看下

尤瑛回道

稍微整理下來坐了下來

大聲嚷道

蔡姨

今天就來一碗蛋炒飯

一碗肉燕湯

好勒

稍等

等尤瑛坐下來才發現奇怪

這書角的一側竟似變得更透明瞭

他抿嘴

拿起餐桌上的紙巾用力擦了擦

等紙巾擦拭掉那空白水跡

那書角又變得漸漸變得凝實起來

怎麼是神奇說的來

尤瑛有些走神

突然被一衝進店裡的聲音打斷

尤瑛連忙把書藏進包裡

接著不緊不慢麵不改色的拿著手機假裝再玩俄羅斯方塊

來人正是隔壁棟的租客王可亮

尤瑛平日裡素有跟他打交道

王可亮為人摳門

又是愛挑剔的性子

愛炫耀自得

對待街坊鄰居倒是關心有加

隻見他身穿白領襯衫西裝褲

一臉顯得有些刻薄的臉上帶著金絲眼鏡

正拿著一張精美重工繡製的方巾

不滿的擦著手上水漬

一邊皺眉一邊說

蔡老闆

快來碗千裡餛飩

去去寒氣

說完轉頭看到尤瑛

便攀談起來

小英你也來這邊吃飯呀

咋的最近還冇有找到工作嗎

這都畢業多久了

你這不行呀

要不叫我大哥搞點門路

他那最近可是有個文員崗位

尤瑛心裡翻了個大白眼

這一個月文員都換了多少人了

不到的工資

叫人端茶送水

還叫人搬運貨物

還要人家搞文案剪輯

咋的

合著招一個文員

你們整個公司都不需要乾事了唄

咳咳

尤瑛不自在的摩擦手指道



王哥

你也知道

最近這市場不是經濟困難

工作都是些亂七八糟的崗位

要不是

多的工資乾

多塊的活

就是天天加班

累死牛

老闆根本不把你當人用

哪有那麼好的工作喲

再說我這一個大老爺們做文員也不合適呀

那是要被人笑話的

工作麵前人人平等

隻要是能養活自己的工作都是好工作

你這想法可不對勁呀

小英

尤瑛正打算繼續回嘴

突然卻被老闆娘一聲打斷

這還聊著呢

趕緊的

肉燕湯跟蛋炒飯都上齊了

快吃

彆涼了就不好料了

尤瑛微笑燦燦對王可亮道

王哥

那咱就先吃飯

後麵有空再說

王可亮點了點頭

接著疊起了他的絲巾

不一會兒

王可亮的千裡餛飩也上齊全了

不得不說

蔡老闆娘店裡的東西真是美味極了

就連王可亮那樣挑剔的人都說不出缺點來

尤瑛吃飽後摸了摸肚子幸福的眯眼

不過一會兒

又將包裡的書拿出來繼續觀看

正看著入迷時

王可亮探過來一個腦袋



你看的什麼書

一個字冇有

有啥好看的

尤瑛不注意被嚇了一跳

連忙將書本合上

扭頭對王可亮說



這個就是

就是我最近兼職的戲

裡麵的一個道具

外麵是一本書模樣

裡麵冇有字的

就是個道具而已

哈哈

王可亮看到尤英那副尷尬樣子頓時興致全無

便砸了砸嘴

行吧

你小子加油

緊接著繼續吃自己的千裡餛飩

回過神的尤瑛心裡琢磨著王可亮的話

無字

無字

難道這本書的字隻能我看到

眼看著

天上下的雨漸漸小了起來

尤瑛也就收拾起東西付完款離開小吃店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