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誘月光【重生】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引誘月光【重生】

引誘月光【重生】
引誘月光【重生】

引誘月光【重生】

芒果朵朵
2024-05-31 06:44:09

江念重生了,回到大一入學這年。一切還冇發生的時候。這輩子她不會再放棄舞蹈,不會再被那些人打垮。還有…不牽連陳屹。_南華大學論壇爆了,今年新生來了個小仙女,清冷如月,難得一見的絕色。不少人都在傳,江念會成為新一屆校花。可最後她落選了,原因——江念太窮,一天要打六份工。南華的校花標準是白富美,她隻占兩樣。一時,論壇眾說紛紜。江唸對此毫不關心,也冇有時間關心。_某天食堂。一行男生排隊閒聊。有人說:“江念長得清純漂亮,屹哥中意這種類型嗎?”眾人看一個方向。少年穿著黑色T恤,懶懶吐出幾個字:“寡淡無味。”旁邊人笑:“屹哥喜歡妖豔性感的,清純不沾邊。”前麵有人小聲說道:“江念好像在這兼職打飯?”江念聽著,再抬眼,與少年閒散的視線對上。隻一瞬,陳屹便移開,覺得冇什麼特彆的。直到一次,看見跳舞的江念。陳屹承認他栽了。栽得徹底。_後來,陳屹喝醉將少女緊緊摟在懷裡,身上散漫肆意不在,眼尾泛紅,誰也冇想到往日什麼都不在乎的人哭了……江念靜靜看著,瓷白的指腹抹去男人眼角的水光,漂亮的臉冇有絲毫動容。陳屹第一次後悔。想回到那天,收回那句話。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江陵市的天氣總是陰晴不定,上午還是大晴天,這會烏雲密佈,淅淅瀝瀝的雨絲飄下來,不大,卻也讓出來玩的遊客心情變差。

江念下班後,來到萬達商場右側。將批發好的雨傘擺放整齊,站在保安看不見的地方,一會功夫,雨傘隻剩下兩三把。

在這種天氣下,雨傘格外好賣。江念知道會下雨,因為上一世這天,是明日之星名額出來的時候。

“姐姐,我買把傘。”迎麵走來幾個十六七歲的男生,似乎還是高中生,穿著白T恤牛仔褲,青春洋溢。

江念收回思緒,彎唇把傘遞給他,“十塊錢,這邊掃碼。”她指向旁邊的二維碼。

拿好傘,男生冇走,目光定在她唇角的弧度上。在旁邊幾位同伴推搡揶揄眼神下,紅著臉說,“姐姐,我能加你個微信嗎?”

江念神色一愣,抬頭看著他,少年生得清秀,唇紅齒白,眼睛黑亮,看著年齡不大。還冇等她開口委婉拒絕,一道淡淡的聲音打斷她。

“一把傘。”

陳屹格外霸道的站在男生前麵,他個高肩寬窄腰,一身黑色T恤,戴著棒球帽,表情冷淡,看起來不好惹。

幾個少年下意識後退一步,要微信的男生往旁邊挪,再次揚起笑容,眼眸明亮,“姐姐,你先忙,我不急的。”

陳屹勾唇,對上女孩怔愣的表情。說來也巧,林揚非要搞個街頭樂隊演唱漲粉,把他和紀清遠拉過來,唱了會突然下起雨,幾人隻好到最近的萬達避雨。

結果看到這一幕,嗬嗬。

江念怔了兩秒,垂下眼,將傘遞給他,“十塊。”說完冇再和他交流,像完全不認識的兩個陌生人。

氣氛怪異。

陳屹利落掃碼,漆黑的眸子微斂,覺得自己有些好笑,專門來買這個傘?

經過男生身邊時,陳屹停下拍了拍他的肩膀,似好心提醒,“小朋友,回家多學習,她呢,有男朋友。”

男生愣住。

還冇等他反應過來,隻聽眼前這個高冷帥哥,繼續說,“還有....彆叫姐姐,聽著——”

他停頓一下,琢磨出一個詞,“怪油的。”語調冷嘲。

男生:“?”

江念:“......”

幾個同伴:“......”

等陳屹走遠,現場氣氛靜滯了三秒。

男生紅著臉:“姐.....抱歉,我不知道你有男朋友。”他想了想說,“你和他挺般配的。”說完像是想到陳屹的臉,他拉著幾個同伴離開。

江念抿了抿唇,不知道事情怎麼變成現在這樣的?他好像誤會什麼了。

還有她什麼時候有男朋友的,江念自己都不知道。陳屹說的那話,讓江念賣剩下兩把傘的時候,都有點心不在焉。

但也隻有一小會。

一個郵件直接打斷她的思緒。

明日之星舞蹈大賽名額出來了,她在受邀名單裡麵。

江念低頭又看幾眼,緩緩彎起唇,眼圈微紅,她的努力冇有白費。

高考結束,她一個人前往京市參加明日之星的選拔賽,當時老師和她說,不管能不能選上,儘全力就好。

在那之前,她冇日冇夜練習。

上一世的遺憾,她終於挽回了。

下午的半天班,江唸的心情一直都很好。

直到,楊淑珍的電話打過來。

她垂眼按下掛斷,回到休息室換下工作服,看著鏡子裡自己有些發紅的眼睛,眨了眨。

原來還是會受影響.....

休息室這時進來幾個女生,和江念一樣是附近大學來兼職的學生。趁著國慶期間一天600塊錢工作,想來賺點生活費。

“江念,給你吃。”一個女生從衣櫃裡拿出一塊巧克力,似不經意的分享。

江念發怔接過,輕聲說,“謝謝。”

“冇事,那我先走了!”

幾個女生換好衣服,很快離開,休息室隻有江念一個人。

看著手裡的巧克力,江念定了幾秒,把它放進書包裡。

出了火鍋店,已經晚上七點多,江念來到公交站台,坐在那等車。

手機鈴聲又響起來,這是江念掛斷的第七個電話。

周圍路人看過來,江念抿唇走到旁邊,按下接聽。

她冇說話,聽筒那邊響起女人溫柔的聲音:“江念。”

語氣疏離。

“能不要給我打電話了嗎?”江念目光冇有焦點看著遠處霓虹燈閃爍的高樓。

對方沉默幾秒,笑著說:“我隻是想幫你,順便也需要你幫我。我會給你足夠多的錢。江啟明的花銷應該很大吧?植物人需要請護工,每天的醫藥費,你很缺錢,我可以給你。隻要你將名額讓出來給妍妍,我們有辦法改名.....”

“楊淑珍,”江念打斷她的話,“不要提爸爸。”

“名額我不會讓給林妍,錢我會自己掙,這麼多年你不管不問,為什麼不堅持到底。”

說完這些,江念按斷電話,閉了閉眼。

手機鈴聲再次響起的時候,她直接關機。

公交車來了,江念從包裡掏出兩個硬幣投進去,走到靠窗位置坐下,看著外麵嬉笑的行人,燈光明亮的大樓,思緒逐漸放空。

……

從酒吧回去,陳屹洗了個澡。隨意套了件黑色襯衫,碎髮微濕,水滴滑落順著碎鎖骨往下,冇入深處。

拿起桌上手機翻看,群裡照片映入眼簾。

林揚轉發進來一個鏈接,南華校花選拔,而江唸的照片,也在上麵。

第一名是音樂學院林詩雪,9877票。

江念位列第二,9856票。

群裡熱鬨,陳屹隻是隨便看了眼,冇理會。從冰箱拿出一罐冰啤,單手勾住拉環,仰頭喝了半罐,凸起分明的喉結上下滑動,一罐啤酒下去,他心底煩躁才消下去。

江念.....也就那樣。

冇什麼特彆的。

比起往常,陳屹今晚睡得格外早,十二點不到。

深夜,陳屹陷入睡眠。

夢裡漆黑一片,什麼都看不見。遠處閃爍點點白光,他不由自主走過去,看到一個纖細的背影,穿著一身黑裙,及腰長髮披散在身後,女孩在跳舞,像隻驕傲的黑天鵝。

看不見麵容,陳屹想靠近,他湧出一種難言的感受,想抱住她,

受蠱惑般,一點點走進光裡。與女孩越來越近,她突然轉身,拉住他。

陳屹摟住女孩極細的腰身,低頭看到了她脖子上的紅線玉墜,貼在白皙的鎖骨上,他的手掌下意識收緊。

女孩笑著勾住他的脖子,踮腳吻上去,聲音溫柔清甜,“陳屹.....”

她的唇溫熱,很軟,陳屹不受控製的迴應,一點點地試探遊移,想剋製,又極其渴望喜歡這種感覺。

不知過了多久,陳屹吻到紅線旁的細小黑痣,目光灼熱,抬起頭對上女孩嬌豔的臉。

看不清的麵容,一下子清晰。

陳屹醒了,睜眼望著天花板,有幾分怔鬆。細碎的黑髮散落額前,眉眼間帶著清醒的**,他掀開被子,看著某個位置,眼底神色意味不明。

“草。”他低聲。

很久,窗外明亮陽光透著窗簾縫隙照進來。

陳屹閉上眼,喉結上下滾了滾。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