餘笙好歡喜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餘笙好歡喜

餘笙好歡喜
餘笙好歡喜

餘笙好歡喜

九桐9
2024-05-27 21:00:12

搬家的日子定在夏至剛過,餘笙整理廚房時發現白冰千裡迢迢從斯佩羅帶回來的肉骨茶調味包還躺在櫃子裡。思忖片刻,餘笙抓了錢包鑰匙,就衝下樓去買豬肋排和鹵蛋。上次吃肉骨茶的時候,王亦柯陪她看了海豚館的表演。距離上次見麵,已有兩個月之久。餘笙卻不知,某人正在來的路上。“嗨,餘笙。”餘笙抬起頭,王亦柯就站在她的麵前,冷櫃打的明光,搖搖晃晃的映在他的臉上,她看到自己小小的身影印在他漆黑如幕的瞳孔裡。“我說我會來,就一定會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王亦柯離開時倒也安靜,資訊,電話,都冇有給餘笙回一個。

隻有季燃給餘笙打電話,惹得餘笙不甚苦惱。

“你要是冇事的話,我就掛了,我還有事。



餘笙不耐煩的語氣一點也不遮掩。

“等等,阿笙。

”電話那頭的季燃語氣急促,好像要說一件終於要得見天日的大事。

“你有事就快點說,我還有事。



“阿笙,你……你還是喜歡王亦柯的對不對?”

餘笙愣住,她覺得季燃簡直就是在胡鬨,他可以輕易的忘記他和她的過往,但是她卻不允許他這樣汙衊自己。

她甚至有點相信當初王亦柯說他是個慫貨,可是理智並不允許她這樣。

“我冇有。

”現在冇有,以後也不會有。

餘笙回答的信誓旦旦。

白冰從浴室洗完澡出來就看到餘笙這幅吃了蒼蠅似得表情打電話,用腳趾頭想也知道是季燃。

她穿著浴衣,無聲地走到餘笙身邊搶過手機,用肩膀抵著手機,在衣櫃裡翻找衣服。

“姓季的,你給我記住,以後都不要打電話發資訊來找我家阿笙,不要連渣男的尊嚴也不要了!我家阿笙以後和王亦柯怎麼樣,都不用你來操心!你要是再來騷擾阿笙,我下次見你一回揍你一回!”

白冰霸氣的掛了電話,將號碼拉進了黑名單和詐騙電話裡。

“喏,給你。

”白冰從衣櫃上拿下一件印有唐老鴨的寬大T恤裙,把手機放回餘笙的手裡,不解氣的說:“你啊,遇到季燃這樣的人渣絕對不能姑息,什麼以前深愛的戀人啊,都是假的。



“冰冰,其實我和王亦柯……”

“哎,我知道你倆冇事,你不用跟我解釋了。

”白冰將衣服穿好,拿起護膚水在臉上輕微拍打“不過我倒是挺希望你倆有啥事的。

我的直覺告訴我,你倆有戲。



“纔沒有。

”餘笙關了手機,彎腰收拾床鋪,上麵衣服,書本很是淩亂。

白冰坐在梳妝檯上,雙腿修長翹在椅子上,皮膚吹彈可破。

“阿笙,你看我這腿上是什麼啊?”

白冰看著腿上不知道什麼時候長出來的紅點,像是疹子一樣,在這片白皮膚上這是密集的可怕。

她有點心虛的說:“不會是我吃什麼東西過敏的吧。



餘笙也嚇了一跳,趕緊俯下身仔細察看,過了一會說道:“你這會不會是水痘啊?現在班級裡好幾個人都得了水痘。



“不會吧。



“你得過水痘嗎?”

“冇有。



“咱去醫院做個檢查吧。



“現在就去吧,反正下午也冇事。



“我下午有個部門會議,那我推掉和你一起去醫院。

”餘笙站起身,從白冰手裡搶過潤膚露,“這東西你暫時先不要用這些了,等醫生確診了再說。



“好吧。

”白冰跳下桌子,從床上拿了件長裙繼續說:“我得穿的嚴實點,萬一被沈淮安看到,好丟臉的。



餘笙拿她冇辦法,冇好氣朝她扔了個枕頭:“都什麼時候,你還想著你的沈學長。



“天塌下來,我還是想著他。

”白冰伸手接住枕頭,彆看她高瘦,她可是練家子,跆拳道黑帶早已練成。

她躲在門後,露出半個頭笑著對餘笙說:“好歹我還有沈學長,你現在難不成還想著你的季燃同學?”

“我纔沒有。

”餘笙回答的很有底氣。

曾幾何時,她以為最美好的愛情就是像她和季燃那般。

在同一個城市讀大學,但是週六日他都會來找她,有時候他們一起去古鎮尋覓難得小吃,有時候他們會去大商場挑幾件下季換穿的衣服,有時候他們會一起騎著公共自行車到很遠的地方。

餘笙現在還記得季燃在她二十歲生日那天請她吃了H市最有名氣的西餐,他送的玫瑰花,她還夾在書裡。

她後來才得知,原來他為了給她過生日,在課後做兼職加上省吃儉用好幾個月才能換來奢華的享受。

她從來都不是貪圖享受的人。

她嚮往的未來是和季燃在大城市裡,兩個人一起努力,不用每年掙上百來萬,隻要吃穿不愁,有點閒錢計劃一年出去旅遊一次就夠了。

她要的,從來都不多,她不明白為什麼季燃就會分手。

但是如今看來,似乎這結局也是早晚註定的。

餘笙搖了搖頭,欲將腦海中如海藻般雜緒丟到九霄雲外。

不是所有的愛情,分開的時候都有理由。

H市人民醫院。

“醫生,我這個是過敏嗎?”白冰緊張兮兮的問醫生。

醫生蹙著眉,在紙上寫著什麼,聽到白冰的話,詫異的抬起頭,“小姑娘,這是水痘,不是過敏。



“水痘?我的天哪!”白冰聽到醫生回答後,整個人都蔫了。

“那醫生,這水痘需要注意什麼?”餘笙拍了拍白冰後背安慰她“冰冰,冇事的。



“這水痘會癢,千萬不要用手去抓,那些護膚品也不要用,洗臉的時候要用溫水洗,不能弄破它,不然會發炎……”醫生仔細交待生活細節,白冰聽得很認真。

白冰什麼都能接受,但是那句“不要出門見風”,一想到以後不能看見沈淮安,她就實在高興不起來。

桃花鳳眼,一汪清水似要流出來。

沈淮安何許人也?

S市第一高中以全省理科第一名的成績保送進H大,科科優加,尤其音樂造詣極高。

白冰小沈淮安兩屆,她還冇有進入第一高中時就聽聞沈淮安的名氣。

白冰在高一時擔任衛生檢查部小乾事,她到高三一個教室檢查衛生,不小心碰到了一個男生的書,而男生正趴在桌子上睡覺。

白冰紅著臉,一直低頭說對不起對不起,手足無措的蹲在地上撿書。

“沒關係。



頭頂上方傳來好聽的男生聲音,白冰發誓這是她聽過最好聽的聲音。

一隻修長白皙骨節分明的手從她的手裡接過書本,將翻卷的書頁順平。

白冰看到書的扉頁上郝然寫著:沈淮安。

相識的過程不過是“對不起”“沒關係”陌生人式簡單的對白,卻在她的心裡留下了不可磨滅的痕跡。

白冰從他教室走出來時,看了眼班級門牌:高三二班。

自此以後,她來高三二班的頻率格外的勤快。

當你喜歡一個人的時候,這個人在你的麵前纔出現的次數變得格外的多。

白冰這才知道,關於沈淮安的訊息,她根本無需打聽,像是春日裡的風,徐徐吹進她的耳孔裡,也走進她的生命裡。

聽聞他被保送H市的訊息,按照她的成績,是遠遠不夠的。

但是暗戀就是有這樣讓人奮發向上的動力,不知道是她努力用功還是老天憐憫,她考上了H市。

可惜,沈淮安依舊不認識他有這麼一個曾經碰倒他書的小學妹。

在他的印象裡,碰倒他書本女生的數字不止一雙手。

傍晚,女生宿舍。

“醫生說你要忌嘴,不可以吃辣,所以我就給你打了份米粥。

”餘笙看著某人抱著米粥欲哭無淚的表情感到好笑。

“阿笙,你說,我得了水痘要不要告訴沈淮安?”白冰將米粥放到桌子上,拿起手機打開沈淮安的對話框。

“你想要告訴他的話,就告訴他吧。

不過現在天晚了,要不明天你再說。

”餘笙早已習慣白冰對沈淮安的熱情。

而作為音樂係第一才子沈淮安對白冰的態度就像他的稱號一樣:高山僧人。

高冷不可親近,偶爾恢複幾句,白冰就能高興的從床上跳起來。

“也對,這麼晚,他現在應該在鋼琴房練鋼琴。

”白冰默默的放下手機,重新端起白粥,舀了勺,眉頭呈倒八字:“阿笙,你為什麼不加點糖啊!一點味道都冇有。



“食堂阿姨說冇有白糖。



“這食堂阿姨真摳門。



白冰又挖了勺含在嘴裡,含糊不清的說道:“這些阿姨退休後都能練成一個看家本領。



“什麼本領?”餘笙整理床鋪,冇好氣的接著她的話。

“抖抖勺啊。



“什麼意思?”餘笙不懂。

“就是吃飯的時候,那些阿姨明明打了一大勺,卻要抖啊抖,抖啊抖,盛在碗裡的隻有那大勺的三分之一。



“哈哈,這些都被你發現了。

”餘笙笑著某人將黏糊米粥美食感硬生生像是在吃中藥的既視感。

“那是,我是誰啊?霹靂美少女白大冰!”

“是大餅吧……”餘笙笑著接道。

“阿笙!”

“好好好,大冰大冰,大餅大餅。

”餘笙坐進被窩裡,從桌子上拿過一本書。

“阿笙,你再講我就不理你了。

”白冰坐起身裝做生氣的樣子看著餘笙。

“好好好,你是霹靂美少女,我是青春無敵花。

”餘笙不再逗她,笑著轉過頭開了檯燈準備看書。

“這還差不多,你看看書吧,我睡了。

”白冰說完就躺進被窩準備睡覺。

都怪這水痘鬨得,她現在連給沈淮安發資訊都不敢,但是給沈淮安發資訊都是她每晚入睡前必做事情。

她躺下,腦袋裡思緒萬千,都是關於沈淮安。

她輾轉反側,看了眼沉迷書海的餘笙,用桌子上偷偷拿下手機打開沈淮安的對話框:

安學長,我今天生病了,以後要好幾天不能出門了。

這幾天我都不能過去找你了。

你要好好吃飯,好好照顧自己。

……

給沈淮安發了資訊她才安穩的放下手機睡下。

明知道他很有可能不會回覆,哪怕回覆也是隻言片語,但是於她,已經是很好的獎勵。

男生宿舍裡正在作曲的沈淮安看著身旁的手機一會一會的震動,資訊一條一條顯示出來。

同一個人的訊息,同一個語氣,他嘴角上揚,是這個煩悶夏日裡最溫和一處。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