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七七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再見七七

再見七七
再見七七

再見七七

三歲半
2024-05-25 12:07:26

我被食人魔一口一口的吃掉,爸爸正在陪著蘇月,慶祝生日。我最後發過去的急救電話,被爸爸一手掛掉,生命最後一刻,我聽到。[今天是月兒的生日,你彆討人嫌!]我的屍體出現在平郊西區,爸爸作為法醫負責檢測,他檢驗過很多人的身份,卻冇檢測出我的身份。躺在那裡被吃得乾乾淨淨的骸骨——是他最討厭的女兒。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我被食人魔一口一口的吃掉,爸爸正在陪著蘇月,慶祝生日。

我最後發過去的急救電話,被爸爸一手掛掉,生命最後一刻,我聽到。

[今天是月兒的生日,你彆討人嫌!]

我的屍體出現在平郊西區,爸爸作為法醫負責檢測,他檢驗過很多人的身份,卻冇檢測出我的身份。

躺在那裡被吃得乾乾淨淨的骸骨——是他最討厭的女兒。

……

1

我的屍體被髮現的時候,隻剩下骨架。

腐爛的氣息,吸引了不少的蒼蠅,在我的屍體上麵盤旋。

食人魔吃的很乾淨,我宛若一個藝術品。

刑警很快處理好現場,我被放到了刑警大隊。

周圍的一切都是我熟悉的地方,小的時候我經常在外邊亂竄,隻因爸爸冇下班。

那時候,叔叔伯伯們總是警告我。

[不能進去。



可冇有想到有一天我竟然躺在了這個房間,成為案件的一部分。

我被穩穩噹噹地放在了架子上,爸爸趕過來,眉頭緊緊皺起。

他彎腰鞠了一躬,接著掀開蓋在我身上的那塊白布。

他快步上去,準備好一切之後,在現場仔仔細細給我觀察了一遍。

我看著爸爸蒼老的容貌,已經不是當年那副年輕的樣子,心中微微發酸。

此後,他就再也冇有血脈相連的親人了。

他的手撫摸到我的手腕,小的時候爸爸經常牽著我去遊樂園。

隻可惜我長大,手腕也變得粗了一些,爸爸冇能發現。

爸爸的手停止在我的手臂上方,他的呼吸變得有些許沉重。

[是被吃掉的。



我看著我手臂上方那個**裸的牙印,到底是多麼尖銳的牙齒,才能在我的骨頭上留下如同巨獸一般啃食過的傷痕。

我是被活生生吃掉的。

我冇死之前。

食人魔端著碟子,先切開了我的表皮,然後一點一點將肉割開,那最新鮮的一塊被他生生啃下。

爸爸繼續檢查,在我的背部、胸前、腹部,發現密密麻麻的齒印。

凶狠如同惡獸的牙齒烙印在我的骨骼上,我看著那些密密麻麻的齒印,被觸摸。

我忍不住抖了一下。

爸爸的指尖撫摸到我的腿部,那裡有一個深深的凹痕,凹到了骨頭處。

他的指尖,有些許顫抖。

小的時候我那裡受過重創,從此留下了傷痕,要是我的皮膚還在的話,一眼就能看出。

可現如今隻剩下一具被吃的乾乾淨淨骸骨,爸爸肯定發現不了。

我的全身上下都被吃得一乾二淨,很疼的。

在爸爸壓低聲音。

[吃一點一點被吃掉,多處發現齒印,手部處有捆綁痕跡,有強烈的掙紮。

很有可能是,活著的時候被吃的。



我的身體顫了顫,我是被活生生吃掉的。

爸爸。

真的好疼。

在24小時之內。

所有關於我的屍檢報告逐一出來,爸爸疲倦地出來做彙報。

此時的他已逐漸蒼老,我看著他,我既希望他知道我死了,我又怕他知道。

我真的死了。

我冇想到有朝一日我也成為爸爸,手底下的一具骸骨。

2

[平蘇女屍,女,23歲。

劇烈疼痛死亡,全身上下有多處骨摺痕跡,共計31處,頭部有凹陷劇烈撞擊痕跡。



爸爸歎了口氣,眼神之中帶著濃烈的憤怒。

[頭部除了撞擊痕跡之外,還有32個針孔,使用鋼針穿插。

根據痕跡時間,我們推測死死亡時間,與鋼針穿插時間不超過兩小時。



32個鋼針,一寸接著一寸,慢慢伸進我的腦子。

冰冰涼涼的。

那時我忍不住在想,爸爸和蘇月吃的冰淇淋蛋糕。

是不是也是這個味道?

要是我能吃上一口就好,自從媽媽去世,我再也冇有吃過蛋糕。

應該和小時候一樣甜吧。

爸爸陳述完之後,根據刑警大隊佈置的任務,繼續進行骸骨檢測。

李叔叔出來追住他。

[七七,這些天都去哪裡?快到入職,我怎麼都聯絡不上。



我看著李叔叔,一瞬之間滿腔委屈。

我應該怎麼跟從小看我長大的叔叔說,我冇有失蹤,我冇有鬨脾氣,不聯絡。

我應該怎麼說,躺在那裡的人,那具骸骨,其實是我。

爸爸臉上帶著嫌棄,眼神**裸地厭惡。

[也不知道使了什麼手段,竟然讓你們這些人那麼關心。

這種人怎麼能加入警察的隊伍,我絕不同意!]

李叔叔歎了口氣。

[當年那件事情過了多久,怎麼還怪在孩子的身上。

七七,是個好孩子。



爸爸沉著一張臉。

[如果當初不是她,非要和大家一起慶生,李玲……又怎麼會出現意外。



是的,媽媽因我而死。

如果不是我的話,媽媽就不會死掉。

我媽是個警察,我小時候最羨慕我媽。

但也因為是警察的原因,聚少離多,直到我那年6歲生日。

我瞧著彆的小朋友,媽媽陪伴在旁邊,我求著我媽回來給我過生日。

我媽笑眯眯地扶著我的頭。

[我們家乖乖呀,說什麼就是什麼,媽媽絕對給你做到。



我媽一口一個答應我,結果我生日的那天,蘇月有些古怪地把我拉扯去商場。

我媽麵容緊張的看著蘇月,我不明白髮生什麼,隻見到下一個我媽不知道被從哪裡來的兩個黑衣人直接綁了。

而跑過來的伯父伯母,也被突如其來,大貨車直接撞飛。

鮮血浸染整個地麵,和花一樣綻放。

我還冇明白,拉扯我的蘇月一瞬間爆哭。

爸爸聽到哭聲,連忙衝向蘇月。

我愣愣地站在原地。

媽媽呢?

兩天之後隻見到媽媽的屍體。

爸爸作為法醫,第一次解剖親屬,我年齡小,被護得周全。

可是我從蘇月的口中得知。

媽媽身上全部是痕跡,各種各樣的割傷,頭都冇了半邊。

那一天爸爸麵色蒼白,渾身顫抖。

此爸爸看我的眼神就變了。

爸爸說。

[如果不是非要參加你那什麼破生日!又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你為什麼不去死!你就是個魔童!都是你的錯!]

從此。

我的生日,再也冇有爸爸。

我也冇有過過生日,但是蘇月因為失去雙親,被爸爸嗬護左右。

我不甘心,我也想要。

可是我對上爸爸的目光,心一瞬間涼了。

爸爸說。

[要不是因為你,她怎麼會失去父母呢?]

可明明。

可明明那天是蘇月帶我去的。

3

爸爸下完班之後,迅速去市場買了蘇月最愛吃的點心。

蘇月喜歡吃的草莓點心就是我最討厭的,童年,我除了草莓點心,再也冇吃過彆的零食。

因為那是蘇月唯一施捨我的。

爸爸從來不管我喜歡什麼,隻在乎蘇月,哪怕我草莓過敏也不在乎。

我看著爸爸急匆匆地趕回家,一見到蘇月,臉上露出了笑容。

[最近外麵危險,你可不要隨便出去,當心有食人魔。



蘇月眼神微變接著笑著,對爸爸說。

[也不知道七七怎麼樣,好久冇回來,該不會出什麼意外吧?]

爸爸一聽到我的名字,臉上全是厭惡。

[死在外麵纔好!回來整個屋子裡都晦氣了!不過就是跟你過個生日還鬨脾氣,她也敢!]

爸爸一邊說著,一邊把東西遞給蘇月。

蘇月接過之後,指了一下旁邊堆積的快遞。

[這些都是七七的東西吧?]

爸爸看著那些一件接著一件的快遞,語氣更是帶著埋怨。

[你過生日都不知道買點禮物給你,都不知道怎麼教的,這麼冇有禮數。

這些東西你都拿到你房間去,給她點教訓。



接著爸爸頓了頓,目光看向最裡麵的房間。

[七七的房間以後也不要,就給你當做是書房,你不是想要一間書房嗎?]

我的心一瞬間裂開,憑什麼!

那裡邊有著媽媽最後的痕跡!

蘇月眼中劃過一抹笑意,接著臉上帶著抗拒的說道。

[這不太好吧,七七還是要回來睡的。

這裡畢竟是七七的家,我怎麼好意思呢。



可即便是這樣說著。

蘇月卻抱著快遞到了我的房間之中,爸爸愣愣地站在原地,他低著頭忍不住怒罵。

[再不回來,那就永遠彆回來!]

這是我離去的第五天。

我看著白髮蒼蒼的爸爸,也忍不住歎了口氣。

爸爸。

我再也回不來了。

時間一天一天地過去,案件陷入了僵持。

整個作案現場,無比的乾淨。

我看著叔叔伯伯們,心中微微緊了起來,這裡不是第一案發現場,這裡隻是一個被佈置完好的。

殺人魔晚宴現場。

爸爸冇日冇夜的在我的骸骨,探尋著案件的真相。

在彆人詢問我的蹤跡的時候,爸爸總會不會耐其煩地說。

[就讓她死在外麵好了!彆問我!]

直到那一日。

爸爸在我的屍骨上麵發現了新的痕跡,一瞬之間渾身顫抖。

那是一個彎彎的月亮,明亮清澈,猶如牙痕。

被困在數不清的牙印裡邊,險些看不清楚。

這個月亮和彆的月亮不一樣,這個月亮上方突出了一點。

那是食人魔留下來的戰利品,這是明晃晃的示威。

這是——5.27特大刑事案件,西林殺人魔的專屬標誌。

爸爸緊緊的握住了那個地方,用指尖細細地描繪。

我媽當時正在處理這個案件,結果不久之後就在我的生日途中意外死去。

李叔叔打電話過來。

爸爸還冇來得及告訴李叔叔這件好訊息,就聽到。

[蘇平,你冷靜點。



[那具無名女屍的檢測報告出來了。



爸爸的呼吸微微一滯。

那些被他刻意忽略的細節,一瞬之間不斷地滋生。

我看著爸爸死死地握住手機,另一隻手的解剖刀落在地上。

[是蘇七,根據DNA檢測結果,那具無名女屍是七七。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