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什麼奇怪的職業啊?舔狗職業!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這是什麼奇怪的職業啊?舔狗職業!

這是什麼奇怪的職業啊?舔狗職業!
這是什麼奇怪的職業啊?舔狗職業!

這是什麼奇怪的職業啊?舔狗職業!

長歎一聲
2024-05-29 17:00:18

他是專業舔狗,同時給幾個金主當舔狗不在話下。不知情人眼中,他是個卑微舔狗,愛清冷校花愛到骨子裡!可,實際是,他重新整理記錄,創造輝煌,一次舔十個!堪稱業界傳奇。無奈,他化身舔狗中的戰鬥狗,將時間管理運用到極致。隻是這bug是不是越來越多了啊?怎麼金主們越來越喜歡她呢?舔舔你而已,怎麼還把有些劇情當真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一整個上午都過得相當愉快。

陸星哼著小調上課學習,一切都井然有序。

以前他又要關注魏青魚,又要關注學業,又要關注老師。

每天都給他整的跟伺候了八個富婆被抽乾抽淨了似的!

現在不用在把精力分到魏青魚身上,隻專注學習就行。

簡直就是天堂!

隻有李大春有些擔心的看著陸星:“星星啊,你真冇事兒吧?”

不是受到刺激精神失常了吧?

就算是要放棄舔魏青魚,也不至於後勁兒這麼大啊!

這一上午。

陸星嘴角的笑容,給李大春整的後背涼涼的。

陸星笑嘻嘻的說道:“完全OK!我很精神!”

完了。

孩子真瘋了。

到了中午休息時間,李大春要叫陸星一塊兒去吃飯,並搬出來了祖宗家訓。

“老祖宗說了,吃飯不積極,腦子有問題!”

陸星提著書包,裡麵裝著宋君竹送的奢侈品衣服。

他要去一趟二手奢侈品店。

“下次嗷,我有事兒。”

陸星就像一陣風,從魏青魚的身邊刮過,絲毫冇有停留!

魏青魚坐在座位上,怔怔的看著陸星消失的背影。

以前上課的時候,她總能感覺到從陸星那裡傳來的視線。

可是今天,她冇有感覺到陸星的視線,心裡卻莫名有些空空的。

思考片刻。

“他救了我,按照禮儀,我應該出於感謝請他吃一頓便飯。”

魏青魚合理的說服了自己,於是同樣站起身,朝教室外走去。

李大春下巴都快驚掉了。

他想想陸星離開的背影,再想想魏青魚緊隨其後的背影。

“握草!”

李大春覺得自己發現了驚天大秘密。

“這倆人不會好了吧?!”

難道陸星告白冇有失敗!!!

難道是......

魏青魚的家裡不同意?!

畢竟魏老爹豪擲千金捐給學校一棟樓的操作,一般的家庭是真的比不了啊。

像這種家庭,是不是還得有什麼聯姻之類的東西?

那陸星和魏青魚就是虐戀了啊!

李大春吃驚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同時眼睛裡爆發出精光,滿麵通紅!

此時班裡一個女同學路過,奇怪的看了李大春一眼,問道。

“體委,你磕什麼CP了?”

李大春尷尬的清了清嗓子,試圖維持自己體委的威嚴正經,加快離開的腳步。

“什麼磕CP,聽不懂聽不懂!”

女同學自言自語道:“不對啊!”

“心跳加速,麵部紅溫,眼神興奮,嘴角露出姨母笑......”

“這就是磕CP的表現啊!”

李大春偷偷摸摸躲到了牆角裡。

他看著手裡陸星送的巧克力,用力的握緊,一臉堅定的說道。

“星星!你放心吧!我不白吃你的東西!”

“我一定會拚儘全力守護你們兩個的愛情的!”

他要儘可能給兩個人製造相處的機會!

嗚嗚嗚。

無數本虐戀小說在腦海裡閃過,李大春一邊抹眼角一邊感歎道。

“真是一對癡男怨女啊。”

......

陸星對學校附近的二手奢侈品店已經很熟悉了。

畢竟以前有些客戶也會喜歡送點物件,這對陸星來說還不如送鈔票和金子呢。

所以這些二手奢侈品店的作用就很大了。

叮鈴鈴。

風鈴聲響,陸星推門進了自己最熟悉的一家二手奢侈品店。

老闆是個四十多歲的中年女子,叫Kate。

雖然陸星也不懂Kate明明是土生土長的國貨,為什麼要起個外國名。

但是管她呢!

有錢就行!

“Kate姐!”

陸星露出乖巧的笑容,甜甜的叫了一聲人。

Kate有些驚喜的看著陸星,扭著腰走過來戳戳陸星的肩膀,嗔了他一眼。

“小冇良心的,現在想起來姐姐了?”

雖然她的年紀可以當陸星的媽媽了。

但是如果陸星叫她阿姨的話,會被毫不留情的丟出去!

陸星嘿嘿一笑,看著Kate認真的說道。

“最近好像要颳風了,Kate姐你要儘量彆外出了。”

Kate愣了一下:“為什麼?”

陸星掃了她的全身一眼,乖乖的說道。

“因為Kate姐你好像又瘦了,我怕你出去被風颳跑嘛。”

噗嗤。

Kate笑得前仰後合的,戳了戳陸星的臉頰,橫了他一眼。

“姐姐賺錢不容易,你可不要再說話了,再說話我就要忍不住給你砸錢了。”

Kate也喜歡陸星。

長得好,性格好,眼睛不愛亂瞟,手也特彆的老實。

最關鍵的是。

陸星每次帶來的奢侈品都是非常非常新的,甚至很多吊牌都冇有摘。

一手交錢一手交貨。

Kate整理著陸星帶來的奢侈品,看著正在數錢的陸星說道。

“親愛的,你要是再老十歲就好了,我一定追你。”

陸星樂了:“不能這麼說,年輕也有年輕的好。”

“比如呢?”

“比如年紀大的錢不一定往你身上花,但是年輕的有勁兒一定往你身上使。”

Kate愣了一下,突然笑了起來。

怪不得陸星總能收到那麼多的禮物,這麼有意思的帥氣弟弟,誰不喜歡呢?

“好吧,那做不成夫妻,就做姐弟吧。”

“好弟弟,再有貨一定要來我這裡哦。”

“你這次帶來的衣服是真的好啊,店裡都冇有開售呢,你就拿到手了。”

陸星喜歡收現金,拿著踏實。

他數好錢放到了書包裡,對著Kate笑著說道。

“冇有以後了,我乾到六月就不乾了。”

Kate驚訝了:“有富婆要你入贅了?恭喜你嫁入豪門!”

原諒她隻能想出來這個可能性了,這也是廣大出來賣的統一想法。

陸星擺手:“不是,我累了而已。”

“哎呀,Kate姐你不要露出這個表情嘛,我隻是不乾了,又不是死了。”

“說不定我以後得了重病什麼的,冇有醫藥費了,還得乾這一行呢?”

Kate破涕而笑,錘了陸星一把。

“呸呸呸,小混蛋!哪兒有這麼咒自己的!”

陸星給她擦眼淚,漫不經心的笑著說。

“逗你開心嘛。”

......

叮鈴鈴。

風鈴再次響起,陸星帶著一書包的現金離開了店。

不遠處的樹蔭下。

風吹少女長髮,露出她清冷白皙的麵龐,宛如高嶺之花,不可褻瀆。

陸星皺起眉頭。

“我不知道魏大校花還有跟蹤人的愛好。”

......

......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