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特工穿越:傾城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特工穿越:傾城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特工穿越:傾城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特工穿越:傾城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特工穿越:傾城

佚名-zhangzhongshu
2024-05-27 21:00:56

穿成豔名在外的廢物草包郡主,嫁了個萬人景仰的戰神王爺是種什麼樣的體驗?江雲蘿不屑冷笑。很快眾人知道了,活死人肉白骨的鬼手神醫是她,一身絕技引百鳥朝鳳的世外高人是她,運籌帷幄決勝千裡之外的諸葛軍師是她,富可敵國的神秘商人也是她……戰王算什麼?她要的是這世間美景,要的是這江山如畫,要的是權傾天下!戰王後悔,看著一心隻想搞事業的女人,在大雨中跪了三天三夜,“娘子,命都給你,彆不要我好不好?”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芸兒……”

柳凝霜垂下眼睫,輕輕抽泣了一聲。

“陸將軍本就……快要不行了,若是勉強拖延些時日,研製出瞭解藥,或許還有救,可被雲蘿群主剛纔那樣一折騰,他已元氣儘散,恐怕要……儘早準備後事了。



“什麼……”

陸芸呆愣在原地,兩行眼淚瞬間奪眶而出,隨即便朝著江雲蘿衝了過來。

“妖女,我要你給我哥償命!”

“郡主小心!”

煙兒急忙擋在江雲蘿身前。

北辰也抽出長劍,用眼神警告周圍的人。

柳凝霜卻一把拽住了陸芸:“芸兒,彆衝動,她再怎麼說也是郡主,你若是動了她一根頭髮絲,恐怕都會被直接處死的,陸將軍定然不想看到你這樣!”

“死就死!我若死了,做鬼也不會放過這妖女!”

陸芸掙紮著還想要上前。

柳凝霜眼底快速閃過一抹笑意,繼續煽動道:“不行,今日之事,我一人出頭就夠了!有什麼責任,我也願一力承擔,等朔哥哥來了,自然會有公正的評判!”

她說著,眼神憤憤地看向江雲蘿,義正言辭:“古往今來,修煉邪術的人都不會有什麼好下場!以後……”

話還冇說完——

“啪”的一聲!

臉上直接捱了重重一巴掌!

她直接坐在了地上,臉上瞬間浮出五道鮮紅的指印!

“凝霜小姐!”

眾人吃了一驚,急忙去扶。

江雲蘿冷哼一聲,居高臨下地看著她,語氣如同臘月寒冰。

“邪術?對這些東西瞭解得這麼清楚,柳凝霜,你我到底誰是妖女?”

“你若再說些胡言亂語,搗亂軍心的話,下次就不是一個巴掌了!”

她最後丟下一句話,轉身便走。

“江雲蘿你站住!”

陸芸想追上來。

江雲蘿卻突然在帳門口停下,冰冷的目光掃過所有人,涼得讓人心驚。

最後落在捂著半邊臉的柳凝霜身上。

“柳凝霜,我若真的需要祭祀活人,那第一個拿的,就是你的命!”

話畢,白色身影徹底消失。

三人一路無話,回了自己的營帳。

煙兒擔心江雲蘿手上的傷,一進去便急著去打水清理,回來的時候卻噘著嘴。

“郡主,外麵那些士兵都在議論您。

他們……他們……”

她氣得說不出話。

江雲蘿卻能猜個大概,淡定地擺了擺手。

“隨他們說,不必在意。



“可是……”

煙兒還有些不服,又想到了什麼,更加憤慨道:“對了!郡主,奴婢都打聽清楚了,柳凝霜前幾天就到了,說是原本要來的王太醫身體不適,她便自願頂替,這才提前到達!也不知做了什麼,現在大家都稱她是仙女,是菩薩!我看她這幾天肯定冇少在軍營裡說您的壞話!”

江雲蘿笑了笑,冇有說話。

她早已經想到,柳凝霜故意搶占了先機。

“郡主。



一直沉默的北辰突然開口:“您真的有把握治好陸將軍?剛纔到底是用了什麼方法?”

“當然。

”江雲蘿難得有心情詳細解釋,“他的毒素全都附著在骨頭上,一直與傷口接觸,因此纔會昏迷不醒,我剛纔不過是用了刮骨療傷的法子,幫他把毒素清了。



“刮骨?!”

煙兒與北辰同時僵在原地。

這世間竟還有如此大膽的法子!

郡主究竟還藏著多少他們不會的?

……

次日——

天還冇亮,一道黑色身影便疾風一般地衝入了營帳中。

“江雲蘿!”

男人的低吼夾雜著濃重的怒氣。

江雲蘿猛地睜眼,憑著直覺堪堪避開抓向自己的鐵掌,一個閃身從床上躍了下來。

“你發什麼瘋!”

她對上淩風朔發著狠的雙眸,臉上也湧起不悅。

下一瞬——

手腕被牢牢鉗住。

“你對陸霆做了什麼!”

淩風朔咬牙質問,神色鋒利的恨不得直接把江雲蘿殺了。

他昨日行至半路,遇到被山匪打劫的商人,帶人去清繳了一波,這才耽誤了些時間。

冇想到這麼短的功夫,江雲蘿便打著代駕親征的名號胡作非為,想害死他身邊最得力的副將!

“我做了什麼,你不是已經知道了嗎?”

江雲蘿看他神色就知道,已經什麼都不用說了。

他若是肯給她解釋的機會,也不會這般粗暴對待。

“你!”

淩風朔指尖驟然箍得更緊。

江雲蘿卻像是冇有痛覺一般,輕蔑一笑。

“我既敢出手,便有救他的把握,也能保證他絕不會死!你若不信,等著看就是,還是說,不管人是死是活,隻要我碰了,你就要處置我?”

“還敢狡辯!本王從未聽說你習過醫理!”

“那你聽過我學過騎術嗎?”

江雲蘿淡定反駁。

世上他不知道的事多了,這狗男人還能再自以為是一點嗎!

淩風朔神色一凜,竟被她問住了。

緊接著,墨黑雙眸透出更多厲色。

“你會也好,不會也罷,陸霆如今傷口惡化,昏迷不醒,甚至比之前還要虛弱,全都是拜你所賜!”

“人還冇出事,你就這麼巴不得他死了嗎?”

江雲蘿冷笑:“既然這麼想針對我,你何不直接找人把陸霆殺了,現在也能名正言順些!”

“你!!!”

淩風朔眼底陡然升起更多暴戾!

針對她?

江雲蘿竟到現在還不知自己錯在哪裡!

就在這時——

“陸芸求見王爺!”

帳外突然響起陸芸的聲音。

淩風朔略一停頓。

陸芸竟直接掀開營帳衝了進來,重重的在他眼前跪下了。

“朔哥哥!”

柳凝霜也跟了進來,一進門便難過道:“霜兒剛剛又去看了看陸將軍,他……”

話說一半,她露出一抹不忍之色。

陸芸立刻咬牙,厲聲道:“王爺,雲蘿郡主目無軍紀,草菅人命,用妖邪手段害我哥哥性命,又在眾目睽睽之下命人挾持我,請王爺懲治!”

“請王爺懲治!”

有她帶頭,帳外的士兵立刻嘩啦啦都跪了下去。

“王爺,不是這樣的!郡主真的是在救……”

煙兒拎著早膳回來就看到了這副場麵,急忙也跪下,想為江雲蘿辯駁。

柳凝霜卻不給她說話的機會。

“朔哥哥!郡主如此殘害忠良,目無軍紀,不施些懲戒,會令手下將士們寒心的!”

“嗬……”

江雲蘿嗤笑一聲,早已猜到柳凝霜的說辭。

她唇角的弧度嘲弄,看著淩風朔的目光彷彿在看一個小醜。

下一瞬,下巴便被一隻鐵掌狠狠地鉗住!

“如今還笑得出來……是在笑你自己的愚蠢嗎?”淩風朔逼迫她迎上自己的目光。

“愚蠢的是你!”

江雲蘿語氣輕蔑。

淩風朔怒意瞬間攀升至頂點,唇角卻勾起一絲殘忍的笑意。

“很好,你最好一直保持這副表情!”

說完,他狠狠一甩!

江雲蘿咬牙,幾乎聽到了下頜骨發出一聲輕響,緊接著便被一股力道蠻橫地拽了出去。

一炷香後——

幾乎整座軍營都傳開,淩風朔一來就要處理雲蘿郡主,半分情麵未留!

許多將士都聞訊而來,想要看江雲蘿被懲罰的場麵。

營帳外。

江雲蘿已經被數名將士圍在中間。

“江雲蘿,你可知錯?”

淩風朔深不見底的雙眸直直逼向她,滿臉風雨欲來。

“我冇錯!”

江雲蘿嘴角依舊是那抹嘲諷的笑,一字一頓——

“淩風朔,我一定會讓你為自己今天的眼瞎後悔!”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