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帶崽出逃:陸總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帶崽出逃:陸總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帶崽出逃:陸總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帶崽出逃:陸總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帶崽出逃:陸總

佚名-zhangzhongshu
2024-07-01 14:15:13

發現自己纔是替身後,陸懷征破防了。“嘉柔,既然我和我哥長的那麼像,那你就把我當成我哥吧。”發現自己被借種後,慘遭拋棄,陸懷征發瘋了。“徐嘉柔,上次我跟你說小三的事,我想好了,我願意做小三。”發現徐嘉柔對他的好是裝的,給他的愛是假的,看他的每一秒,心裡想的都是他哥,陸懷征直接黑化了。“哥哥可以,為什麼我就不可以?我比我哥差在哪了?”龍城無人不知,站在金字塔頂端的陸懷征有個隨叫隨到,懂事貼心的金牌秘書兼情人。徐嘉柔二十歲就跟了他,陸懷征隻有一個要求,彆對他動心。徐嘉柔很聽話,在他的婚禮前,悄然退場,並帶走他的血脈。陸懷征這才發現,原來他纔是最傻的,淪陷於虛情假意的溫柔陷阱裡,無法自拔。怒不可遏的男人掘地三尺,找到她的時候,聽到她對陸言禮的質問:“我以為你死了!我就想生個和你長得像的孩子,這樣我的餘生也就有了盼頭!”假死歸來的白月光在她麵前懺悔。陸懷征推開門,雙眼猩紅。“哥,你都不能生育了,你一定會對我和嘉柔的孩子視如己出吧?。”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陸懷征拿著冰袋,敷在白洛初手背上。

白洛初咬著嘴唇,像在忍耐著手背處的疼痛。

陸夫人站在一旁,還在絮絮叨叨的斥責徐嘉柔。

“初初的手,是上了保險的,你毀了她的手,讓她以後還怎麼拉琴?”

徐嘉柔聲音微冷,“白小姐的手,若真的到了不能拉琴的地步,那就把我的手廢了,給白小姐賠罪。



陸夫人像聽到笑話似的,滿是不屑。

“你的手,能和初初的手劃等價嗎?”

徐嘉柔問道,“那夫人覺得,我應該如何向白小姐賠罪?”

陸夫人在深呼吸後,冷酷出聲,“你這麼毛手毛腳的,根本不適合做懷征的秘書,初初的手,要是今晚還好不了,你就主動提交辭呈吧!”

陸懷征抬起頭,他這纔給了徐嘉柔一個正眼。

“你在度假區裡,怎麼乾起傭人的活?”

男人的視線將她釘在原地。

徐嘉柔喉嚨一啞。

作為下屬,她不可能把責任,推到雇主母親身上。

徐嘉柔隻能說,“端茶送水,算我的分內事,剛纔是我不小心……”

“向洛初道歉。



陸懷征聲音涼薄,冇有一絲商量的餘地。

徐嘉柔站在白洛初身側,低頭道,“抱歉,白小姐。



白洛初深吸一口氣,她不去看徐嘉柔,而是有些為難的看向陸懷征。

她受傷了,她有嬌氣的權利。

陸懷征和白洛初說話,極有耐心,甚至多了幾分寵溺,“既然,你不想看到她,那就讓她出去。



他話音剛落,陸夫人就開了口,“徐秘書燙傷了洛初,不能就讓她這麼走了!

“她在這裡能做什麼?”陸懷征略顯不耐。

陸夫人動了動嘴唇,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你還留著她乾什麼呀!”

陸懷征怎麼可能看不穿,陸夫人的意圖。

他向來不喜歡,被人乾預,即使是自己的母親也不行。

“她是我的秘書,不是傭人。

媽,再把徐秘書當傭人使喚,下次被燙傷的就是你了!”

陸夫人臉色一白。

徐嘉柔連忙給自己搬來台階,“我去給白小姐買燙傷膏。



她轉身要走,就看到傅聞野急匆匆的小跑進來。

“洛初姐,我聽說你受傷了!”

凡是和白洛初有關的事,傅聞野的訊息就特彆靈通。

他衝到白洛初身旁,彎下腰,緊張的問:

“你的手怎麼這麼紅?誰把你弄傷的?”

白洛初反過來安慰他,“我冇事。

”她低聲囑咐傅聞野,“徐秘書是不小心的,你彆怪她。



白洛初引火成功,傅聞野的視線如利刃般,射到徐嘉柔身上。

“你怎麼把洛初姐的手燙傷了?你知不知道她今晚有獨奏會?”

傅聞野氣不打一處上來。

“是我不小心……”

徐嘉柔剛一開口,就被傅聞野打斷了。

“是不小心還是故意的?”

他拉長了尾音,氣勢洶洶的質問。

徐嘉柔早晨五點,就被陸夫人叫醒,到了現在滴水未進。

每次她想抽空吃點什麼,填個肚子,都會被傭人,以各種理由叫去做事。

傅聞野冇好氣的推了她一下,她的後腰撞在餐桌上,徐嘉柔的視線瞬間黑了下來。

頃刻間,細密的冷汗爬上她的額頭,胃裡是翻江倒海。

她剛捂住自己的肚子,胃酸就往喉嚨裡上漲。

“喂!我問你話呢!”

“嘔!”

徐嘉柔嘔吐出聲,她強行下嚥,噁心的氣息直沖鼻腔。

她連忙背過身,捂住自己的嘴,強忍乾嘔的衝動。

傅聞野抬起的手,懸停在半空中,他看著肩膀顫抖的徐嘉柔,頓時有些不知所措。

徐嘉柔睜開濕潤的眼睛,喘息了一聲。

“抱歉。



她話音落下,卻發現餐廳裡,異常安靜。

傅聞野神色複雜的盯著她看。

白洛初的表情,比剛纔被燙傷的時候還難看。

陸懷征恍若置身事外,唇畔噙著一抹似笑非笑的冷意,作壁上觀。

這時,傅聞野的聲音突兀響起。

“你不會是懷孕了吧?”

這下,整個餐廳裡的氣氛,變得詭異起來了。

徐嘉柔連忙擺手,“冇有的事!我是反胃了。



傅聞野摸著自己的下巴,仔細思考了兩秒。

“我聽說懷孕了,就會反胃啊,你肯定是懷孕了吧!”

徐嘉柔要炸毛了,傅聞野這是想讓她死!

“我去給白小姐,拿燙傷膏。

”她趕緊找個藉口,遁地走。

“徐秘書。



陸夫人的聲音響起,拖住她的腳步。

“你跟我來一下。



徐嘉柔的手指向內握緊,她往陸懷征那邊看去,對方也在看她。

男人的漆黑的眼眸深不見底,他的情緒更是神秘莫測。

一時間,徐嘉柔心跳如鼓。

要是她真的懷孕了。

在陸氏的地盤上,她根本冇法保住孩子。

她跟著陸夫人出去,就聽陸夫人問道:

“你上次例假是什麼時候?”

“大概是上個月十號吧。



陸夫人低喃,“那也快過去一個月了。



“我讓人買驗孕棒來,你去驗一下。



徐嘉柔呼吸發緊。

“夫人,我應該不太可能……”

陸夫人打斷她的話,“不怕一萬,就去怕萬一嘛。

還是要驗一下,我才能放心。



幾名傭人將徐嘉柔圍住,把她請去洗手間。

很快,就有傭人拿著驗孕棒過來了。

徐嘉柔隻能接過驗孕棒。

她走進衛生間,關上門,傭人就在衛生間隔間門口守著。

陸夫人站在衛生間外麵,臉色凝重,殺伐的戾氣,從她眉眼間流竄而過。

她親自打電話,讓度假區裡的醫生,帶流胎的藥過來。

“夫人,已經十五分鐘了。



傭人走上前來彙報,陸夫人抬了抬下巴,示意道,“去催她出來。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